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47 章 耶,恭喜你小兔崽子,你又欠老娘一顿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喜欢悲情结局的,就是上一往篇啦。(狂∫亻∫小∫說∫网)[wWω.♀xIao♀sHuo.♀Kr]喜欢欢喜的,就继续看这一篇。---------

    话说出口那一瞬,心中说不出的轻松。

    放下了,什么都放下了。

    不管这一生是好是坏,是甜是苦,都过去了??

    身子在慢慢上升时,我把思想放空,迎接即将来临的死亡。

    不知,我会不会进地府。能不能,在七天后回阳世间再看最后一眼。

    不回去了。

    我怕,看着他们我舍不得走。

    就这样吧,要是有缘,那就下一世再见。

    突然,我身子一沉,向下降去。我心忽悠一下,还没在那失重感中体会出害怕,便觉得自己落在了地上。

    我猛的睁开眼。

    入眼的是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蓝天,干净的连丝云彩都没有。

    那个深蓝色的漩涡没了,一切归于平静。

    风,吹在耳侧,夹着阵阵鸟鸣。鼻前,是沁人心脾的花香。

    我翻身坐起,看向四周。

    我在悬崖边上,对面,是深青色的山峦,脚下,是翻涌着的云海。

    身后,鱼雀的尸体不见了,几个石凳不见了。地上的血迹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

    心中正糊涂,云海中缓缓走来一直雪狐。雪狐背上坐着的,赫然是许久前在云南古墓中救过我一命的兰诺。

    雪狐走在云海上,如行走在平地。巨大的白色爪子每次踏下,都会让云海如水面一样荡起一圈圈涟漪。

    兰诺微微仰头,看天。侧脸被云海边际照过来的阳光渡上一层金光,美丽而又圣洁。

    明明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远,雪狐也走的很慢。可不过是眨眼间,他们就来到了我面前。

    兰诺从雪狐后背滑下,无声息的坐在我身边。

    我侧头看兰诺。"是你救了我?"

    我明明感觉到天已经在收我了,可,我却又掉了下来。我自认自己没有再和天谈条件的资格,身为第十三只眼,天更不可能会放过我。

    现在还能喘气,唯一能解释通的理由,就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兰诺。

    "我说过咱们还会再见。"兰诺回头和我对视,不答反问,"上次一别,过的还好吗?"

    我苦笑出声。"后悔了,我当时不应该求你救我。"

    当时兰诺说,以后的日子会很苦。可我没想到,会苦到这种程度。

    舔舔干裂的嘴唇,我道,"其实,这次你也不会救我,我,注定要被天收。你这是在白费力气。"

    "不是我救你。"兰诺看向远处,淡淡出声,"你的最后一笔买卖,天没答应。"

    我心猛的一震,"什么意思?刚才,它明明答应了!"

    答应我让释南活过来,让释南忘了我,让我,下辈子和释南在一起。

    我用命去换,把第十三只眼还回去,天为什么要反悔?

    我从地上翻身而起,走到悬崖边上指天大骂,"身为天,你怎么能出而反而!你要第十三只眼,我给你。那,你他艰的把答应我的事都做到!"

    天如碧洗,没有漩涡出现,也没有声音回我。

    我心中大怒,回到刚才画阵,如今什么也没有地方,蹲下身把左手拍了下去,"开!"

    天门开!

    不管是神还是仙,给我出来一个!既然答应我了,就要说到做到!

    手心硌在石砾上,生痛!伤口撕裂,血染在地面上。

    一丝动静也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

    明明,我的力量还旋绕在掌心,明明,我想把天撕开一个洞的想法那样强烈??

    "别费力气了。"兰诺背对着我,淡然出声,"天,不会让你造次第二次。它不收你的命,就是不收你的命。你还真当你能掀了天?"

