手机上阅读

第390章 胎盘噬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宋以臣沉重地看了宋茗微一眼,道:“这两个月,我们在泥河中下游派了很多人去查,都没有找到他。悄悄告诉大家,本书首发狂人小说网,想更快阅读,百度搜索就可以了。而且,茗微,你要做好准备。掉入泥河的人,几乎都死了,极少数活下来的,都像你大哥这样。”

    宋茗微摇着头,道:“他不会有事的,大哥都好好的。”

    “茗微,你别忘了,他中了暴雨梨花针,那是含有剧毒的。”

    宋茗微浑身一僵,拉着不明所以的宋茗墨问了起来。

    “大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那你醒来的时候,你记得你是在哪儿醒来的吗?”

    宋茗墨愣了愣,似乎并不适应大哥这个身份。

    “我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一个牧民人家里,那里有个姑娘待我很好,叫阿碧。她告诉我说,我是在泥河下游的岸边找到的。”

    “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宋茗墨摇了摇头。

    宋茗微颓然后退,她沉默了片刻后,笑了起来。

    “到底大哥回来了,父亲,你带大哥回去吧,祖父祖母一定着急了。”

    宋以臣盯着宋茗微,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莫要着急,我听太医说你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着,正在研究战事?”

    宋茗微点了下头。

    北方蛮族作乱,听军士传信回来,说是出现了一个很是厉害的部落首领,正攻城掠池而来。

    她放心不下。

    “你这腹中的孩子,虽过了头三个月,到底还是需要好好安置,你莫要……”

    “报!”

    一个士兵在殿外大声喊了下,宋茗微让他进来。

    他大声道:“禀娘娘,北蛮部落一统,昨夜侵占了北疆五个城池。”

    宋以臣一听,心惊了起来。

    “短短一夜,占领了五座城池?”宋以臣恍以为自己幻听了,不由得问了一遍。

    得到士兵肯定的回答,他脸色骤然大变,盯着宋茗微,道:“我即刻与镇国公准备出兵迎战。”

    宋茗微让人去请了五鼠进来。

    五鼠恭敬地立在了宋茗微面前,开始分析这一场战事。

    “王妃,我们去应战,寻找主子的事靠你了。”

    宋茗微却摇着头,拿出了铜板开始卜卦。

    没一会儿,她看着卦象怔怔发起了呆来。

    “如何?”宋以臣问道。

    黑鼠看清了卦象,却不知道宋茗微探问什么,顿时觉得没了方向。

    “王妃?”

    “怎么会这样?”宋茗微看着卦象,久久说不出话来。

    “王妃,你到底问的是什么卦?”黑鼠问道。

    宋茗微抿了下唇,犹豫了下, 道:“卦象显示这次我们必败无疑,而且,江山会落入他人手中。”

    此话一出,整个屋子都静了下来。

    就连一向冷静的宋以臣都觉得胸口被巨石狠狠压着,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

    宋茗微抬眼,明眸看向他们。

    “但是,有一个破解的方法。”宋茗微顿了下,黑鼠也看出来了。

    “是不是要卜卦人亲自去一趟战场?”黑鼠这话惹的其他四鼠呆住,他们给了黑鼠一个爆栗,黑鼠没敢继续问。

    但宋茗微却点了下头。

    “没错,这是唯一的办法。”

    红鼠本想问宋茗微这卦象准不准,可想到了她的本事,就抿了嘴,不敢质疑。

    宋茗微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我要上战场了。”

    她的手放在了肚子上,四个月了。

    这孩子会踹她了,若是允祀在此,她必是要允祀听一听这动静。

    “准备一下,父亲你就说我这段时间要安心养胎,就不去听你们早朝了。红鼠,你留在京城,不要让人泄露了我的行踪。其余四鼠随我上战场。”

    他们都忍不住看了眼宋茗微,欲言又止了起来。

    “都下去吧,最迟后天出发。”

    五鼠叹了一口气,心里无不是紧张担忧了起来。

    王妃怀有身孕,长途奔波过去,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战场。

    那个部落首领听说唤作呼延云,是个厉害的角色,就连镇国公都说未见其人,却也在他手下吃过两次亏。

    宋以臣担忧道:“茗微,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宋茗微点了下头,看向了一旁沉默的宋茗墨。

    “父亲要费心了,大哥是咱们阁老府的希望,大哥这棵树一定要重新扶起。”

