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22 章 我去,死的人就不会是浩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我和释南慢了一步,追到楼下时,那辆出租车已经绝尘而去,只留下一辆空的轮椅在缓阶上。(狂∫亻∫小∫說∫网)[wWω.♀xIao♀sHuo.♀Kr]

    释南几步跑出去开车,催动引路符追了上去。

    我反身折回住院处,回到了病房之中。

    清水横躺在病房地上,双眼紧合,没有一丝意识。

    我上前探了探鼻息??

    活着,只是晕了过去。

    不知道清水是怎么晕的,我没敢动她,从她包里翻出电话给陆明打了一个,告诉他纪浩然被人接走后,转身出去找护士来看清水。

    那个给我处理抓伤的护士正在和晚班护士交班,我走近,她们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

    "??轮椅被一个病人家属推走了,交了二百押金,说过会儿还??"

    "慕容,现在还有姓这个姓儿的?"

    "谁说不是呢?"那小护士笑了,压低声音道,"我和你说哦,我从头到尾。硬是没看出这个病人家属是男是女,你说怪不怪??"

    借轮椅,那不就是我刚刚在时的事?

    我停下细想曾与我有一面之缘的那个人的样子。

    妈的,脸盲症无治!我现在只能想起他中性的声音,相貌想不起半分。

    给我抓伤消毒那个护士见我站在护士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笑了。"去打完药了?"

    我拍拍胸口长喘一声,指着走廊的一端道,"麻烦下,我朋友晕在病房里了,我不敢动,你们去看看。307??"

    两个护士脸色一怔,马上从护士台出来。一前一后往307跑。

    我没跟去,而是绕到护士台里,把租借本拿了出来。

    只有两条记录,我直接看最后一个。

    签字处,只写有慕容这个姓,并没有名字。

    慕容??

    不男不女的相貌,中性化的声音。

    慕容族里的人?可,慕容这个姓,不是慕容后改的吗?这??

    一时之间想不清,先不想了。

    瞄了眼最后的电话号码。

    我拿起清水的手机拨了过去。

    空号。

    不在服务区。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忙音。

    一连四遍,手机里的冰冷冷的手机给了我四种回答。

    妈的,难道这个'慕容'把清水的手机号屏蔽了?就像谢宏众屏蔽释南手机号那样?

    可,他怎么会认识清水,又怎么会知道我会用清水的手机给他打电话?

    如果是刚刚他弄晕清水,掳走纪浩然时设置的,为什么不直接把手机拿走?

    大脑高速运转的同时,我抓起护士台上一只正在充电的手机再次打了过去。

    不在服务区。

    走廊远处,护士大声喊道,"病人家属呢,307病人朋友呢??"

    我放下手机跑过去,电梯那里,陆明带着曾叔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一时间,走廊里嘈杂起来。

    清水没事,只是晕了过去。一时间不醒,除了被打一下的原因外,是疲劳过度外和中度贫血。

    给她诊治的医生叮嘱站在她病床前的我,道,"不要让病人再过度操劳,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要好好调养??听说过因为疲劳过度而引发的突发性死亡吗?不是吓唬你,我们医院每年都接到几个病例??再想挣钱,也得要命啊??"

    我心不在焉的点头,医生出去后,瞄了眼手机。

    八点半,窗外的天已经全黑。

    陆明推门进来,对我摇摇头,"那个号码打不通,换了多少个手机都是。我已经让人去查??释南那里有消息了吗?"

    我摇头。

    医生进来前我刚给他打的电话,引路符迷在高速站口。下去找,只看到一件纪浩然的衣服。

    "曾叔已经赶过去了。"陆明道,"他们俩个肯定能想到办法。"

    "难。"不是我要在这种时候说丧气话,而是事实摆在眼前。

    我在初入阴阳时,觉得引路符很牛逼,只要有失踪人的生辰八字和身上的一物件,失踪时间在两个小时内,就肯定能把人找到。

    曾经,我也被龚叔用这个跟了一年多的时间。

    可到了现在,不用别人,我自己破个引路符和玩一样。做上些手脚,混乱方向也不是什么难事??

    陆明长呼出口气。拍下我肩膀,"我先送你回家,这里我看着。"

    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道,"我等慕容来。"

    那个带走纪浩然的人,和慕容肯定有关系。现在,想找到纪浩然。只能靠慕容了。

    陆明没强求,一边从兜里往出摸手机,一边指着陪护床道,"那你睡一会儿,慕容来了我叫你。"

    哪睡的着?

    躺在上面熬到晚上十一点,没等来慕容,而是等回了释南和龚叔。

    跟丢了。

    在高速上绕了一个大圈,跟着几张引路符转到最后,绕到了火葬场,一个正要火化的死人身上。

    不是纪浩然,是一个自然死亡的老太太。

    释南和龚叔突然闯进去,差点让老太太的家属给拦住回不来。

    听完两人的叙述后,陆明道,"看来。只能等慕容来了。"

    我长叹一声,推开清水的病房门。

    果然醒了,小声的抽噎声是她发出来的。

    她看到我,哽咽道,"浩然哥不会有事吧?我,我脖子后面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你们能不能找到他,他,他得罪到什么人了?"

