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回:高僧相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本以为赵起赋会因为张玉的言语而暂且放弃对狐狸出手,然而让张玉没有想到的是,赵起赋竟然在转身的一瞬间,忽然祭出身后的长剑,直直朝着狐狸的心脏而去!

    如此之近的距离,就连是张玉,也根本没有能力阻拦。【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

    “噌!”

    只听得一阵破空之声传出,赵起赋的长剑直刺到地面之上,巨大的力量从长剑之上冲出,这一篇地面被这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崩分离坏,原本平整的地面变成了无数的碎石和泥土!

    然而,想象中的惨叫和鲜血却没有出现,狐狸的身体却是在一瞬间消失。

    “什么人!”

    赵起赋在发觉狐狸不见踪影的时候,忽然警觉到远处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而狐狸正在他的身旁!

    “嗖!”

    赵起赋确定了方位,立刻指挥着自己的长剑朝着狐狸的方向刺去!

    “道长!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将事情做绝了!”

    然而,在下一刻,那恐怖的气息却是出现在了赵起赋的身后,一道淡淡的声音从赵起赋的身后传来。这一下,更是惊得赵起赋一身的冷汗,手中在瞬间掐了一个决出来,立刻转身朝着身后的那人击去!

    “轰!!”

    在赵起赋的身后,一大片的树木被赵起赋的法决击得粉碎,然而来人的身影,却是仍没有出现在赵起赋的视线中!

    “道长,莫要如此暴躁!”

    赵起赋正在惊慌之中,却是忽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有着一阵凉气,那人的平淡的语气再次传到了赵起赋的耳中。

    原本暴躁的赵起赋也变得平静了下来,来人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兵器,竟是他自己的长剑!方才他祭出去的剑,不知何时却是出现在了这个人的手中!

    “你是何人?”

    张玉回身一看,只见这持剑之人却是一个胖胖的大和尚,一脸的慈眉善目,那平淡的声音正是从他的口中传出。

    而这人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却让张玉完全不敢动手,张玉盯着这人看了半天,却只敢询问对方的身份。

    “贫僧只是一个过路的,本不想插手此事,不过却因为一些缘故,不得不出手阻挠,还望道长海涵!”

    胖和尚说罢,将手上的剑放下,交还给赵起赋手中。赵起赋接过了自己的剑,回身看了一眼这胖和尚,他入道这么多年,也和不少的佛家弟子打过交道,却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个胖和尚。

    “贫道清云,不知高僧法?”

    赵起赋询问胖和尚的法,然而胖和尚却只是摆了摆手道:“法什么的,贫僧早已经忘却,现在他们都叫我胖和尚,道长若是不嫌弃,也可如此叫我。”

    赵起赋因为胖和尚展现出的强大实力而不敢轻易动手,而狐狸现在的位置距离他们二人也并不远,赵起赋也时刻在注视着在远处的狐狸。然而,眼前这人,却不是个善茬!让他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时间!

    “狐狸!”

    远处的狐狸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逃脱了赵起赋的杀招,正在疑惑之时,却是听到了有人在呼喊自己。

    “鸿运?”

    狐狸回首,却是见到赵鸿运正向自己这边赶来,然而狐狸现在却是满身的狼藉,她可不愿意让赵鸿运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狐狸努力站起身,朝着赵鸿运走两步,最终却是支撑不住,身体摇摇晃晃的药倒下,却正好倒在了到了跟前的赵鸿运身上。

    “狐狸,不要在逞强了。”

    赵鸿运紧紧的抱住狐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却是有些颤抖,仿佛有着无尽的委屈一般。

    赵鸿运蹲下身子,了身体狐狸更加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身上。狐狸抬头看赵鸿运的脸的时候,却有一滴眼泪掉落在了狐狸的额头之上。

    看到赵鸿运在哭泣,狐狸却是笑了。。

    “赵鸿运,你哭什么?状元郎坐不上没事的,当不上官也没什么的。我们还有时间,以你的学问,下一次的科举,定能考得中的。”

    狐狸想要伸手为赵鸿运擦去泪水,可是手上却满手的血腥,犹豫再三之后,狐狸才说出这一番安慰的话来。

    不过,狐狸在冒充姜柏游上任之前,可是将赵鸿运锁在屋子里的,却不知赵鸿运怎么能够逃得出来,而且来到这里的。

    “抱歉,抱歉...”

    然而赵鸿运仍是控制不住眼泪流出,可以说赵鸿运哭的更加厉害了,紧紧的抱着狐狸哭泣,什么话也说不出,只顾得朝着狐狸一个劲的抱歉。也顾不得狐狸身上的血迹,就这么抱着狐狸哭泣。

    “是我害得你险些丧了性命,我明知道我哥哥他不会放过你的!”

