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雷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此时日头渐向西斜,茫茫山川千里,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红光里。【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众人脚下那一片片山林内一片片鸟雀惊恐的飞起,在空中仓皇的盘旋几遭后朝四周胡乱飞去;无数的山兽在树丛中急速穿行,扰得那山林一片嘈杂,渐渐的这些响动越来越远,这山林变得安静了。让人非常难受的死寂笼罩了这片山地,这片空间内,风不吹,水不流,树叶都不招展一下,好似一切已经失去了生机。几只跑得稍慢的幼兽蜷缩在树根下不敢动弹,那微微哆嗦的身体摩擦地面和树皮所发出的声响,在众人耳中反而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青华率领的两千许魔修分踏九团乌云,在虚空中按照八卦九宫的方位排成了一个古怪扭曲的阵势,那阵势乾坤颠倒,上下不分,却有一层层阴森冰寒的杀气隐隐透出,那阵内更是血雾飘荡,无数的魔怪头像在这些魔修身后若隐若现,一个个张牙舞爪口吐血光绿光,看起来好不狰狞恐怖。更有几个乾达婆道的魔修混在里面,他们手持各色长幡小旗一通胡乱招展,一缕缕狠暧昧的粉色雾气在那大阵中隐隐盘旋,时而有无数裸体飞天仙女娇笑着自那粉色雾气中飞升而起,身上披挂的彩带凌空飞舞洒下一片片淡金色透明花瓣。而在这些裸体飞天之中,则混杂了几头形容丑陋的上古怪兽在那里磨牙咧嘴,做出各种可怖的表情。

    青华悬浮在这颠倒九宫阵外,面颊骨还有点扭曲的她露出得意的表情:"嘻嘻,就凭你们这些不入流的小道人,也想要对付本尊率领的魔道精英?嘻嘻,真是有趣。孩儿们,招域外天魔分身附体,让这群不知道死活趁火打劫的散修见识见识我魔道的无上神通。"一声令下,两千多名魔修同时呐喊一声,纷纷念诵魔咒撕开那无形虚空,从那虚空中坠下一道道暗淡的黑色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准确的附着在一个魔修的身上,这些魔修的身体立刻扭曲变化,变得有三丈到五丈高下,关节上长出了长长的尖锐的骨刺,肌肉上覆盖了一层厚重的骨甲。那膨胀的肌肉撑得他们的魔甲都发出'嘎嘎'的声响,好似不堪重负要被撑炸一般。随着他们的体形同时膨胀的,是他们身上的魔元气息,比以前强大了起码十倍的魔元气息。这些魔修中实力最弱的窥虚期高手一举提升为破虚巅峰的修为,破虚期的魔修则接近了地魔的水准,而那几个地魔,则是一举达到了天魔的境界。

    不过很明显,这天魔附体之术对这些魔修有着极大的负荷,那些修为低的魔修也就罢了,那几个地魔招来的天魔分身都是修为极高的那种存在,他们的身体膨胀到五丈高下,肉身却快要承受不住体内狂涨的魔元,皮肤上不断的爆出一条条血泉,一丝丝肌肉不断的迸裂瓦解随后又在一片黑红色光芒中自动愈合。肉体不断的重伤、愈合比起世上最惨痛的刑罚还要来得厉害百倍,几个地魔疼得仰天'嗷嗷'怪叫,眼里不仅闪动着血光,眼角处已经流淌下血泪,却是他们眼珠上的血管都因为剧痛而迸裂了。

    最是雍容优雅的是几个乾达婆道的魔修,他们不管男女,招来的都是一道道粉色的光影。光影入体,他们的身形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皮肤益发的娇嫩细致,眸子里的秋波益发的水色荡漾,几个女修的胸脯大了一圈、臀部更是挺起了不少、腰肢却是细了一握长了数寸,盈盈摆摆,无边的骚媚气让那些虚空中不断飞升飘舞的飞天虚像都带上了一层邪恶的淫猥气息。他们的怪兽护法,也好似吃了春药一样'嗷嗷'的仰天长啸。不知从哪里注入了一股力量,它们的身体也急速的膨胀起来,江鱼甚至看到一头三角避水通花犀的身躯膨胀到了百丈高下,随后这些怪兽护法同时崩解化为一道粉红色的光芒,投在了他们主人的身上。

    和刚才江鱼所见的那女修和那两尾狐狸的合体一般,这些怪兽护法所化的粉红光芒一接触自己的主人,他们的主人立刻发出凄惨的尖叫。原本一个个帅男美女瞬息间变得体形扭曲狰狞,脸上也出现了明显的野兽特征,那头三角避水通花犀的主人,一个娇滴滴很是美丽的女修甚至在额头上长出了一根长有三尺的犀角,犀角上盈盈闪动着黑红色的光芒,好似随时都能作出惊天一击。

    青华得意的笑了,她很热络的朝四周白云上、剑光中的散修们抛着媚眼。掐着兰花指,扭动着那六七尺粗的'柳腰',跨下一根狼闶物事不雅的上下甩动着,青华笑盈盈的朝那散修队伍最前面的几个老道抛了个媚眼打了个飞吻,笑嘻嘻的说道:"几位小牛鼻子,嘻嘻,你们有那么狠的心肠对付本尊么?哎哟,就算你们狠得下心来辣手摧花,你们也要有那本事有那能耐才行呀?看看我的这帮孩儿们招来了域外天魔附身,你们想要收拾他们,可要死伤多少人才够呢?"媚眼一个接着一个,飞吻一个连着一个,青华放肆嚣张的扭动着身躯,看她的那模样,是想要在众人面前跳一只舞蹈以宣泄她心中的快意。

