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器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这飞云洞内的陈设也简单至极,只有四五间石室以及四个做杂务的童子。(狂∫亻∫小∫說∫网)[wWω.♀xIao♀sHuo.♀Kr]宁散客不无得意的说道:"贫道有徒三人,如今分别在太白山、太姥山、麦积山我秉天盟几处分坛坐镇,故而这飞云洞实在是冷清了些。"

    江鱼只是点头:"清静幽辟,原本我道家洞府的正理。宁盟主这处飞云洞,好啊。"这飞云洞得天独厚,左近处就是阴元山、阳元山这两处灵脉汇聚点,他飞云洞正好处于阴阳交合龙虎汇兑的所在,洞内灵气深邃纯净,洞后更有一股奇异的灵气不断涌出,那一股灵气中夹带着一点儿沁人心脾的幽香,显然洞后有灵物生长,只是宁散客不说,江鱼作为客人,自然不好提起。一时间众人在那洞府最大的一间石室内盘膝坐下,宁散客招呼童子端上了茶水待客。

    显然,这宁散客能成为秉天盟的盟主,自然他独特之处。他也没和江鱼做那礼节性的寒暄,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江宗主,贫道敢问宗主可明白,当日望月宗捕风营被三教联手歼灭的缘故么?还有,宗主可否知道,今日一战,那道门中人为何没有出现?而青华魔头却领了这么多魔修高手突然登场?这些缘故,想必宗主都是心中有数的罢?"

    呆了一下,江鱼皱起眉头有点恼怒的说道:"捕风营受袭的缘故,我自然清楚。我望月宗的功法殊异于各派,一旦出现在修道界,自然是。。。"

    宁散客打断了江鱼的话,他微笑道:"此言差矣,江宗主,你望月宗就算功法怪异,神识对你望月宗弟子无用,你门下箭气杀伤力可谓是修道界第一。但是那道门诸多门派、魔门两大分支、佛门诸多高人,他们尽有无数的神功异宝保护,难不成会因为害怕你望月宗的暗箭,而不顾他正邪、道魔的界限,群起而攻你望月宗么?"宁散客微笑着,接过童子递上来的松子清茶敬给了江鱼,等江鱼抿了一口茶水,他才继续说道:"望月宗最大之错,就错在贵宗在朝廷中的根系太深,而且越来越深,潜势力大到那三教都容不下望月宗啦!"

    一句话点醒了江鱼,他气得猛的跳了起来,极为恼怒的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子,这才一屁股坐回蒲团上,怒道:"原来如此,哼哼,想我大哥李林甫当时乃是朝廷宰相,又是李家的宗亲。我江鱼和朝廷官员交好,更受皇上信任,哼哼,他道门、佛门、魔门都只能依仗那暗自里挑选的护法或者党羽在朝中牟利,哪像我望月宗。"

    宁散客轻轻点头,他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清茶,轻笑道:"故而江宗主被封印于那昆仑山下,望月宗被三教联手围攻于那长安城中。望月宗太弱,使得他们不乐意让江宗主加入到他们的棋局里去。再者,江宗主的望月宗却没有任何阵营倾向,江宗主可能随时倒向任何一方,与其如此不如联手将望月宗覆灭,反而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冷笑了几声,江鱼冷漠的说道:"他们也想不到,我江鱼还能从那昆仑山下挣扎出来罢?"

    用力的点点头,宁散客微笑道:"不仅是他们没想到,贫道都近乎绝望。以为我等散修,再也没有出头之日哩。谁能料到江宗主不仅从那那等恶毒封印中逃生,反而修为直线暴涨突破超过了天仙的境界,逼得道门三位身份最高的元老和江宗主握手和谈。呵呵呵,说道这里,江宗主也应该明白今日战场上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罢?道门中人派出联络之人敷衍宗主,却根本没有插手的意思。那青华也是因为道门泄漏的消息,特意呆了人来诛杀宗主的。不过,他们都忽略了我秉天盟的存在,更是没想到那群佛门的秃驴突然向宗主卖好,否则宗主的一干属下不免全军覆没,宗主自身想要逃走,却也免不得带上一点儿小伤了。"

