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45 章 祝新人百年好合,生同衾,死同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我抬起手,放在他手心,像以前无数次一样。【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

    冰凉,他的手心没有一丝温度。

    "释南,"我对他轻声道,"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和我是只他们手中的棋子。你醒醒,和我回家。"

    他弯着腰,冰冷的目光看向我们叠放在一起的手,没有说话。

    "我们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带着小北。"我扬起左手,把怕蛟怕到挣扎乱动的小北递到他面前,"我们的小北,安静的过日子。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好?"

    小北扭动几下,缠在释南的手腕上。它微微昂头,在我们相叠的手上蹭了两蹭。

    "感觉到了吗?"我眨眼,忍眼泪滚落,"小北,在叫爸爸。我们说好,七月送小北投胎。释南我后悔了,我不想送走它了。我们就一直在一起怎么样,就这么在一起??反正??"

    "不是这个。"

    释南打断我的话,一扬手,我的手被甩出,向后踉跄倒退。撞到一堵胸膛,停住。

    "不是这个。"释南在黑蛟上坐直身子,把手中长剑指向我,"拿来。"

    身后,陆明问,"小柠,释南,怎么了?他为什么不认识咱们,他和你要什么?"

    语气,是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凝重,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慌乱。

    "小柠。"龚叔凑到我身前,"虽然叔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可他要,你给他??好好说,不要??"

    "妈的??纪浩然,"慕容道,"我出门时好像没锁门,你回去关一下。"

    我无视指向鼻前的剑,对他们道,"你们走吧。我送你们离开??"

    一转身,长剑横在脖下,拦住我的去向。身后,熟悉的人,用熟悉的声音,说最陌生的话,"给我。"

    我长呼出口气,盯着闪着寒光的剑刃,回头对下了黑蛟的释南道,"这事和他们无关,让他们离开??"

    不远处,马开心几步走到阵前,横扫一眼,冷声道,"出来。我知道你在。"

    片刻,一只豹大的黑狗从那群士兵后走出。它站在距离马开心十几步远的距离,声音比马开心的还要冷,"我在又如何?"

    马开心哑言,看着唐念好一会儿,道,"这事结束了,和我走。"

    "和你走?"唐念在马开心面前踱步,身上的怒气不可抑制,"你当你是谁?!你不过是我养的一只玩意!马开心!我好心养你一世,你却这么害我!"唐念咆哮一声,"我原以为,你毁了几百年的修行给我塑人身是为我好!直到我死过一次再活过来,我才明白你拦了我转世的路,让我没了再次进入六道轮回的可能。我活着只能为妖。死后再生,也是妖魄,被天理所不容!你就是这么对待养你一世的主人的?"唐念越说越怒,身形眼见着变大一倍,"马开心!我不想当妖!不想当人类眼中的异类!不想被那些自允为正义的阴阳先生杀了再杀!这些,你能给我吗!"

    马开心转瞬变为虎大的白猫,虎啸一声站到唐念面前,"天道轮回,你要的,没人能给!"

    女王大人跳出清水怀抱,变成原来两倍大,拦在马开心身前对唐念低吼嘶鸣。

    "你不能!"唐念上前两步,一爪子把女王大人拍在爪下,"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能!"

    虎大的白猫咆哮,纵身一跃,把豹大的黑狗撞到一侧,把女王大人护在身躯下,"不要碰它!"

    马开心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唐念。她身形一顿,咆哮一声转瞬向马开心扑了回去,"我不会和你走!它,也别想走!"

    随着唐念动,唐念身后数不清的士兵一起动。不过是眨眼之间,两黑一白就被那些并不是人类的士兵给淹没。

    清水离的最近,她害怕的踉跄后退,对落苏惊声叫道,"帮忙,落苏,去帮忙??去??"

    一支奇形怪状的兵器穿过落苏飞扑过来的身体,径直刺进清水的胸膛。

    清水止声,低头看胸前的血色,惨白的脸上是震惊,是不解,是迷茫。

    兵器拔出,清水的身体像布娃娃一样被甩出,砸到我面前的地上。落苏身子一僵,向那个收回兵器的士兵反扑回去。

    马上,一抹黑雾同无数个士兵纠缠到一起。

    我心猛的一揪,推开眼前的剑,蹲跪清水身前。想碰她,伸出的手却抖的落不下去。

    她睫毛轻颤,渐渐失色的眼眸中映了天空上的黄昏。血从嘴角留下时,用很小声很小声的道,"??好红的月亮??姐,我,我可不可以,写到书里?我,我??"

    "可以,"我握住清水垂下的手,眼前的景物被她胸前的血色染红,"你写什么都可以??"