    我抬头看兰诺的后背,"为什么,明明答应我了。"就算我的力量不足够掀天,可它既然答应我了,就不应该出而反而。

    兰诺沉默须臾,侧身看向我,"你被改了命??"

    我抖了抖嘴唇,右手握拳,狠狠往地上一砸。

    没错,我命格空的不是因为阴差疏忽,而是被无止真人改了命。

    十四时,我爸和陆明妈有了属于他们两个的孩子。

    我闹到不可开交,和他们吵闹叫骂,砸了家,在漆黑无人的夜里,跑到我妈和我弟被打捞上来的地方,跳河自杀。

    我差点就死了。

    我出魂飘在水中,看着自己的身体沉到河地被暗流冲走。

    无止真人拦了我的路,没有让我继续走下去。常老四把我从河底捞起,引一路追来的陆明找到??

    当我在医院醒过来时,只记得自己跳了河,可对自己为什么跳河一点记忆也没有。

    出院后不久,我爸离家务工,成年不归,对我更是不闻不问。

    现在,我把那段被抹去的日子想起来了。

    因为我跳河,陆明妈拿掉了那个快足三个月的孩子。

    病房里,我被我爸狠打一顿。绝望下,我剪断了手背上的输液管。差点放光全身的血。

    那段时间我神思恍惚,一心求死。无止真人守在我床前,不停的陪我说话聊天。

    --小柠,你看,我给你变个戏法。你看到那个蓝色的影子了吗,它能变成蛇。

    --小柠,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你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

    --小柠,这些不开心的。就别记着了。

    我垂着头,牙关紧咬。许久,出声道,"无止真人说,这只眼睛会护着我不死。那为什么,它们还屡次舍命来救??"

    "为了不让第十三只眼太快苏醒。"兰诺淡淡出声,"如果你师父不顾忌你会入了魔道被天理所不容,那它的目的,早就达成了??"

    我握紧拳头狠捶一下地面,眼泪无声滴下。

    为,无止真人。

    想起这些年来它对我的悉心教导;想起它把我从映月湖中捞起,背着在雪地中蹒跚而行;想起我伤重脑力不支,它像个父亲一样捂在我额头,让我能安心入睡。

    它对释南说,释行对释南的感情真假掺杂,它对我又何尝不是。

    它是有目的,可它,也是真心疼我。

    为了给我出气,它冒着被打的魂飞魄散的危险和释南揪斗。小北滑掉时,它为了把人魂付在蛇身上。几乎费尽全身功力。

    我,我把它送到天门里去了。

    生生世世,不会再见。

    心中说不出的痛,我抬起头,再次对天大喊,"你答应我了!不能说话不算话!你不要我的命就不要?我倒要看看,这第十三只眼你收是不收!"

    万念俱灰,生无可恋。

    我爬起来两步走到悬崖边上,想也不想的纵身跳了下去。

    还没等风在耳边刮起,手腕一紧,被拽住了。

    我抬头去看,见兰诺趴在悬崖边上,纤细的手指扣在我手腕上。

    "放开我?"我对兰诺道,"我不想活了。你不是一直劝我死吗?现在我去死,你别拦着我!"

    "你不是想知道天为什么不收你的命吗?"

    "为什么?"

    "因为,你肚子里,有条新生命。"兰诺道,"天,怎么会收一个没有任何罪过也没有任何功德的灵魂上去?"

    "新,新生命??"

    我左手放在小腹上。被兰诺的话惊到了。

    我怀孕了,我有孩子了,我和释南的??

    "你还想死吗?"兰诺问道,"在天给了你一次生的机会后,你,还想死吗?"

    我对她坚决摇头。

    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我要把我和释南的孩子生下来。

    "求我。"

    "求你。"我对兰诺祈求,"拉我上去。"

    我是有力量,可我不会飞檐走壁。就算有宝物护身我不一定会死。可我不敢保证肚子里的孩子会一点事也没有。

    兰诺看我片刻,道,"帮我给他带句话。"

    "谁?"我恍然大悟,"张行?"