    这话说得客气,可是江鱼心中清楚,若非宁散客带着散修人马突然出现,怕是他不仅仅是受伤这么简单。那青华的魔功诡秘莫测,虽然仗着神器之威将她肉身打散。却也没伤到她的本体。若是给青华足够的时间让她施展威力最强的魔法诅咒,怕是自己都不一定消受得了。两千多名魔修,足够他们缠住自己让青华腾出手来施展各种魔法。虽然青华只是一道真灵降临人间,可是以她的修为,真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施展法咒,怕是天下还没有人敢夸口自己能承受得起的。

    故而,江鱼很认真的朝宁散客拱手道:"原来如此,盟主所言,算是解了本宗心头一大疑问。"冷笑了几声,江鱼面色阴沉的说道:"没想到,本宗原本好意和他道门和解,想不到他们今日又来计算本宗。此事,本宗和他们讨要一个说法。哼哼!"江鱼站起身来,朝宁散客拱手道:"盟主高意,本宗心领,日后秉天盟若有用得着本宗之处,本宗连同门下弟子,定然全力以赴。"江鱼心头苦笑,望月宗的名头说起来吓人,可是这门下弟子,如今靠得住的就郭子仪、刑天倻二人连同龙赤火、白猛等一干妖怪,那些巫卫嘛,还真难派上用场。

    宁散客面露喜色的连声请江鱼坐下,他拈须沉思了片刻,随后正容道:"贫道也不慢江宗主,这如今天下大乱的源头,就在于天庭、佛界、魔域各自向下界门徒传达了令谕,要他们想方设法破开当年封神一战后的一道封印,让他们重返人间。而那封印的稳固,却和天下民心的动荡或者安稳有着极大的关系,故而三教不管不顾,也执意要挑起战火。其一,他们要让天下民心动荡,那封印的力量进一步削弱,到时也许就有他们分属的各界高手下界,比如那青华,就是这等情形。其二,他们正好趁着战乱,所谓大破而大立,破而后立,他们要一统中原的信仰,让天下人都变成他们的信徒,从而以信仰之力将他们所属各界从那虚空中拉回人间。其三,正是战乱之时,他们好铲除异己,消灭其他教派之人。魔门是巴不得天下大乱,天下乱得越厉害,他们得到的生魂血魄越多,他们占据的优势就越大。而道门佛门则是希望战乱一起,他们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人间,从而获得天下百姓的支持。"

    滔滔不绝的说了好一通言语,宁散客将他对三教之人的意图判断尽数说出。一段漫长的沉默,石室内只能听到众人饮茶发出的细碎声响,江鱼皱眉问宁散客道:"如此说来,不知盟主的意下如何?盟主又是站在何处立场上?"

    宁散客紧紧的盯着江鱼,他沉声说道:"宁可让天庭重返人间,却也不能让佛界、魔域降临,毕竟我等乃修道之人,若是佛门、魔门成功,日后天下哪里有我等立足之地?可是,我中原散修向来受三教歧视,势力更是不如他们,上次昆仑山一役,我秉天盟死伤惨重,才从中得到了二成收获,由此可见一斑。若是天庭下降,我等散修没有立下任何功劳,日后定然受那道门歧视,生不如死。"

    "所以?"江鱼轻轻的点点头,看着宁散客。

    "所以,要么他们都不成功,要么让天庭道家诸神回到人间,可是却也要是我们秉天盟立下的这功劳。"宁散客斩钉截铁的说道:"故而,我秉天盟有意于这紊乱的天下大局中参上一手,而江宗主就是我们最好的盟友人选。如今江宗主在朝廷中拥有高位,深受皇帝信任,更是百姓心中天下正统的代表,有利于我秉天盟日后取代道门,成为天下百姓心目中的救星。而望月宗功法玄异,威力强大,正是我秉天盟天生的盟友。"

    宁散客朝江鱼伸出手,他诚恳的说道:"虽然不知望月宗如今实力如何,但是以贫道看来,每一次都是江宗主亲自抛头露面,怕是望月宗的实力大损,故而,江宗主也需要贫道这个盟友罢?"宁散客这句话说得就更加客气了。江鱼的望月宗何止是实力大损,根本就是原本就没有什么实力。宁散客却嫌价码不够,他又加上了沉甸甸的筹码:"秉天盟可以向江宗主提供数万精壮男子以及足够的'龙虎大劫丹'!"

    "数万精壮男子?"江鱼差点没乐疯了!他眼里精光闪烁,死死的盯着宁散客笑道:"宁盟主不会是去人间抓那普通百姓罢?"

