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章:合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虽然觉得好笑,但张洛也没有拆穿贾诩的意思。【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

    现在更的事情是,听贾诩的口气,他似乎很清楚钟会这伙过山风的老巢所在。

    “不过,这是不是也太容易了点?”张洛暗暗地问自己道。

    自从和魏延与小天才他们一起踏上旅途以来,张洛已经习惯了在对手们的只言片语中搜取对自己有用的情报。

    但眼下的情况似乎比往常太过简单轻易了些——找到贾诩,问出钟会的藏身之地,干掉钟会,万事大吉?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念及于此,张洛多了个心眼,反倒不着急询问钟会的下落,而是追问道。

    “贾先生是如何知道紫金农场的事是钟会的人所为呢?”

    张洛故意一会用代表着画家身份的“贾先生”,一会又用代表着走私犯身份的“贾老板”这样两种不同的称呼来叫他,目的就是试探贾诩的反应。

    见贾诩在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身份的称呼里全都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的不尴尬。

    张洛不由对贾诩的顾虑又多了一重,暗道:这人,已经完全适应了伪装的生活,至少是个撒谎的高手是肯定的!

    等张洛问话完毕,贾诩立刻长叹了一口气:“这事,其实也怪老朱自己!”

    “老朱是谁?”张洛道。

    “哦,我忘了说,就是紫金农场的主人,”贾诩解释道,“这件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老朱的农场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规模。”

    “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后,不知怎么的,他的农场突然做得越来越大,土地越来越广,紫金农场也成了阿巴拉山脚下有名的大农场。”

    说着贾诩又拿了个酒盅,斟满后自饮自酌,一饮而尽,接着道。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暗地里和一伙过山风勾搭上了的结果!”

    张洛闻言立刻打断道:“疑似农场主的尸首我已经看过了,应该不是本地人,据说过山风不是专门和他这样外来的有钱人作对吗?怎么会勾搭在一起?”

    贾诩呵呵一笑,满脸的“你还太嫩”的表情看得张洛十分不爽,但还是耐着性子听他解释道。

    “张兄弟你说的没错,过山风这种乌合之众,一般来说确实专门和我们这些外来人过不去。”

    贾诩一边说,一边在张洛和自己之间指了指,意思是说他张洛也和自己一样,是过山风反抗的对象。

    “不过我刚才也跟你说了,钟会这伙过山风就不是个东西!钱他们什么做不出来?”

    张洛貌似了然地点点头,不用贾诩点明,张洛也猜到和老朱暗通款曲的那伙过山风就是钟会那伙了。

    不过张洛还是请教道:“那钟会是怎么帮着老朱把紫金农场越做越大的呢?总不会是召自己的手下们放下武器,浩浩荡荡地投入了大生产吧?”

    “张兄弟你可真会说笑,”贾诩真的被张洛的话逗得好一阵笑,笑过之后,贾诩面色微沉,低声道。

    “当然不是,钟会这伙人哪会种地,他们会的,不过是杀人罢了!”

    “杀人,杀什么人?”

    “挡路之人!”

    见张洛默然不语,贾诩再饮了一盅,有些微醉地道:“和钟会串通一气之后,老朱总能以低得让人不敢相信的价格买到在他农场附近的土地。”

    “这原因嘛,凭张老弟你的头脑相信就不需要我再多言了!”

    张洛眼神一缩,道:“你是说,如果有人不同意低价卖出他的田地,钟会的过山风就会上门威胁是不是?”

    贾诩摇摇头,用有些失望的语气道:“张老弟,你不会真的这么天真吧?”

    说着,贾诩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个抹杀的手势,张洛心头顿时大跳。

    只一瞬,他就明白了小胖子以及他的家人为什么会惨遭横祸了,因为他家的农场挡了老朱的道!

    心中怒不可遏,但张洛还是竭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因为现在还有很多事没有搞清楚,还不到发飙的时候。

    强行平复下怒气,张洛笑着对贾诩道:“这么机密的情报,贾老板您又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紫金农场的老朱亲口告诉你的吧?”

    贾诩嘿嘿笑道:“你说对了,还真是他亲口跟我说的,不然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的老乡居然会跟当地的蛮子们搅在一起!”

    张洛脸色微变,因为他认为贾诩在撒谎!

    老乡?别说是老乡了,这样说出去就可能掉脑袋的事情,就是亲兄弟也未必会坦诚相告!

    紫金农场的老朱会真的天真到如此相信自己的老乡吗?

    张洛觉得未必,否则凭他这样的人也想不到和钟会联合起来这样的狠招。

    所以张洛追问道:“那既然如此,钟会为何又灭了紫金农场呢?”

    “还能为什么,利益分配不均呗!”贾诩脸上的表情也忽然严肃起来,一嘴酒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不太相信我的话,但事实就是如此,而且我有证据。”

    “哦?什么证据?”

    “当初老朱突然和我说起他与钟会干的勾当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可后来他突然跟提出钟会也加入我在港口的买卖,我才终于确定了老朱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张洛笑笑道:“那怎么,你答应他了?”

    贾诩拎着酒壶在张洛面前无礼地一摆,叫嚷道:“当然没有!”

    “老子就是宁可少挣一些,也不愿意和那些没开化的泥腿子混在一起,怎么会答应!”

    “所以钟会一气之下就夺了你的仓库和货物?”张洛语带挑衅似的接话道。

    贾诩听罢立即把酒壶往桌子上一摔,把酒壶的盖子都摔飞了出去,大骂道。

    “不长眼的狗东西,连老子的货也敢抢,就连老子出行的马车和马夫都不放过,早晚老子要让你们好”

    大骂了一通,贾诩方才终于稍稍消了一口气,当眼神不自觉对上张洛的时候,忽然大笑。

    “张兄弟,哈哈,你套我的话!”

    张洛笑着回应道:“哪里!贾老板你不过是真情流露恰巧被小弟我听到了而已。”

    “就凭小弟的本事,又怎么可能从你贾老板口里套出半句话,您可真是高看我了!”

    张洛一边拍着贾诩的彩虹屁,一边又给他再斟了一杯酒,笑道。

    “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贾哥你的旧仓库到底在哪里呢,要是看着位置好的话,小弟也想在这边搞一个下来。”

    “学着前辈们也弄点赶海的生意,到时候还得靠您多多提携才是!”

    贾诩结果酒杯,一仰下巴就干了下去,大着舌头道:“不远,你雇个马车就说要到港口库区11,他就直接送你过去了!”

    “11仓库,就是贾老板你原来的旧仓库吗?”

    贾诩一挥手,否定道:“不是!到了11,接下来的路程你得自己走,原因嘛,没有哪个车夫敢把马车开到12!”

    看着贾诩越来越惺忪的眼睛,张洛道了一声原来如此,叫了一声“今天这顿我请客”后,便开门离去。

    等贾诩推说不要的时候,张洛早和魏延还有小天才他们乘上了马车,赶往了港口11。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