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41 章 不记得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婚纱店是不小,可人也不少。(狂·亻·小·说·網)[ωWw./XIAo/sHuo./Kr]没有人看到释南出去,也没有人看到有陌生人进去。

    现场除了一只摔碎的手机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我和陆明把婚纱店翻遍,打遍所有释南认识的人的电话,我去了每一个释南可能去的地方??

    没有,没有,没有!

    夜幕降临,弯月悬空时,一群人聚在百鬼林愁眉不展。

    我后脑有些木,额头上全是虚汗。神思恍惚着仿佛飘在天际之外,看眼前的陆明,龚叔,慕容等人和看戏一样。

    有片刻,想,他们是谁?思绪一定,又清明,认清他们每一个人的脸??

    临近十点,我起身回家。再在这里坐下去,我会疯!

    陆明拦住我,"别担心,以释南的本事??"

    我推开他的手往外走。

    释南的本事是不小,可我们要面对的末知,无法估计。

    强撑着回家,进门,打开灯,看着自己这些日子来精心布置的家。几近崩溃。

    坐在门口地上,我发了许久的呆。

    直到卧室传来一声轻响,我回过神来。想也不想的,我起身飞奔过去。

    灯打不开,窗外的路灯照进来,光线很昏暗。

    一个人影站在落地窗前,正是释南。

    我走过去,"释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我回来找过他。把家里每一个家落都翻遍了。

    释南说话,我站在他身边拉他的手。

    冰凉,刺骨。

    我心中刚升起的喜悦,转瞬间变成担忧。

    屋里没灯,我侧身挤到他和落地间之间,仰头看他的脸。

    如墨挥就的眉眼冰凉,没有一丝暖意;下巴轻昂,微光打在鼻侧,全是冷漠。薄唇紧抿。诠释着疏离。

    我心有些慌,抬手摸他的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释南握住我手,冷声问,"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应该我问你,你去哪了?"我问他,"有店里时,发生了什么?"

    "我?去哪?"释南微微冷头,"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怎么会??"

    "值得记得?"释南侧头问,"那些小事值得记得?你还没说你去哪了"

    小事,不值得?

    我伸手去拉释南衣服。

    他不正常,他的语气,举动,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不正常。

    又睁眼了?

    不可能,他在两个月前刚睁过,怎么可能会再睁?而且,这段时间,别说危险的事,连只鬼他都没收。

    衬衫从他腰间拽出时,释南按住我肩膀,咬在我脖侧,"你还没说你去哪里了。"

    我呼痛出声,"释南,松口。我去找你,我们大家都在找你。"

    释南松开我脖子,转而咬在喉咙,"我说过,别离开我视线。"

    "你不讲理。"我捶他肩膀,"是你走掉,不是我离开你视线!"

    释南顿住,许久没动。

    我紧抱住他,把手往他后背上摸。还有两只眼,一只在左肩胛下面偏左的地方,还有一直在腰的正中间。

    没等摸到,释南撕扯我衣服。握在腰侧,冰凉,让我紧连打了好几个冷颤。

    "停,住手!"我道,"先让我看看你??你大爷!别咬!"

    本来身上就全是疤,穿婚纱已经很不好看了。他再弄出一身鬼掐的痕迹来,摆洒那天我还见不见人?

    说不听,就像听不到我的话一样。

    没有往日的温柔,他挺身进来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让我的记忆瞬间拉回到几年前。

    海边,小楼,海鸥啼鸣。他说,"我可以藐视天地,为什么不能要你屈屈苏青柠。"

    "释南,释南。"我心惊,捧住他脸,"我,我是谁。你看我,我是谁。"

    "苏青柠。"

    我长松口气,环住他脖子把一切交给他。身后的玻璃是凉的,他也是凉的,只有纠缠在一起的呼吸是热的。

    我支撑不住慢慢下滑,释南搂紧我离开窗边??