    抬起头,我看四周。

    一片混战,慕容护着纪浩然边打边退。袁可和柳叶青并肩而站,一撒手扔出无数的纸猫纸狗。可,那些纸猫纸狗在那些士兵眼中不起任何作用。

    龚叔护在陆明面前,"要有一个人回去??"陆明从怀中掏出枪,把龚叔拦到了身后,扬手就是一枪。

    '呯'的一声枪响,我耳中一瞬的失聪,天地之间一片寂然。

    我看着眼前笑了,仰头对提剑指着我的释南道,"让你的妖魔鬼怪住手,我和你打。"

    "凭你?"释南看向我,语气是无尽的轻蔑,"也想打过我?"他对我伸过手,"给我,我留你一条性命。"

    看着他无名指上那一抹红,我大笑出声,"释南,你从哪里来的自信?你,真要和我打?就凭你?你有什么?你不就是人比我多吗?你看,我的,比你还多!"

    咬紧牙,寒着心,我把还流着血的左手拍在清水身侧,"开!"

    原本绿黄色的草地瞬的一下变黑,向我身后延伸到不见天际。

    站起身,我举起右手。掌心那抹荧光映着血月,说不出的妖冶。

    "我命令你们,出来!"

    身侧,沼泽一样的地面翻滚冒泡。片刻,无数的厉鬼,魔煞窜跃而出,加入到一旁的战场。

    我转身跃上走蛟,扫眼身后一望无际的鬼兵,对站在黑蛟旁边的释南低头道,"如果,你给我我想要的,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我要力量!

    那力量,可以阻止眼前一切,可以跨跃生死,可以让我把地狱的缺口撕的更大,放出更多的阴兵鬼将??

    一道黑影从天而落,砸在我们面前的地上。

    唐念变回原来大小,嘴里,死死咬着血肉模糊的女王大人。

    毛发上染了鲜血的虎大白猫从混战中冲出,站定,仰天一声长啸。

    那声音,说不出的愤怒和--哀伤!

    我身下的走蛟躁动不安,跃到半空中高呤一声。对面的黑蛟,马上吼回一声。

    震耳的轰鸣中,马开心向释南扑过去,"它们都死了!全是!因!为!你!"

    释南后退一步,手中带着寒光的剑,狠准的插进马开心的心脏。

    血喷涌而出。洒了释南一身。

    马开心惨叫一声,由虎变猫,挂在他的剑上。

    我有一瞬的失神。

    仿佛看到了火,看到了暗色的海。

    眼前的男人,嘴角挑着笑,把一个白色的毛球拎在手中甩了几甩,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的衣服里取暖??

    胸口一沉,马开心被甩到我怀里。

    心脏上是个窟窿,下半身血肉模糊。明亮的眼中映着血月,脸被血色染污。

    他道,"早,早知道要看着它们死在我眼前,我,我应该让你吃了我。"

    我低头,一滴泪落在他脸上。"马开心,我,又一次看到你死在我眼前。"

    "没,没,没有下次了??"

    我抱紧马开心,闭上眼轻声道,"马开心你听,蹦擦,擦擦,蹦擦擦??"

    马开心,没再说话。

    对面一声蛟鸣,耳侧刮过呼啸风声。身下走蛟猛的一动,我睁眼去抓它的肉须,马开心从我怀中滑落。

    定眸间,长剑已经带着刺骨寒气刮到眼前。

    我纵蛟跃到半空之中,闪过一击。

    低头间,释南已经骑着黑蛟向我缠了过来。

    我拍拍走蛟脖侧,向下面正在酣战的鬼怪冲了过去。气流一冲,冲出一块空地。

    柳叶青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他旁边是胸膛被剖开,血色染身的袁可。

    他们合着眼,像是累极,睡着了一样。

    无数撕成猫狗模样的黄裱纸在风中飘起,围绕在他们身边。

    走蛟贴地而过,我伸手捞起一只长枪一样的兵器。不知道材质,很韧,枪头无比锋利,还带着倒钩。

    扭头间,慕容拖着纪浩然在无数阴兵的护送下后退。突然,一队士兵冲过去。在同阴兵打斗的同时,把两个人围绕其中。

    短兵相交之中,纪浩然突然闪身挡在慕容身前。长刀从他后背扎入,前胸刺出??

    我纵蛟过去,举起手中长矛去帮慕容。挥下的一刻,被长剑架住。

    走蛟怒叫相撞中,我们跃到半空中分开。

    再向下瞄,龚叔飞到半空。不远处,陆明向他飞奔过去。刹那,淹在鬼阴绰绰间消失不见。

    "你,"我抬头,看向对面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心中升起毁天灭地的怒气,"要给他们,陪命!"