    宁散客微微一笑,他轻松的说道:"如今天地规则紊乱,这天罚一事,呵呵,似乎也变得不甚严谨了。再者,这数万精壮男子都来自于海外荒岛以及诸多蛮夷小国。贫道自从得知江宗主从那昆仑山下脱困,就立刻布置人手去办此事,如今一共擒拿了精壮男丁七万三千余人,炼制了'龙虎大劫丹'八万五千多粒。只要江宗主一句话,你捕风营立刻可以平添数万高手。"

    得意的笑了几声,宁散客手一挥,一大堆光芒闪烁的长弓出现在石室的地上。他淡淡的笑道:"一气仙宗破开贵门山门,劫走了里面大量的长弓重新炼制成各色法宝。本盟实力虽弱,却也劫得贵门法宝三万七千多柄,这原本就是贵门的物事,还请江宗主收下。"宁散客手一挥,一个沉甸甸的百宝囊落入江鱼手中。

    这个人情,可就太大了,这些长弓可是望月宗的历代祖师一件件炼制后一代代留下来的啊。每一张长弓上面都蕴含了望月祖师们的心血,而宁散客毫不犹豫的将那三万多柄长弓同时还给江鱼,已经得到了江鱼的衷心感谢。这些长弓不说它们自身的品级如何??望月宗炼器的手法那是一塌糊涂??但是很多长弓的材料都是很不错的东西,因为望月宗每一代祖师都是强横得可以秒杀神龙的货色,将这些长弓回炉炼制,起码可以炼制出比如今的长弓高出一个品级的法宝来。宁散客能够不贪图这些长弓,就已经得到了江鱼的好感。

    将那百宝囊放进手镯,同时将那地上数十柄长弓一一收起,江鱼伸出自己的右手,和宁散客重重的握在一起。江鱼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如此,我望月宗和秉天盟日后共同进退。一旦这数万巫卫炼制成功。。。"说道这里,江鱼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七万三千多名精壮的男子,就算是服下'龙虎大劫丹'后三个才能活一个,也能有两万多名巫卫炼制成功。两万多名石身巅峰乃至到达铁身境界的巫卫,同时射出两万多道望月宗特有的穿透力惊人的箭气,再加上秉天盟这些散修的潜势力,江鱼觉得,也许他想要干的事情真的能干成。

    宁散客重重的和江鱼将手握在一起。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起来。宁散客大声说道:"童儿,摆下香案,为师要和江宗主结为兄弟。"他看着江鱼,微笑道:"江宗主,不知贫道可有那个福气,高攀一等?"

    江鱼'呵呵呵呵'大笑起来,他点头道:"是我高攀才是,秉天盟,可比我望月宗强了不少。"他很是兴奋的说道:"秉天、望月联手,就有足够的实力和那道门、魔门、佛门抗衡。却不知道盟主。。。哦。大哥你是想要让天庭降临呢?还是想要彻底的破坏他们的美梦?"江鱼心里高兴啊,有这么强的一股助力,自己向道门、魔门、佛门报复起来,那就更加有把握了。不管他们做什么,自己只要破坏掉就是。同时,天庭重新降临人间,却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毕竟嘛,自己师门的那些祖先飞升的也是天庭,以望月宗功法的强横,他们在天庭也应该拥有极大的势力,自己却是不怕到时候吃亏。

    宁散客显然和江鱼抱着相同的心思。他眸中深邃的光芒闪动,沉沉笑道:"若是能破坏他们的计划,那就破坏掉罢。做一介散修,于这天地间逍遥,岂不是比在天庭做一个小小的差役来得快活?若是我等散修都是那等想要追求仙官仙禄的,我们早就投靠道门啦。。。如果实在破坏不了他们的计划,那就。。。让我们取而代之,代替道门引得天庭下临,岂不是好?"

