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23 章 今天,就拿余生和你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突然间,我发现我从来没有认识过慕容。【狂↓人↓說↓說↓网】ΨωΨ。XiaoShUo'kR

    还是那副皮囊不错,可身上的气息和所说出的话,以及所做的事,和我记忆里那个没事拿着算盘乱晃的人,完全不同!

    也许,这才是本来的他。

    我以前所认识的那个,如同慕容这个名字一样,是假的。

    出了医院,我,释南,陆明,龚叔坐同一辆车,跟在慕容的车屁股后面一路急驰。

    暴雨,夜纯黑。

    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车子驶出市区时,坐在后座的龚叔问道,"这个慕容,你们知不知道他的底细?怎么,越来越看不透了呢?"

    沉默,没人接话。

    我感觉。慕容可能就是年前时,释南和我说的那个已经消失很久的月老家族的人。当时释南说了,那个家族不姓慕容,而慕容也不真姓慕容。

    这方面,算是对的上。

    如果真的是的话,慕容在那个家族中的地位,似乎不低。

    想想也是。正常人,走阴阳走的再好,能剪姻缘线?这和透露天机是两回事,这简直就是改命!

    慕容的二叔,本事也够牛逼,居然能接姻缘线??

    临近十二点,两辆车一前一后在一处公墓停下。

    车停稳后。龚叔道了句,"小释,咱们那会儿把车再往这里开二里,就找到了。"

    "没那么简单。"释南扬手扔出一张引路符,引路符在不大的空间里盘旋两圈,飘然落下,没有指明方向,"来了也找不到。"

    前车的慕容半天才下车,身上备个小包,没打伞,跳下公路旁的大沟,纵身一跃,翻过铁栅栏做成的围墙,进了公墓里面。

    我和释南马上下车,龚叔一条腿迈到外面,回头对陆明道,"你在这里等,这次不像上次,你可以站在房顶上纵观全局??"

    陆明没有强求,把手在耳边比划一下,说了句随时联系后,下车,从后座换到了驾驶位。

    龚叔点头后,我们三个顶着大雨,跳过栅栏,穿过长青松柏追着慕容的身影往墓园深处跑。

    十几分钟后,跑在最前面的慕容停下。等我们过去后,靠近释南身边说了句什么。

    我往他们身旁靠了靠,什么也没听到。耳边除了急而密的雨声就是偶尔划过天际的轰轰雷鸣。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如昼的白光把释南和慕容的脸照亮。

    慕容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和我记忆里那个人重合。而释南,则是紧抿着嘴角,一脸沉重。

    白光快要消退时,他对慕容郑重点头。

    慕容抬起手拍拍释南的胳膊,回手从包里拿出算盘在手里晃了两晃。一甩刘海,向远处亮着一盏孤灯的地方走去。

    我刚想问释南慕容和他说了什么,释南便把我护在身侧,帮我挡着雨往前跑。龚叔年纪虽然大了,速度却比我们两个快,几步就冲到了前面。

    跑近后,发现那盏孤灯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处仿古的八角凉亭,修了六七阶的台阶,正中间是一个石桌几个石凳。

    两个人影晃在灯下。

    坐在石凳上的,是脸上无一丝血色,神经看上去还不错的纪浩然。纪浩然身后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黑底,卷了白色袖边,头发梳的一丝不勾。如果这是在白天。换一个地方,这身打扮绝对称得上仙风道骨四个字。

    可,这大晚上的又在墓地,怎么看怎么觉得像寿衣。

    我这想法刚从心里冒出来,站在凉亭下的慕容说话了。

    他说,"二叔,你选在这儿。又穿这么身儿衣裳??何着,你叫我过来,是给你新坟填土的?"

    慕容的二叔闻听此话,嘴角抽了两抽,目光一下子凌冽了起来。他看向慕容,又扫扫我,释南,龚叔三人,冷笑,"怎么着,以为带着帮手来,就是我的对手了?今天,谁给谁的坟填土还说不定呢!"

    慕容走上凉亭,回头对我们三个摆摆手。道,"都别在外面淋着,来来来,进到里面来。"

    反客为主!

    纪浩然挑挑嘴角,笑了。

    走上最后一阶台阶,释南按住我肩膀没再让我往里走。我把被雨淋湿的头发别在耳后,抬头看了眼释南。

    释南微不可察的对我摇摇头。

    虽然什么也没说,我却猜测,释南不动,可能和那会慕容和他说的话有关。

    凉亭上,突然传来慕容二叔一声怒喝,"放肆!无理!"

    慕容两步走上去,把算盘'啪'的往石桌上一摔,声音比他二叔喝的还高。"你放肆!"

    慕容二叔看着石桌上的算盘,额头青筋跳了两跳,"好啊,你就是这么对待族中信物的!这要是让祖上知道,你??"

    "怎么着,从墓里爬出来弄死我?"慕容从包里拿出小尺子,放到后脖子处挠了几下。挑起一边嘴角轻蔑的笑了,"可也得有个下去送信儿的啊。二叔,劳您大驾去一趟?请得上先祖您就回来,请不上先祖,您就在那里替我磕头谢罪吧!"