    送走了宋以臣之后,这屋子就空地就剩下宋茗微和阿秋了。

    阿秋从知道主子出事之后就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会儿听宋茗微说要去北边,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行李。

    宋茗微坐在了窗台前,听着这渐渐入夏的雨,道:“要夏天了,北方倒是没有咱们京城这么热。一会儿,你陪我去镇国公府,我去看看东珠。”

    阿秋这才应了一声,却见宋茗微的八宝盒里出现了一根桃木簪子。

    她咦地一声,觉得奇怪,就拿着那簪子要去问宋茗微,却发现簪子不见了。

    她以为自己花了眼,也就什么都没说,将一个包袱先打包好,就随着宋茗微出去了。

    她自是不知道,包袱里头多出了一个桃木簪子。

    暮春时节,镇国公府因为小世子的出生多了一份喜庆。

    再过几日便是东珠的孩子,尊哥儿的满月,宋茗微自知自己赶不上,就先送来了礼。

    东珠还未出月子,见宋茗微来了,高兴地拉着宋茗微的手,道:“小姐,你快看看他,你觉得可像我?”

    宋茗微看着摇篮里头的孩子,粉粉嫩嫩十分可爱,便笑道:“像你。”

    “丝丝可坏了,从他出生就说不想抱。我生尊哥儿的时候,可是丝丝帮我接生的。”

    宋茗微快速地看了阿四一眼,阿四爆红了脸,不知道是恼的还是什么的,转身就要出去。

    “没有稳婆吗?”

    东珠摇了摇头,“稳婆那两天闹肚子,我也没明白自己会提前生,当时情况紧急,丝丝给我接生的,我看她一个黄花大姑娘,就怕她看了往后不敢嫁人了,就反反复复和她说嫁人的好。”

    宋茗微听着好笑,问起了嫁人什么好来。

    东珠嘿嘿一笑。

    “嫁人有相公疼啊,昨晚我还教了丝丝房中术,等她以后嫁人了,就不怕了。”

    宋茗微听得瞠目结舌,怪道阿四要出去呢。

    “他肯学?”

    东珠掩嘴轻笑了起来,“哪儿肯学,还不是我生拖着硬拽着,把一整套都说给她听,她的脸啊,当场就红了。说是什么都不学就要走,被我一顿好骂。”

    宋茗微不免想要摇头,阿四这女扮男装了近乎一年,不知道被东珠折腾成什么样了。

    “也不知道丝丝是不是给我接生接怕了,这孩子她是根本碰都不碰。”

    宋茗微低下头去看那个孩子,想来阿四是不会去碰她和别人的孩子吧。

    稳婆送了汤羹进来,说给东珠吃下好下奶的。

    东珠喝了几口就和宋茗微说笑了两句,听说北方战事吃紧,她道:“小姐,我相信王爷会没事的。”

    宋茗微拍了拍她的手,就要走了。

    出了屋子,宋茗微忽然问道一股子腥气,她只觉得古怪,却怎么都没察觉出什么来。

    然而在即将入宫门的时候,宋茗微觉得腹中轻轻一疼,吓得阿秋当即就去唤太医前来。

    宋茗微这才想起了方才在镇国公府闻到的那股子味道。

    她惊恐地回头,拉住阿秋,道:“快,去镇国公府。”

    阿秋见她脸色泛白,道:“王妃,您身体不好,就不要再去了。”

    “快去!”宋茗微喝了一声,阿秋见像是遇上了什么大事,也不敢逗留,让人掉头镇国公府。

    马车刚停下,宋茗微即刻就去翻开帘子,下了马车, 冲入了镇国公府。

    人才刚到院子,就听到了凄厉的哭声。

    那是东珠撕心裂肺的哭喊。

    “尊哥儿!”

    宋茗微推开门去,见着那可爱的孩子,满脸是血地掉下了摇篮,身上像是被什么啃了一大块一大块的。

    阿四怔怔地站在一旁,看着东珠从床上翻下来,抱着孩子痛哭。

    宋茗微只觉得五脏剧裂,一个佛掌将孩子身上的东西撕裂开来,清心诀一出,只见孩子身上竟包裹这一个胎盘。

    那胎盘满是腥气,再细细一看几乎全部腐烂。

    宋茗微看到了上面的一点噬婴鬼的碎片发出了黑暗的幽光,气地浑身发抖。

    “是容蓉!”

    那是容蓉的胎盘!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