    好,不管事情如何发展,总是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让江鱼很是赞同宁散客的说法。四个童子已经在飞云洞外摆下了香案,以及祭祀天地的福礼等物,江鱼和宁散客叩拜了四方天地,烧了香纸献了福利,正式结拜成了兄弟。两个人的结拜虽然仓促,可是两人都坚信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共同的目标以及共同的敌人,他们之间又没有太多的利益纠纷,这样的结拜冠以,无疑是非常稳固的。而且,在修道界赌咒发誓有时候都能当饭吃,可是在修道界一旦正式结拜。那性质却比红尘中严肃了不知道多少,很少有人敢于冒着天下大不韪,破坏自己和别人的结拜之情。

    是年十月,唐肃宗驾幸彭原,一心一意等待着房涫能够给他带来好消息的李亨,得到的却是房涫大败亏输,麾下兵马死伤四万余人的不利战报。暴怒的李亨差点将那传信的士兵打死,好容易才在众人的劝说下暂且收敛了火气。眼珠都快变成赤红色的李亨在房间内急速的往来行走,他一边走动一边大声吼道:"将近五万大军迎战敌军三万,居然被斩首四万有余,房涫误国,他误了朕的大事,朕要狠狠的惩治他。谁能告诉朕,五万大军,还有威武公江鱼率领三千捕风营精锐在后策应,为何会败?"

    李辅国幽幽的转了一下眼珠,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旁边不做声的郭子仪、刑天倻等人,轻声说道:"陛下,房相乃一介文官,这军阵之事,的确是不太里手。"看到李亨怒视自己,想到是自己当日强力建议让房涫带兵出征的,李辅国不由得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要说奇怪的就是,江大将军他怎么不见动静?若是江大将军胜了,房相不会输;若是江大将军也败了,那,责任也就不归房相了。"李辅国很热烈的朝李亨打着眼色,唯恐李亨忘记了他李辅国所提出的要考验江鱼的事情。

    在李辅国看来,这次大战就是考验江鱼的最好时机。若是江鱼对李亨忠心耿耿的话,他就应该舍命力战,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那几万大军。如果这几万大军损失掉了,那江鱼就是对李亨有二心,他那三千多名强得好像怪物一样的捕风营军士。怎可能对付不了几万兵马?在李辅国看来,这一次房涫失败,已经足够证明江鱼在忠诚方面出了大问题。他很阴险的对李亨提醒道:"陛下,那房相都派人来通报战情了,能够飞天遁地的江大将军反而不见音讯,这其中,怕是有大的玄虚罢?"

    郭子仪怒了,他猛的上前一步,大声咆哮道:"阉人,你胡说八道什么?江大将军忠心为国,岂是你这等废物能够妄加评议的?"郭子仪双目一瞪,身上杀机大盛,吓得李辅国连连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没一跟头栽倒在地。他畏缩的看着李亨,巴不得李亨能给他一点儿力量和勇气,让他能够面对郭子仪的威慑。

    奈何李亨对于郭子仪也有一点儿本能的畏惧,这是望月宗心法天生相克的缘故。郭子仪的属性是土。李亨的属性是雷电,五行之中,戊土之力是雷电唯一不能应付的力量。相反戊土之气旺盛的所在,雷霆之力甚至会被抵消乃至破灭,故而修炼了望月宗各种不同属性法门的人中,李亨对郭子仪最为畏惧,对刑天倻最为无视??水性箭气在他雷霆箭气之下,只是一个笑话,反而会成为雷霆最好的传导介质。这等先天的相生相克极其的微妙,李亨自己都还弄不清其中的玄虚,只是知道自己身为皇帝,却暗自害怕自己的臣子,这是让他的面上很难看的事情。

    皱了下眉头,李亨朝李辅国踢了一脚,怒斥道:"朕和诸位爱卿商议国事,你给朕滚开一边去。"李辅国低下头,目光极其怨毒的退后了几步。李亨这才朝郭子仪笑道:"朕自然不会怀疑大将军的忠诚,只是,朕替他担心呀?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大将军为什么一点音讯都没有传回来呢?"李亨转向了身边那几个道门派来保护他的道人,长叹道:"不知几位仙长可否知晓江国公的下落?"