    没有心情和她一一解释,我安慰她道,"没事,我们不会让他出事。你好好休息吧,没准明天早上一起来,浩然就回来了。"

    停顿下。我对她道了句,"清水??感情这种事,不能强求。你,懂我的意思吗?"

    清水坐床上坐起,垂着眼帘,道,"苏姐。我没有强求浩然哥和我在一起,我尊重他的任何选择。可,你,你们所有人,在强求我在短时间内,做一件让我剜心割肺的事。我,需要时间??"

    我。哑口无言。

    如果感情能控制,还是感情吗?忘记一段感情,彻底放手,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刚想把门合上,我又猛然回头。

    看着把笔记本电脑从包里拿出来的清水,我轻叫一声,"清水,你在干什么?"

    清水用手背擦了下脸上的泪,抬头看我,"??新,新书。原来的都删掉了,这是新的,只有一个大纲,还没写完??苏姐,我,不能写书了吗?"

    我走过去,看着她打开电脑调出文档。

    果真,只有短短几百个字符??

    我长呼出一口气,抬手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对清水道,"能写??可医生说你过度疲劳,还贫血。趁着这段时间,你好好养养,别把身体熬坏了。"

    清水把笔记本放到一旁的电视柜上,无声一叹,躺下了。在我走到门口要关门时,她道,"苏姐。有消息了,告诉我。"

    我点头,把门合实。

    走廊里空旷无人,我去了纪浩然的病房。

    几个人都在。

    陆明皱着眉心,正在打电话,"??开始登机了?一路小心??曾叔呢,我和他说句话。"

    说着,拍拍我肩膀走到门外。门合上前,声音隐隐传来,"??这几天不消停,你们下了飞机后,直接包车进寨??"

    我看向龚叔。

    庄堇那边又开始找麻烦了?

    龚叔挑挑眉,不轻不重的道了句,"??一直没消停过。"摆弄下打火机后,龚叔对释南道,"浩然这里不用担心,我们能??"

    我低头,算计了下日子。

    上一次鼠毒发作,是一把火把谢宏众烧了的前一天。现在过去了四天,也就是说,我还有三天才毒发。

    拉了拉释南的衣服。我对他坚起两根手指,"后天晚上再走就来得急。"

    坐晚上的飞机,到西藏时正好天亮。

    现在这个季节西藏不会下雪,包车,两个小时就能到释行所在的地方。

    时间,足够。

    释南嘴角抿的很紧,从兜里掏出根烟叨上点燃,吐出个烟圈后,拿出手机,"浩然这里要速战速决??时间,尽量往前赶??"

    电话拨通,释南道,"慕容,你再不出现,这辈子,不管纪浩然是死是活,你都别想再见到??我说到做到。嗯,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可能是释南的电话起了作用,也可能慕容一直在路上。

    总之,半个小时后,慕容的身影晃进了病房。

    用鼻青脸肿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从释南那里要过一只烟,猛吸几口后,哑着嗓子道,"电话。"

    我一愣,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显然,释南,陆明和龚叔也没明白。

    慕容两口把烟吸尽,抬头扫了我们一眼,"那个人留下的电话。"

    陆明翻出手机,刚想念号,慕容道,"我手机刚好没电,你的借我用下。"

    接过陆明的手机,慕容摆弄几下,放到了耳侧。

    第二根烟叨在嘴边,正在点火。一顿,对着手机出声道,"在哪里?"

    我们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往直站了站,把耳朵坚了起来。

    一直打不通的电话,慕容竟然打通了。

    "二叔,何必呢?"火光一闪,慕容把烟点头。他长吁出一口气,"我又没想过和你争??你看,我都,我都离开那个破地儿多少年了。"

    "上次回去,还是你亲自来请的我??"

    慕容突然笑了,把几口吸完的烟蒂弹到地上,挑眉道,"你到底是有多怕我?嗯?"慕容正了脸色,眼眸一眯,露出一丝阴霾,"??二叔,谢谢你给了我软助。你让我有了,不得不站起来,和你对立下去的理由。"

    "你可以杀了他。"慕容把烟蒂吐出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往门口走,语气波澜不惊,话却阴寒至极,"现在就杀,没关系。反正,你们这一支断子绝孙是肯定的了??别和我谈条件,在我面前,你算个什么东西?十年前我就告诉你,这辈子,你最好别惹我。"

    甩手把手机扔给陆明,慕容开门出去,"去接人。"

    "你确定不是接尸?"我问。

    他说的那番话,分分钟让人撕票。

    慕容回头看我一眼,用大拇指抹抹还青肿的嘴角,笑道,"我去,死的人就不会是浩然。"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