    "话带到,作为回报,我答应你的条件??"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和张行说,他一直在等你和,和魏楠??"感觉到身子向下微微一沉,我心发慌,"快拉我上去。我不想死??"

    兰诺淡淡开口,"忘了一切,从头开始??"

    我看着她摇头,"不要!"

    我不会忘了释南,我要记住我孩子的爸爸,我要??

    手腕一松,我从悬崖之上跌落??

    -------------

    呯的一声爆竹响,我心猛的翻了一个个儿,从夜色中惊醒。

    暖气不算热,我却出了一身虚汗。扶着酸胀的后腰艰难坐起,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台灯昏暗,我看着眼前缓了好一会儿的神。

    又梦到了释南离开我那天,又梦到了兰诺松开了我的手。

    每每梦到,我都会惊醒,然后,破口大骂!

    兰诺你个脑子有坑的!你让我给张行带'忘了一切,从头开始'这句话,倒是他妈的说清楚了!

    那种情况下不说清,我哪分得清你是在对我说还是让我给张行带?

    结果,才一摇头你丫就把我给扔出来了!

    还好我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没出事。不然,我非得和她撕逼去!

    神仙怎么了,神仙就行草菅人命了?天都放我一条生路,凭什么断送在她的手上?

    真丫不应该跑去告诉张行!

    骂完街后,是浓浓的悔意。

    如果那天我不把释南留在最后和天做交易,他已经像其他人一样起死回生,回到我的身边??

    再后悔也没用,我除了接受别无选择。

    而且,还不能过度伤心,因为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快九个月,正月底的预产期,现在正月初,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

    胎动,小家伙儿精神气儿十足的在肚子里练了套全武行。

    一脚,踹在膀胱上。

    嘶~

    在那只小手在发亮有肚皮上滑过时,我和它击掌,"耶,恭喜你小兔崽子,你又欠老娘一顿打!等你蹦出来,老娘不把你屁股削青就不叫苏青柠!"

    放完狠话。我酸着脸,捧着肚子去卫生间放水。

    萧晓预产期比我晚十几天,可那对双胞胎明显是觉得小一室住着有点憋屈,所以在大年初三的早上,投奔新生。

    伴随着孩子的新生,是萧晓直达云霄的怒气!

    一天里,她能和陆明分早中晚吵三架。

    这架还没法劝。

    因为陆明死了心让哥哥叫陆安琰,妹妹叫陆安然。他坚称,在看到测孕试纸上那两条红杠时,安然(琰)两字就浮上心头。

    这么好的名字,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了。

    名是不错,可叫出去的音听着太相似。

    这别说萧晓不愿意,我爸也跟着不愿意。

    在因为名字的事闹了几天后,没念过几天书的他把我们一家人齐集在病房里,开了大会,"要不,安(琰)然算是小名儿吧,我给起个大名。男孩儿叫陆成龙,女孩儿叫陆成凤,儿媳妇你看这名字咋样?"

    我小声对陆明道,"真心的,还不如男孩儿叫陆锤子,女孩儿叫陆二饼,反正也不会更土了。"

    陆明刷的一下从眼睛里飞过两把小叶弯叶,透心凉,心飞扬!

    萧晓安静一会儿后,特别平静的道,"爸,我觉得都叫安然(琰)挺好的。叫出去,一听就是一家的。而且是双胞胎。"

    陆明挑起嘴角,心满意足的笑了。

    我爸眼瞅着孙子孙女的名儿不让他起,转而来残害我,"你这是男是女也不知道,这样,如果是男娃??"

    "小贝。"不等我爸把话说完,我坚定的道,"不管是男是女,都叫小贝。你女婿早就起好了??"

    虽然和小北谐了音,可到底是释南亲口取的。再说,总比成龙成凤强!