    郭子仪、刑天倻狐疑的看向了那几个道人。几个道人相互看了看,一名中年道人沉声道:"陛下,贫道师兄弟并不知道江国公的下落。只是师门飞剑传书说,我道门援兵按照事先约定的计划进攻时,不幸受到魔门主力的拦截,一番血战后,我道门损失了两千多名同门,这才击退了魔门妖人。等得我们赶去陈涛斜一带,却发现战事已经结束,只有叛军大队在打扫战场,我道门中人不能出手对付凡人,故而只能打道回崂山上清宫。"顿了顿,这道人面露欣喜的说道:"只是,我道门对长安的突袭极其顺利,长安城中千多妖人被屠戮一空,就连妖人的头目自称魔帅青华的也被三位祖师联手以神器击碎了肉身逃遁,陛下若要收复长安,正是时候。"

    "这,这,有这等好消息?诸位仙长为何不早说出来?"李亨诧异的看着几个老道,不由得问他们。

    几个老道无奈的看着李亨,那中年道人苦笑道:"陛下可有给贫道师兄弟说话的机会?"叹息了一声,这道人扭头看了一眼郭子仪,叹息道:"以本门长辈的看法,怕是望月宗江宗主已经是。。。诶,若非他被魔门妖人击杀,房相的数万兵马,又怎会败得如此之快?"

    一声闷响,郭子仪脚下的方砖已经变成粉碎,整个房间都下陷了一尺多深。李亨面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郭卿家暂且不要焦急,江大将军,他可不是福薄命薄之人,一切都等江大将军返回就知道详细端倪。如今最为紧要的事情就是,我们从何处再调集兵马,趁势收复长安。如此大好机会,若是一旦放过,等得那些魔门妖人反应过来,岂不是又凭空增加了变数?"

    那中年道人插话道:"陛下尽管放心调兵遣将,贫道师长有法旨,说那魔门已经亏耗了元气,再也无法兴风作浪。有我道门镇压魔门,陛下尽管发动大军收复两京,没有了魔门妖人支持,那大燕国的叛逆不成气候,自然不是煌煌王师的对手。"

    兵马,现在重要的就是调集兵马。房涫大败,使得李亨手下刚刚成气候的军队大伤元气,如今就算是固守几个关卡都有心无力,何论去收复两京?李亨一时间变得愁眉苦脸的,犯愁到底从哪里才能调集兵马。一旁郭子仪、刑天倻恼怒李亨他们对江鱼若有若无的偏见和怀疑,两人根本不发一言,不肯为李亨出主意。李亨低头思忖了半天,这才突然欣喜的抬头笑道:"朕有主意了,听闻最近那突厥王庭压迫得附近的部族几乎活不下去,只有回鹘部还有余力和突厥王庭对抗。那回鹘和我大唐关系一向不差,不如,郭卿家,你去回鹘借兵罢!"

    向外族借兵平定国内叛乱?郭子仪、刑天倻同时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李辅国却已经在旁边大声笑道:"陛下圣明,这果然是好主意。那回鹘蛮子一辈子也没见过什么东西,陛下随便许诺他们一点好处,他们就会为陛下卖命。陛下要的只是土地和百姓,那些身外的浮财。就许给了这些蛮夷之人,又怎么样呢?"几个道人可有可无的点点头,他们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郭子仪、刑天倻虽然觉得事情大有不妥,但是李亨已经作出了决定,他们又能怎样?只能是躬身领旨。

    久久不见回去面见李亨的江鱼,却是陪同宁散客一行秉天盟的高手到了昆仑山中。

    数月不见,这被三教一盟的争斗打得到处坑坑洼洼满目疮痍的昆仑山,已经自愈了不少。那些随处可见的大窟窿不见了,山体又恢复了那肃穆庄严的完整气概,山上山下都有一片片矮矮的绿色出现,却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出的树种,在那山体内散发出的浓郁灵气滋润下,已经开始发芽生长。长势最好的一片山林,已经变得有丈许高下,树下除了瑶草盈盈,竟然还能看到一块块灵芝等珍奇药物,也不知道这些种子是从何处飘来。山下大湖中那些水怪的尸体已经消失无踪,一条条小巧的游鱼取代了当日水怪的地盘,正在水中轻盈的游动。而那湖泊下面,一块块灵石、仙石又因为极度浓郁的灵气而凝聚出来,密密麻麻的灵石仙石那湖底铺了一层,只是时日尚短,这些灵石仙石的品质都还很差。

    众人正在欣赏这不可思议的奇景时,一群红头翠羽的鸟儿好似一片闪耀的云彩,'噗啦啦'的从众人身边飞过。江鱼的老熟人三黄仙人呆呆的指着那群飞鸟,惊呼道:"这,这,当日一战,被那魔门血煞一扑,鸟雀都死了个精光,这些鸟却是从那里生出来的?难不成当日还有鸟蛋残留?可就算鸟巢中有鸟蛋,那树都被我们拔了个精光,哪里还可能有鸟巢?"