    思绪跟着他沉沉浮浮,在坚持不住,意识渐渐抽离时,听他在耳边道。"我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这句话,充斥了我整个梦境。在听到手机响起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向身旁边摸。

    有人,不是空的。

    电话陆明的,我接起来,告诉他我没事,释南回来了。

    嗓子哑的厉害,放下手机抓起床头上的水杯猛灌。静静坐了会,我看视线看向释南的侧脸。

    睡的很熟。阳光散下,像个大孩子。

    我捏住他鼻,低下头亲他。在他深吸一口气要转醒时,我道,"转身。"

    释南睁眼,目光陌生,凉冷,犀利。

    我愣住时,他目光又渐渐回暖。微微抬头回吻我一下,转过身去。

    薄被滑落,正好横在他腰间。

    我抿下唇,把长发揽到一侧,跪坐在他身后细看。

    十一只,没有睁眼。

    可他昨天的状态??

    把手指轻点在一只没睁的眼睛上时,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

    "小柠,如果有一天他认不出你了,你??"

    释南回手握住我手腕,出声道。"在想什么?"

    我甩甩头,问,"昨天,怎么回事?你去哪了?怎么会摔了手机?"

    释南沉默,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时,他出声道,"我看到师父了。"

    "师父?无止真人?"那老头儿不是出远门儿了吗?一顿,心中升起惊讶,"是,你师父?"

    如果是释行,那释南昨天阴晴不定的状态倒是能勉强解释通。

    释南对释行的感情一直深,现在他师父过世还没过百天,而我们却在操办喜事。

    如果释行不出现的话,释南或许不会想什么。可如今出现了??

    "不是,"释南打断我,"是你师父。"

    "它找你什么事?"

    释南起身去浴室,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不记得了。"

    我坐在床上。莫名的心慌。回手拿起手机,给九安拨了过去。

    九安接起那瞬,我对他道,"九安,师父是不是在你那里?你和它说,我要和它说话。"

    "师姐??"九安结巴两声,道,"师父不在我这,真不在我这。不信你来我这里找??"

    "小兔崽子,不在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咬牙切齿的道,"你帮我给师父带句话,再也不要来找释南,有什么事,冲我来!"

    话没吼完,九安那边断线了。

    我再打过去,关机。

    从那天开始,释南行踪飘忽。时间。从第一次的失踪一个下午慢慢增长。

    回来后问他,基本上问不出东西。

    话越来越少,情绪也越来越不稳,性格在正常和不正常之间随时切换。

    明明上一秒还在有说有笑的和大家开玩笑,转瞬间,冷了眼眸,生人勿进。

    释南的第四次不告而别刷新了记录。

    在第七天,他错过了六月一日,我们的婚礼。

    还好,还好陆明萧晓和我们一起摆酒,不至于让我成为那天的笑料。

    还好,我和释南的朋友,全是知道我们底细的人,不会缠上来追问。

    还好,我早在前两天,就在心里做好了他不会回来的准备。

    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我本来也没想过摆酒。证都领了,我们在一个户口本上,是一家人。

    只是,从准新娘变成看客??

    陆明大学时是学生会副主席,人际关系很好,大学同学也没少来。

    他寝室的里的人还有认识我的,只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新娘不是我,而我们又管同一个白发老者叫爸??

    这,要是搁我我也得蒙。

    摆完酒是中午,然后出外景。

    公园江边,风景秀丽如画。

    录像时,陆明公司那些年纪轻的阴阳先生和魔术师一样,惊爆眼球的阴阳术一个接着一接扔,引的来参加婚礼的小姑娘尖叫连连。

    热闹了一下午,在夕阳西下时,兴致极高的一群人又奔向了KTV。

    不想让他们担心,我也跟着去,提着兴奋劲儿和他们一起唱一起闹。

    本来不想多喝,可人多。一闹,就多喝了两杯。

    头有点晕,怕他们担心,用手机给陆明和萧晓发了个短信后,自己摸了出去。

    夏风微凉,迎面吹来,酒后的燥意少了几分。一抬头,见天上悬了轮血月。

    出奇的大,挂在楼边,像是抬手就能摸到一样。

    慕容追出来送我,见我盯着天上看,问我在看什么。

    我指着楼边,对慕容道,"你眼瞎,那么圆个月亮你看不到?"