    "你!"慕容二叔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青来形容,他怒瞪着双眼,指着慕容手上的尺子。道,"姻缘尺果然在你这里!好啊,好啊,果然是你拿了!"

    慕容把姻缘尺叨在牙间,又从包里摸出玲珑小剪。剪了两下指甲盖后,对他二叔含糊不清的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姻缘尺如见家主,族中祖训你忘了?"

    "你算什么家主!"慕容二叔爆怒,指着慕容的鼻子破口大骂,"你擅拿族中圣物,私剪姻缘线,条条件件,都足矣让我杀了你替族中清里门户!"

    慕容呵呵一声冷笑,把姻缘尺从牙间拿下,随意在衣服上蹭蹭放在石桌上。和纪浩然面对面坐下后,仰头对他二叔道,"别把自己说的多正义似的,你什么德行我知道,我什么鸟样你清楚。今天我既然来了,就没想和你说那些费话。你的目的不是姻缘尺和断缘剪吗?"把断缘剪'啪'的往石桌上一拍,慕容抬手点了纪浩然一下,对他二叔道,"东西,我拿来了!给不给你,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慕容二叔一改先前盛怒表情,转而,笑了,"怎么着。不是在电话里和我放狠话,要和我拼命的时候了?"

    "你看,二叔,我爱他啊。"慕容笑着道,"咱们族中之人自古痴情,从一而终,至死不渝??我,哪能不管他的生死,让他在你这受罪?"

    纪浩然神色一动,看向慕容。慕容和没看到纪浩然的目光一样,继续说了下去,"说来还要谢谢二叔,这条线,是您亲自给我牵的??我,感激不尽。"

    慕容的二叔脸色却变了两变。沉默一会儿,对慕容道,"你什么意思?"

    "用这两件东西,"慕容翘起二郎腿,把石桌上的姻缘尺和断缘剪一字排开,道,"换我们两个的命。二叔。你看这买卖怎么样?有了姻缘尺,你就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家主。我,此生不再踏入族中一步。为表诚意,你可以??"慕容把算盘往他二叔那里一滑,道,"把我的算盘带回去,就说我死了??"

    慕容二叔一把按住算盘,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你,说的是真的?"

    慕容扬起手,笑,"我的证身之物都给你了,你还怕我使诈?二叔,你现在的行为,往好听了说叫谨慎。往难听了说,叫--孬种!"

    慕容二叔目光暮然一寒。

    "慕容,"纪浩然道,"你不用??"

    慕容打断纪浩然,"要么闭嘴,要么回头叫二叔,你自己选一个。"

    慕容的二叔突然笑了,拍了两下纪浩然的肩膀,对慕容道,"看你们感情这么好,我这当叔的心里也高兴。这买卖,我做了。"

    "认识二叔这么久,头一次发现二叔挺可爱的呢。"慕容在姻缘尺和断缘剪上拍了两拍,道,"为了公平起见,咱们一手交物一手交人??你让他走。"慕容站起来,手按在断缘剪上,滑到了他二叔面前,"这个,给你。"

    慕容二叔看着慕容手下之物,喉节动了两动。两秒的犹豫,点头答应。

    慕容回头对龚叔摆摆头,"龚叔,麻烦你带浩然在走。"

    纪浩然把手按在慕容的手上,"不能。"

    "滚,"慕容冷冷吐出一个字,手下一滑,断缘剪滑到了慕容二叔手旁。

    慕容二叔瞪大眼睛去看断缘剪时,慕容一把握住纪浩然手腕,把他甩给了走到跟前的龚叔身前。

    龚叔架起纪浩然,快步下了凉亭。

    慕容二叔回过神后眼眸一紧,对慕容道,"你怕我反悔?"

    慕容瞄了眼他二叔衣袖,淡声回道,"我怕二叔一高兴,失手误伤。到那时,我和谁说理去?"

    慕容二叔笑了,回问,"我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吗?下面,来换你的命,只要把姻缘尺给我,我就放你们远走天涯。"

    说着,对慕容伸出了手。

    慕容把手按在姻缘尺上,没动。在慕容二叔脸上的笑渐渐变没时,恍然道,"二叔,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其实,我就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

    说着,抓起姻缘尺往后一甩,正好落在释南手中,"我的命,不换了。今天,就拿余生和你玩!"

    慕容二叔脸色巨变,从牙缝里挤道,"不自量力,你以为你们三个联手能能打过我?今天,我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说罢,右袖一甩,一道寒光直奔慕容门面。把断缘剪抓在手中后,反身向我和释南冲了过来。

    慕容一闪躲过那道寒光,跃上石桌一滑,把算盘抓在了手中。对着他二叔后痛打出两颗算盘珠时,对把姻缘尺交到我手中,上前一步迎上他二叔的释南大声道,"他用的是追魂针,你带着苏青柠和姻缘尺快走!"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