    咳嗽一声,制止了三黄仙人的大惊小怪,宁散客微笑道:"这里是昆仑山,乃是上古神人的居所,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什么不能解释的?昆仑乃是传说中的大地灵根,我们凡间修道之人的手段,怎能让它这么轻松的灭绝生机?"

    玄八龟的声音在江鱼心头响起:"这小道人却也有点见识,昆仑山,怎可能真正被他们掠夺干净?如今的昆仑山自成一界,哪怕是被打得支离破碎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也能恢复成原样。哼哼,少见多怪,没见过大场面的蠢才!"叹息了一声,玄八龟这才向江鱼诉苦道:"你可算是从那该死的封印中出来啦,这二十几年来,为了维持你的肉身不被彻底的炼化。我老龟辛辛苦苦给你提供了多少本命元气?幸好你我如今一体,否则老龟我可就真的亏大啦。唔,你们来昆仑做什么?莫非你们还想进去娘娘的寝宫劫掠一番么?那是找死哩???"

    江鱼不慌不忙的跟着宁散客一行人走向西王母的寝宫,同时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知了玄八龟。却是当日三教一盟在昆仑山打斗,道门想要将天地炉都搬走,哪知道他们刚刚动手,天工殿中禁制发作,施展禁制搬运天地炉的道人死伤了数百人,那天地炉也在一片火光中消失不见。事后任凭他们如何寻找,都找不到天地炉这座神奇之炉的蛛丝马迹。而宁散客此时必须用到这天地炉,他知道江鱼是第一个进入天工殿的人,并且还用它炼制过法宝,若是说谁还能重新将天地炉找出来,也只有江鱼才有那个可能。故而宁散客这才找到了江鱼!

    站在天工殿宽敞的殿堂内,宁散客指着身上的天刑雷具苦笑道:"二弟,你可不要笑话为兄,这一套神器威力极大,却不听为兄的使唤。一套神器分成四件封印在崆峒山下的地穴中,结果神器有灵,四件神器分别产生了自己的器灵,以致于一套神器成了四件单独的物事,威力和灵性起码削弱了一半。"仰天叹息一声,宁散客摇头道:"这一套神器足以吓死不谙实情的外人,却只有为兄自己知道其中的苦楚,以为兄的实力,也只能全力挥出十八击就全身乏力,更是只能发挥出他半成的威力呀!"

    在殿内游走了一阵,江鱼扫视着地上的火穴,点头道:"大哥说得极是,以天地炉将这四件神器的器灵重新凝练成一个,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唔,上次我破封而出,见这天工殿中空荡荡的,以为一切物事都被搬走了,原来天地炉却没被抢走。"他很坦白的承认道:"大哥,我在这里的确得到了一段神诀的传承,却是用来破开各种禁制的,也不知道,这灵诀是否有用啊。"

    双手挽定灵诀,江鱼长吸了一口气,朝满脸紧张的宁散客点头微笑了笑,将一记记灵诀漫无目的的朝天工殿四处打了出去。一道道灵光打着转儿在天工殿内飞舞盘旋,渐渐的汇聚成了一道明亮的由无数灵文组成的光柱。江鱼知道宁散客对这次的事情无比的看重,因为秉天盟的实力有限,秉天盟只有凭借他手上的这一套儿神器去和别的三教争斗。如今一套神器分出了四个器灵,以致于神器的灵效大减,他只能发挥出半成的威力,根本无力和其他三教对抗;但是一旦天地炉真的能够让一套四件神器中四个分别生出的器灵汇聚为一,宁散客起码能发挥出这件神器两成的威力,比起如今的杀伤力就是提高了足足四倍!

    可怜秉天盟和望月宗一样,空得了无数的天材地宝,却没有炼器高手能够将这些天材地宝的作用完全发挥出来。一气仙宗起码还炼制出了三件神器级别的法宝,而秉天盟呢?炼制出的仙器都少得可怜。想到这里,江鱼更加不愿这次昆仑之行空手回转,他一边掐动灵诀,一边向潜伏在他身上玄八龟提问,如何才能将那天地炉重新招出来。

    睡意朦胧的玄八龟不耐烦的回答道:"将那灵诀打入每一处火眼中,就能让天地炉重现。诶,还以为你们返回昆仑做什么,还当你们胆子大到去劫掠娘娘的寝宫哩。没有大事,不要叫我,再过一个月,我就能。。。就能补足元气重新出来了。。。呼,呼!"