    赵鸿运抱着狐狸,带着哭腔说了这么一句,是他学问不够,考了五十年的科考都没有上状元,才还得狐狸不得不用占人身体的方法让他坐上状元!若非如此,狐狸她也不会让赵起赋盯上,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

    “是我学问不够,才考不上状元!若非如此,狐狸你也不会被我哥哥盯上!”

    赵起赋说出这话时候,心中好似刀绞一般疼痛,他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愧意狐狸好不心痛。

    狐狸摸了摸赵鸿运的头,仿佛一个大姐姐在安慰一个小朋友一般。不过,要按二人的年纪,狐狸做他的姐姐,恐怕也是让赵鸿运占了莫大的年纪了吧!

    可谁让妖精修炼人形,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呢?

    狐狸摸这赵鸿运的头颅,忽然想起,好像二人第一次杀人,这小子也是这样被吓得不轻,只在自己怀里哭泣来着。

    “没办法,谁让我是你这个不争气的妻子呢?”

    狐狸微微一笑,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总也理不清楚。一开始二人的灵魂相融,自己本是以一个老者身份对待他。二人到人间的时候,这小子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承诺要娶了自己,可第一次杀人,他却又像是个小弟弟一般趴在自己怀里哭泣。

    二人在一起六十年,他的才学,却打动了她这个狐妖,按说它们狐妖化作人形,哪个不是倾国倾城之貌?要多少个男人不行?却可她却偏偏爱上了这个没出息的书生。

    可二人的关系却又像是合作伙伴,狐狸在人间第一次受挫的时候,是赵鸿运出了计策逃脱了追杀,也是在那次之后,赵鸿运让狐狸去学习了武功。虽然狐狸的武功并不能让她在人间横行,却夜缓解了她法术不高的缺点,是二人能够在人间作恶如此长时间的依靠。

    “赵鸿运,现在是我受伤,留了这么多的血,我都没有哭泣,你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

    终于,狐狸忍不住他这么哭泣,用手将他脸上的眼泪擦掉,可受伤的血却沾了赵鸿运一脸。

    狐狸才想起来自己的手上有血,看着赵鸿运的大花脸,虽然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现在,我们什么都没了...”

    二人沉默了许久,却听到赵鸿运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此一来,甚至狐狸都有些伤感。

    狐狸豁出性命让赵鸿运假死,夺了姜柏游的身体,坐上了状元的位子,当上了永州知府。可是如今姜柏游性命被赵起赋抹杀,永州知府的身份也没有了。

    要知道,狐狸这个身份,可是多次险些丢掉了性命。甚至还闹得赵鸿运的亲哥哥,要对狐狸下手。

    “说什么呢?我们两个,不终于有了对方了吗?”

    狐狸虽然贪恋财富,可是事到如今,反而是狐狸更加看得开了。

    “这一次若是我们能活命,我要明媒正娶的把你娶回家...”

    赵鸿运也笑了笑,狐狸说的没错,他们终于拥有了彼此。

    “轰!”

    然而就在二人情到浓时的时候,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爆炸声音,一股巨大的能量从方才赵起赋的位置传来,掀起剧烈的强风,瞬间将附近的一切树木都连根拔起。

    “碰!”

    胖和尚的身子忽然从天空掉落,在临近落地的时候调正了身子,稳稳的落在狐狸身旁。

    “两位施主可真是悠哉!莫要忘了你哥哥赵起赋还在呢!”

    胖和尚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仿佛和赵起赋并没有谈拢,被赵起赋击伤了一般。

    “圣僧!我哥哥他怎么样?”

    赵鸿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询问赵起赋的事情。

    “叫我胖和尚就好!我若是圣僧,早就把你们两个都送上西天见我佛如来去了!”

    胖和尚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鸿运,他们二人作恶多端,如果自己真的有心替天行道的话!早就杀了他们两个了。

    “还不快走!你哥哥虽然不想杀你!可是我看这个架势,他是定要杀了这个狐妖的!”

    赵鸿运听到胖和尚的话,却是不由得伤感了起来,他终究是自己的哥哥,难道就如此狠心?

    “我哥哥他...”

    赵鸿运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胖和尚阻拦。

    “你别想着让你哥哥饶你性命!谁人也忍受不了自己的弟弟忽然要娶一个妖怪为妻!尤其他还是一个道士!赵起赋一声为人正直,此时能够留有私心,将一切的错误全部归功于狐妖,本就有辱他的名声!你以为他还能再做退让,绕过狐狸一命吗?”

    胖和尚道。

    且说这清云道长赵起赋铁了心要杀了狐妖,却不想忽然出现一个胖和尚阻拦,救下了狐狸的性命,并让赵鸿运带着狐狸逃跑。

    可是这赵起赋终究是除妖大师,实力不凡,就连深不可测的胖和尚也被他打伤,话说这赵鸿运和狐狸二人是否能够逃得过赵起赋的追杀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