    我爸收起从新华书店花五块钱买来的字典,嘟囔道,"你都快生了,你那口子咋还不回来?这都出门快一年了,连个人影都不见。"转而,又翻字典琢磨,"要不我给你孩子起个小名儿?"

    "对,"陆明添油加火,"爸,你给小柠的孩子取个小名。"

    我狠剜陆明一眼,暗骂一句禽兽后落荒而逃。

    陆明,慕容,纪浩然他们的记忆,停留在我在高速上抢车的那一刻。

    其余的,全忘了。

    忘了他们跟我去了映月湖,进了结界,和一些不是人的怪物殊死搏战。

    也忘了得他们的灵魂给我和弥留之际的释南举行了婚礼。

    所以,所有人都相信我所说的,释南是有事出门,过两三个月回来。

    他们都在等,只有我不等。

    我独自给孩子装婴儿房、独自给孩子选小衣服、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胎检、请保姆、找月嫂??

    手机永远放在身边两米远的地方。不会没电不会欠费,120急救电话输在键盘1,手指一碰就可以按出去。

    我一改二十几年来所有不好的习惯,努力的活着,很用心很用心的爱自己,爱孩子,守护着释南再也不会回来的家??

    小贝这破孩子还没降世就好的不学学坏的,他不学人家成龙成凤在肚子里时多乖多听话,偏偏学人家早产。

    正月十五,慕容带纪浩然回家。两个人过来和我告别,走还不到两个小时,我肚子就痛上了。

    先是一下一下的,我以为是小贝踢我。他越长越大,踢的也越来越痛。

    直到羊水破了,我才他妈的联想到那一下一下的痛叫阵痛!

    保姆出去买菜,我马上按了120。然后,又给陆明打电话。

    打完电话,拎出包靠在门口等人来。

    做这些时,肚子虽痛,人还是清醒的。等到上了救护车就不行了。

    随着那狗逼大夫的按压,肚子越来越痛,大脑也越来越混沌。

    入了医院,一系统的检查。又是测肚围又是查胎心??

    每隔几分钟,就有护士问乱七八糟的问题。我痛的连连吸气,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痛把时间拉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护士在我身边问,"产妇家属呢,马上进产房,要产妇家属签字??"

    我痛的话说不利落,半天,吸着冷气问,"我家人还没来?"

    "没有,没见人来,手续先不办行,字得先签了,不然??"

    "我来。"这事儿我太有经验了,我对她伸出手,"我自己签,我能给自己和孩子的生命负责。"

    "这??"

    "这种时候别谈程序了。"我道,"你们还能让我把孩子憋回去不生?"

    护士松口,把笔递过来,"那,那??什么,来了?"护士一路小跑出去,"产妇家属,签下字??"

    我长松出一口气,把全是汗的手抓在床单上。

    片刻,护士回来,把签了字的同意书给大夫看。我抬眼瞄过去,在扫到签字栏时愣住。

    痛,从身体里抽离。不仅是痛,连思想都抽离了。

    移动病床被推出病房,我推进走廊。看着扶在床前那个熟悉的人影,仿佛是在坐梦一样。

    眼泪从眼角滚落,流到头发里。

    释南紧紧握住我的手,轻声道,"别哭??"

    我看着他,哭出声来,"字真他妈丑!"

    "我练。"释南轻笑,伏在我耳侧,"我说过,我不会回家的路。柠,我回来了。"

    我哽咽,肚子上的痛再次袭来时,皱眉问,"为什么?"

    天不是不和我做交易吗,为什么会把释南还给我。

    "是兰诺。"一顿,释南眯眼磨牙,边随着病床快速行走,边用极小的声音道,"她说你和天做了笔交易,要在下辈子给我当女儿。如果天不同意,你就掀了天。苏青柠,你皮痒?生完孩子咱们谈一谈!"

    产房门合上那一刻,我痛骂出声,"兰诺你大爷!"

    这么坑我,还能不能让我专心生孩子了!

    (完)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