    说罢,扬起手中的长枪,让走蛟向他冲了过去。

    身下走蛟长呤一声,在黑蛟转身时,用头顶在了黑蛟的命门处。

    黑蛟哀嚎一声,庞大的身躯向下飞降。看准时机,我把长枪向他后背刺过去。

    释南闪身躲开,挥剑拦我。

    小北从他手腕上甩飞,向地面摔落。我心一震,挡开他的剑,纵蛟去追。

    晚了,小北快速滑落,掉到两队人马混战之中消失不见。

    走蛟长尾扫翻一众鬼怪时,我左肩上猛的传来刺痛。我回身,一道寒光划过。

    我伏身躲开,回手把长枪向身后刺过去。

    中!

    抽手回头。

    枪尖上是衣料血肉。释南的左下腹了染了鲜红。

    他低头扫了一眼,看向我的眼神更加阴冷,"是我轻敌了!"言罢,纵着黑蛟后退,飞到半空之中。

    一扬手,他把染血的手拍黑蛟额上。

    作时,黑蛟怒吼翻腾,他身上的戾气更浓,面孔被遮挡的看不清分毫。

    一挥手,天际涌来滚滚黑云。片刻,血月被挡,天地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纵蛟飞起,把手中血拍在身下走蛟额头。在它发出气势汹汹的怒吼时,我冷笑,"雕虫小技!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你,要拿什么和我斗?"

    举起右手,展开。

    一抹荧光在手心中缓缓变大,照亮了四周。

    随着光亮变大,周围的一切都在变。绿树,百花,山川,河流??

    我的光,能照亮一切,却独独照不亮释南。他被笼罩在黑雾之中,成了天地间最特殊的存在。

    我咬牙,顶着能将我碾碎的压力纵着走蛟上前。

    终于,荧光撒开黑雾,露出了释南的面孔。

    惨白。

    他抬头。冷眸看我,抬手擦掉嘴角渗出的血色,"有点本事。"

    突然,纵着黑蛟转身。就在我以为他认输时,他那面的天空骤然变成漆黑一片。

    释南转身,带着那半面黑向我冲了过来。

    身下走蛟躁动,被那股力道带的连连后退。我咬牙稳住,在他冲到眼前时,将手挥下!

    释南,我们去死!

    我们是怪物,是棋子,是器皿!

    该死的,一直都是我们!

    天际,划过一道闪电。伴随着轰轰巨响和震耳蛟鸣,他冲到我面前。

    两只蛟在天空相撞,尾部死死相缠。

    蛟头相错间,他手中长剑刺向我喉咙,我手中长矛直点他左肩??

    天雷轰然劈下,闪电照亮世间。

    震耳雷声中,两只蛟发出凄声惨叫。我只觉头上一沉,耳侧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可,我还能看到东西,什么都能看到。

    我看到我和释南同时被天雷从走蛟身上劈飞,看到两走缠在一起的走蛟嘶吼着垂落在地,看着天雷的力量荡在地面,扫清一切妖魔鬼怪。

    看??

    看斗转星移,几个日出日落眨眼而过。

    我砸落在地,左肩上的痛,让我翻身而起。

    放眼望去,遍地血污,全是那些怪物的尸体。

    不,也有不是的。

    我站起身,向我熟悉的身影走过去。

    陆明坐在树下,头微仰。血,从他鼻下,手尖点点滴落。眼合的紧紧,脸上是睡着一样的宁静。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仿佛他下一秒能抬起头对我笑。

    可,不会了。他死了,他??

    我站起身,抖着唇,连连后退。

    脚下踉跄一绊,看到微睁着眼睛的龚叔。神情定格在死那一瞬间,带着惊讶和惶恐。

    "哎呀,我得去看看我小丫蛋??昨天崩出一个爸字,你婶非说是粑??"

    在离龚叔不远的地方,是跪坐在地上,抱着纪浩然的慕容。奇形怪状的兵器,从慕容前后插入,穿到身前??

    --我不想还没成亲就丧偶。

    --这话,似乎应该我来说。

    我看着他们突然大笑出声。

    如果,他们不认识苏青柠和释南,他们不会死。

    笑够,我垂下头,静站一会,抬步向血月高挂的地方走去。

    一个山坡上,我找到了释南。

    他跪坐在一堆残肢上,右手持剑拄地,脸上没一丝血色。头微垂,身上戾气全无。

    风吹过。鼻侧是浓重的血腥味。

    我在他面前蹲下时,他抬头。眼睛缓缓睁开,闪现一抹亮光。许久,薄唇轻动,吐出一个字,"柠。"

    我扔掉长枪跪下,捧起他脸对他道,"南,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苏青柠,"释南缓缓出声,"我,不能和你到白头了。"

    我摇头,"你不能扔下我,你说过不扔下我。"

    释南抬手摸在我脸上,轻声道,"我们,下辈子,再见??下辈子,咱们不当棋子了。也不捉鬼了,就当普通人,好好过一辈子。"

    我抬眼看他,摇头,"咱们这辈子还没过完??你还差我个婚礼,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听话。"

    "不听,你答应我的??"

