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43 章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小北是在日暮降临时,被展长送回给我的。【狂↓人↓說↓說↓网】ΨωΨ。XiaoShUo'kR

    此时,我心中的怒气减轻不少。也利用一下午,把院子大致转了转。

    上次来时,只略略坐坐,和展长说几句话就进到结界里去了,并没有四处转。如今一转,才惊觉它的深!

    小楼下那条古香古色的回廊走不到尽头,明明看着那画着迎客松的墙面就在眼前,可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到。

    后院的那看似只有十几米见方的翠绿色竹林更是。

    在转的同时,也想了很多。

    想和展长的谈话。

    那会被他告诉我的事震住,并没有往深思。如今静下,把他话中透露出的信息往一起理了理。

    一,我会死。

    在展长的认知里,我会死。而且不可逆转。

    二,他对我无害。

    虽然我还是想不起他是谁,可他话中对我的关心不是假的。最近心绪是乱,真假我却能分清。

    三,他给我解毒。让唐念把我引到这里来,他的老板不知道。

    从展长的语气中,不难听说他对他的老板怕大过敬。他现在的所做所为要是让他老板知道,他就不能把逼装的这么清新脱俗了。

    四,他老板是一切事件的主谋。一众人尽在他老板的掌握之中。而,释南不在其中,因为他的特殊。

    至于我??

    我心瓦凉,忍不住阵阵冷笑。

    我或许不是谁手中的牵线木偶,可,我定是一颗棋子,无止真人手中,用来寻找眼睛的棋子。

    其实,我不比庄堇强多少。在这件事上,我和她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唯一的区别是她老板手下多,不差人儿,所以不在乎她的死活。而无止真人,只有我这么一个傻徒弟,用没再找不到??

    那,无止真人在这场以释南为目标的阴谋中,占了什么样的地位呢?

    它,是同展长的老板在一个层面?还是和释行,庄堇的老板在一个层面?

    讨回小北,我摸着它冰凉的蛇身,对展长撂狠话。

    把释南还给我,不然,我就把他救我,让唐念引我到这里来的事告诉给他老板。到时,他和唐念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威胁很卑鄙很无耻很烂很不要脸。

    可在百思不知释南去向的情况下,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别管死不死的,死,我也要和释南死一起。

    展长脸上笑意不减,看向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听话的顽童一样,"小柠,那会儿我忘记告诉你,我也会死。而且,不能改变??所以你对我的威胁,不起作用。"

    我咬牙,在展长静气凝神的开始煮茶时。转身往它养蛇的地方走!

    我要进结界!

    就在展长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反应过来他是在和我玩文字游戏。

    他说不是他带释南走的,却没说释南不在结界里。

    很轻易就进去,首先看到的,是满天的火烧云。

    红的似火。像是把整个天空烧着了一样。

    结界说不出的大,我迎着风,踏着草,在里面没有方向没有尽头的跑,想看到我心心念念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在天色变的昏暗,脚下草原变成细软的沙滩时,我就地坐下。

    跑不动,迷路了。

    上次从结界里出去,是释南想的办法。如今只有我自己,想出去。有些难。

    茫然四顾中,挂满星星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过时,轰隆隆的雷声在头顶炸开。

    我一惊,站起来就跑。

    几步,天雷劈下。

    目的却不是我,而是不知何时进来,距离我不远的展长。

    展长没躲,挺身接下后几步走到我身边,在天际滚来浓浓烈火时,拉着我闪身出了结界。

    呛人的烟味瞬间消失。宁静的院落展现在眼前。天色已晚,一轮血色圆月挂在半空之中。

    "看到释南不在那里了?"展长坐回到竹椅上继续煮茶,神色不变,就像刚才的天雷没有劈到他身上一样,"看到了。以后就不要再进去了。那个结界和院子里的不同,那里的时间有些乱,外面的一天,可以是那里的转瞬,几个小时。几天,一年,甚至是十年??是,专用于我修行的。我在里面,待了数不清的岁月??"

    "按你所说。"我在他对面坐下,"再长的时间,也不过是外面的一天罢了。"

    "是啊。"展长道,"一天,就和一辈子那么长。"

    我没心情听他感叹,牛饮一杯涩中带甜的茶汗汁,让展长放我出院子。

    既然释南不在那个结界里,展长嘴又和个葫芦一样问不出什么,那我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是,我知道展长引我到这里的出发点肯定是为我好。可,不是他认为对我好就是好!

    展长不放,那个由几只盆栽摆成的八卦阵,出奇的难缠。我在里面走了许久,费劲心思,硬是没找到出去的诀窍。

    最后气的我,把整个前院都砸了。

    展长就那么看着。一边给花浇水,一边对我笑。

    在我砸完开始放火烧时,他轻飘飘的说了句,"小柠,你心太浮躁。静下来,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就这样,我在展长的院子里住了十几天的时间。

    越和展长往久相处,越觉得他对我熟悉。可我,对他依旧是一无所知!

    偶尔,我甚至在想,丫的,这货不是会什么时候出现的,我的爱慕者吧。

    念头一起,迅速掐死!

    展长的确是对我笑,可那笑里却没有一丝杂念或是暧昧情愫。

    在这期间。和陆明他们的电话一直没断。虽没让他们同行,可,最起码要让他们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人是安全的。

    一天晚上,九安电话打进来。

    自释南第一次失踪回来的早上,九安挂了我电话后就再没有打过来。如今这么积极,肯定是有事。

    九安嘀嘀咕咕说了许许多废话,当我心中烦躁想要挂掉时,九安问道,"师姐,你还记得鬼婴吗?那个,它在成都的哪儿?"

    "鬼婴?"我对着电话里道,"你问这个干什么?"神思一顿,我对九安问道,"是不是师父让你问的?"

    九安在那边辩解,"不是,真不是,是我自己想知道,师姐??"

    把电话挂断,我心惊了好一会。想清楚后,对着院落大喊,"展长,你放我出去!"

    释南肯定在无止真人那里!

    我们试婚纱那天,释南见到过无止真人。而无止真人问鬼婴的目的,无疑是要让释南睁眼。

    展长站在二楼,对我摇头。

    我怒从心升,扭头就往前院走。展长在后面轻叹一声,"你又走不出去。"

    "出不去?"

    我冷笑,走过穿堂,来到几盆盆栽面前。看了眼天上的血月,竟直往铁门那里走。

    不同于往天走进迷宫里一样,这次很轻易,就走到铁门的前面。伸手抓住大门猛的拉开时,身后传来一声闷哼。

    我回头,见展长站在回廊上,嘴角是斑斑血迹。

    他拿出一块方帕擦掉,道,"小柠,何苦?人生苦短,安宁一顿日子不好吗?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累?"

    我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的走进夜色。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