    "你醉了。"慕容扶着我肩膀往车那边儿走,"今天农历二十五,哪里有什么月亮?有也是月牙??好了,我送你回家。"

    "二十五?"

    我揉揉眼睛再往天上看,还是一轮血月。

    慕容把我塞到车里系好安全带,关好车门再去另一侧。

    车子发动时,我把头伸出车窗外,指着天上道,"慕容,真的有月亮。"

    "行,行。"慕容拉回我,把车窗上锁,"你说有什么就有什么。你说现在天上有太阳都行。"

    "太阳?"我把额头抵在车窗上看外面,"胡扯,慕容,我没醉。"

    慕容嗯了声,车内静了下来。

    行到我们小区门口时,慕容拍了下方向盘,道,"苏青柠,释南会回来的??至于婚礼的事,以后他肯定能补给你。其实就算不补也没什么,你们证都领了??知足吧。"

    我回头看慕容,好一会儿,道,"慕容,你到底??"

    "苏青柠,我和你说,我打的过你。"慕容看着我,一边眉毛高高挑起,"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行行行,不问。"他当然打的过我,一直以为他都是扮猪吃老虎。要不是他二叔突然出来,我们怕是永远也不知道他的底有多深。

    车停稳,我开门下车。

    夜风一吹,本来就不深的酒醒利落了。

    甩上车门,我拎起包往家走。三两步,在楼门口撞到一个人。

    那人向后一闪,身手出奇的利落。

    我往那人的脸上瞄,惊讶道,"唐念?"

    我虽然脸盲,可唐念绝对不会认错!

    唐念嘴角讥讽一挑,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我伸手去抓唐念的肩膀,"你来干什么?"

    算得上是老友,可她现在到底是那个养娇的女人的人。此时此刻,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念一侧身,躲开我,"当然是找大家都想得到的,可惜,晚了一步。"

    我咬牙拦她去路,"什么大家想得到的?把话说明白了。"

    难道,唐念知道释南后背上眼睛的事?不,不是她,而是她的老板,那个养蛟的女人??

    那唐念些来的目的岂不就是,释南!

    "我说什么你不是清清楚楚?"唐念抓住我手后跳一步,"可惜,我晚了一步。我的道行,到底是不如那个深居不出的,没有他会算计??"

    我再去抓唐念,唐念和泥鳅一样逃脱,转身隐入楼房的暗影之中,"看在曾经的情面上,我今天放过你。再撵上来??"

    下了车的慕容飞起一脚踹过去,"和她费什么话?先抓住再说。"

    唐念就地一滚,再起身,变成一条黑色大狗融入到夜色之中。

    慕容追了几步没追上,回头看我,"她说什么了,你脸这么白?"

    七天,释南已经离开七天了。

    如果,他是自己心情不定走开的也就罢了,总有回来的时候。可如果,他如唐念所说,是被别人带走的??

    慕容再次叫我时,我坚定的对他道,"我要去找释南。"

    "找释南?"慕容歪头看我,"你去哪里找?南哥这些日子的情况你也知道,又不是第一次。"

    "去昆明。"

    的确不是第一次,可,万一这次是最后一次怎么办?万一,在我苦苦等待的时候,释南已经??

    深居不出,我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展长。

    他的本事是没有释南厉害,可他院子里那个结界??

    没带任何人,我独自一人去昆明,却了那个进去不容易,出来更不容易的落院找展长。

    确切的说,是找释南。

    释南在,我和他肩并肩,无论多少苦都陪他走出来。释南不在,算是解了心中疑惑。

    到展长的院子外面时,正值中午。

    我从出租车上下没一会儿,那扇铁门开了。展长从里面闲步走出,对我笑道,"小柠,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我没心情和他废话,道,"我也不相信自己会再回来。展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告诉我,释南是不是你带走了?"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