    释南抬头,看向我身后,"龚叔??麻烦你了。"

    我抬头,见所有人都围在我们身边。

    龚叔,陆明,慕容,纪浩然,柳叶青,袁可,清水,马开心,女王大人。

    龚叔抬起手挠了下头,像生前那样笑道,"叔一辈子没当过证婚人,没想到死后成了。哎呀,叔只会冥婚的路数!"

    陆明拍手,"来,来,来,分下伴郎伴娘。我是娘家大舅子。"

    清水吐吐舌头靠在我身边,"第一次当伴娘,你,你们不会和我抢吧,可就我一个女的??"

    慕容和纪浩然为谁是伴郎争执不休时,柳叶青道,"这事,得我来,你们有家有口,就我老哥儿一个。"

    "那马开心和女王大人就是花童了!"陆明再次拍手,道,"就位就位??"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大哭,眼泪滚滚而落,"你们,不怪我们?"

    如果他们不认识我们,不会死,不会死!

    "这,我们怪你也打不过你们啊。"慕容笑,甩甩头,长叹,"我们这一族,是真败在我手上了。你出去后,记得帮我把姻缘迟和断缘剪还回去??"

    "萧晓怀孕了,"陆明轻拍我肩膀,"你回去后告诉她,如果是女儿,就叫安然,安然无恙的安然。如果是儿子,就叫安琰,一个王带两个火字那个??"

    "行了行了,这里咱们不能留久。"柳叶青站在释南那侧,"开始开始。"

    没有喜堂,没有鲜花,没有婚纱礼服。

    残肢上,龚叔声音高昂的念着我没听过的祝词,身侧,马开心和女王大人跳跃追逐。

    我和释南手牵手。

    在龚叔一声一拜天地声中,我和他跪齐,对着天上的血月拜下去。

    二拜高堂。

    我扶着他转身,拜向天际一片红霞。

    夫妻对拜。

    我和释南额头相抵,依在一起??

    "礼成!"龚叔嗓声有些哑,"祝新人百年好合,生同衾,死同穴??"

    "姐,姐夫,"清水道,"亲一个,亲一个。"

    我捧住释南的脸,亲上去。

    冰凉。

    血味,萦绕舌尖。

    释南缓缓垂头,靠在我肩窝,本握在我双臂的手垂到身侧。

    左手无名指暮然一松??

    我抬手去看,枚戒指断了绳索,滑落在掌心。红玉,冰凉。

    心,在跌入谷底后,又掉进了深渊。

    我紧紧攥住戒指,抱着释南的身体轻晃,对他们道,"谢谢。你们,走吧。我还有没走完的路??"

    几人没再说话,片刻,结伴消失在我眼前。

    我跪坐一会,擦干眼泪把释南放在残肢上。掀开衣服,露出他后背。

    西藏,释行死后在我耳侧说。

    "小柠,如果有一天释南不认识你了。你就把他后背上的眼睛全挖出来??不是救他,而是救云云众生??"

    我不想救什么狗屁的众生!

    我要他后背上的眼睛,我要所有的力量,然后,去找那个,在后面操控这一切的女人!

    欠我的,都还给我!

    所有的眼睛都是紧闭的,我咬着牙,抖着心,从肩膀上那颗开始,一颗一颗挖出来,放到释南的衬衫上。

    大脑一片空白,泪无声留下。血,好多血,整个天地都是红的??

    挖到最后,我已经麻木。

    满手鲜血的捧着那些似真实假的眼球似圆球,我抑制不住大笑出声。

    一直以来,所有人找的就是这个,是吧。现在,全在我手中了!

    笑过后,我细数。

    一颗,二颗,三颗??十二颗。

    不对,应该是十三个。

    我摸了一遍释南血呼呼的后背,再数挖下来的眼睛。

    依旧,是十二只,没有第十三只眼。

    "释南,等我。"

    整理好释南的衣服,我亲他脸侧一下起身。

    十二只,足够了。没有它们,我也有信心杀了那个女人。有,事半功倍。

    拎着包裹着十二只眼的衬衫,我茫然四顾。

    突然,四周景物变化。眼前,是一座高入云顶的大山,一条羊肠小路横在面前。

    我挺直胸膛,走上去。

    不过是百步距离,看到一座凉亭立在路侧。

    凉亭上,一个穿着一身儒白色长袍的男人坐在其中。手侧,小炉,点点火光。桌上,茶壶,雾气腾腾。脚下,蛇群,蚰蜒盘绕。

    我止步,那男人抬头,笑了,"小柠,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

    我走上凉亭,趟过蛇群坐在他对面,"等着杀我?"我拿起茶喝,滚烫,砸在胃里却冰凉,"常老四,时候到了,是不是?"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