    得到玄八龟的指点,江鱼一声清叱,手指头一点,那一根由无数灵文组成的光柱突然碎裂,化为一道道灵光注入了地上的火眼中。天工殿突然一阵颤抖,一道通红的火柱自那地下冒了出来,一丝丝精光从那火柱核心处射出,天地炉那硕大的身躯渐渐显形,最终将那地面砸得微微一个颤抖,出现在众人面前。江鱼得意的笑起来,他朝宁散客拱手道:"大哥,幸不辱命。赶快将天刑雷具放入炉中祭炼,我等却没那么多时间拖延哩。"江鱼猛的一拍脑袋,大叫自己疏忽大意了,应该先给郭子仪他们传个平安无事的消息才是,可是怎么就兴冲冲的只顾着陪宁散客来昆仑了呢?大意啊大意,不过,幸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过得几天自己及早赶回去就是。

    宁散客则是站在天地炉前,很是凝重的抚摸了一下身上的四件神器,他沉声道:"这将器灵熔炼为一的法门,贫道也只有三成的把握。呵呵呵,赌一手罢,与其穿在身上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它,不如毁掉它来得痛快。"

    宁散客的确是一个果断果毅的人,他也不多做犹豫,印诀一指,四件神器立刻化为四道电光冲进了天地炉。天地炉好似得到了某些感应,炉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迸射出万丈光芒。宁散客同时呵斥道:"牺牲八百盟友,方才夺来的三粒'凝神石',去罢!"他手指一弹,三粒通体透明近乎虚影的神石被他投入天地炉中,天地炉发出一声长吟,无边火光升起,那三粒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凝神石在一瞬间就被融为一缕清亮无比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四件神器的外表。

    四件神器同时震动起来,四条朦胧的人影自那道袍、云靴、道官、天刑锤上冒出,四条人影同时发出一声含糊的好似小孩子学成人说话的模糊声音,随后拳脚交错的拼在了一起。就在四条人影堪堪接触的时候,天地炉中突然一阵响亮,一道道金光自那炉内'嗖嗖'的飞出,绕着那四条人影一阵急速的盘旋,将那四条人影强行压缩成了一条金光灿烂的身影。

    那金色的身影身上释放出比宁散客更加磅礴百倍的法力气息,他那没有五官的金色面门上应该是眸子的地方突然射出两道冰冷的金光,死死的盯住了宁散客。宁散客好似被毒蛇盯住的蛤蟆一样猛的哆嗦了一下,江鱼在旁边焦急的吼叫道:"心血启灵,大哥,你在等什么?"看到宁散客那呆呆愣愣的模样,江鱼不由得一狠心,一道箭气射出,'哧啦'一声在宁散客的臀部上划出了深深的一道血痕。

    宁散客疼得一声闷哼,他突然醒悟过来,一口咬碎舌尖,一点心血喷出,准确的溅在了那金色身影的眉心位置。那金色身影身上雷光大盛,突然化为一道流光注入那四件神器。天地炉一阵轰鸣,炉口处吐出一道七彩云霞,四件神器喷薄而出,化为一道电光投在宁散客的身上。宁散客'哈哈'一笑,已经穿戴上那天刑雷具一套四件神器。和江鱼刚开始所见时这套神器放出四种不同色泽的电光不一样的是,如今这四件神器上一水儿翻滚着淡淡的紫色雷光,那雷光不断的从这一件神器涌入另外一件神器,浑然一体,确确实实恢复了他一套神器的本来面目。

    江鱼同样放声大笑,他朝宁散客拱手道:"恭喜大哥,神器大成,日后秉天盟在这中原,定有一席之地了。"

    宁散客'呵呵'大笑,用力的点头,朝江鱼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他身体一抖,那金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好似生人一样在天工殿内游走不定。宁散客得意道:"这才是真正的器灵所应有的面目,神器成灵,器灵修炼成真人一般,这器灵就拥有相当于上界金仙的修为!哈哈哈哈!有了这一套神器,天下大可去得。"

    话音刚落,天工殿外突然传来尖锐的啸声:"哪个不知道死活的小辈在这里胡说八道?给本尊滚出来受死!"

    江鱼、宁散客同时一愣,这不是青华的声音么?♂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