    可惜的是,她再一次忘记了她如今的身体是强行抢来的一具丑得可怕的男人身躯。她不卖弄风骚还好,那些散修还有心思和她好好的谈谈力争双方今日最好不要交手,可是她这么一扭腰,一挺臀,一抖胸,最前面的几个散修可就受不住啦,道心几乎崩溃的他们随手一放,几道奇门天雷凝聚成古怪的刀枪剑戟的模样,'嗤嗤'有声的带着七彩光芒朝青华当头落下。青华双手一拍,随手将那几道雷霆握在手中,面色突然变得极其愠怒的她大声喝道:"不知死活,孩儿们,给我杀!就算今日你等身死,魔尊驾前也能有你们一个位置!杀!"

    天地间滚滚闷雷声响朝四周扩散,青华捏在手中的几道雷霆突然炸开,炸得她的手掌一阵的血肉模糊,一条深深的裂痕从她虎口一直撕裂到手肘处,疼得青华猛的尖叫了一声。她惊讶无比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伤口,再抬头看了看那几个道人,她突然怒道:"这不是你们修道界的手法,这是天庭雷电司的上府劫雷法,你们怎么学会的这等雷法?你们,又怎么能施展这雷法?"

    一声长笑,刚才发话邀请江鱼和他联手对付青华的宁散客自那散修队伍中急速飞出。剑眉星目气度神异的宁散客身披一件紫蓝色闪动着无数雷光的八卦道袍,脚踏一双赫然就是一团雷光看不清形体的云靴,头顶那尺半长的道冠更是通体雷光隐隐。他手上持有的那件柄有七尺二寸长,锤头却只不过饭碗大小,不断射出一道道紫色雷光的大锤,赫然就是让江鱼和青华感觉到极大威胁和不安的那股气息的来源。

    "这是。。。这是天庭雷电司之天刑官擎雷真君的'震雷冠'、'劫雷袍'、'电翼靴',以及他那柄'天刑锤'。这,这,这是一套四件神器,你,你从哪里得来的?"青华看到这宁散客身上的这几件闪动着无边雷光的物事,眼珠都差点没跳了出来。她尖声怒道:"这一套'天刑雷具'居然到了你手里,那,那擎雷真君的'三三天引雷诀'也到了你手中不成?没错,刚才那几个小杂毛用的,就是上府劫雷法!"青华的脸上很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惊骇和畏惧,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一对大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那柄天刑锤。

    "呵呵呵,魔头果然好见识!你一女身,却夺了男子的身躯,你好不知道羞耻!"宁散客微笑点头拈动颌下那根根透风的长须,很礼貌的朝江鱼点头致意,他长笑道:"'天刑雷具',为甚不能在贫道手中?这是贫道的缘法,也是你这一干妖魔的劫数!七日前崆峒山一座仙府开辟,贫道冒着千险九死一生于那万丈地穴中得到这一套儿神器,正要用来对付你这一干妖魔。"

    江鱼心头一动,他沉声道:"宁大盟主,你今日招呼我,却是有何贵干?"

    宁散客大锤朝青华一指,长声道:"江宗主,你我且先联手废了这妖魔,再来详谈如何?总之是一件对你对我都有极大益处的好事。贫道以天刑锤和这魔头决一死战,江宗主于外戒备不要让这魔头远遁,今日我等降妖除魔,匡正天下正道,这是无上的功果,不知江宗主意下如何?"宁散客一番话说得正气盎然,他头顶上更是显出三朵金莲,金莲上又有一道儿清气冒起托着一团儿紫巍巍亮晶晶的雷光,显然他不仅仅是得了一套四件神器,更是连自身的功法都得到了好处,起码江鱼就没听说过有谁的元神修炼出来后,会是这么一团儿游动不定的雷光,显然这奇妙的元神,自然有他独特的效用。

    瞬息间琢磨了一下和秉天盟交好的好处和坏处,江鱼眉头正一皱时,那宁散客却已经看出了他心中的犹豫。在那里大声叫道:"江宗主明鉴,当年长安城围攻你捕风营一事,我秉天盟属下可没有一个盟友前往。那些围攻捕风营的散修,都是一干居无定所的真正散修道人,和我秉天盟可万万没有任何干系。我秉天盟愿和望月宗结成万世血盟,不知江宗主意下如何?"

    一声尖锐的长嘶,天上突然一阵昏黑,平地里一股带着浓烈血腥味的狂风吹起,天空血云翻滚,地上血海沸腾,这天地已经被青华用无边魔功转化为血池地狱。身体上血光四射的青华厉声尖叫道:"不用多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哼哼,宁散客么?你这小牛鼻子仗着四件神器就敢在本尊面前耀武扬威。今日让你知道死字是如何书写的。"青华双手一扬,那地上的血池中突然冒出了数百个身高千丈通体血红的阿修罗魔怪,这些魔怪一个个通体血水翻滚,一团团血浆从他们身上落入那血池,溅起高高的浪花。一干魔怪仰天怒斥诅咒了一番,双目中同时燃起那暴虐的杀气,双手一抬,无数团淤血结成的血块颤抖着,带着血块上一根根青紫色的好似血管一般的物事朝宁散客轰了过去。

    "地府血煞,好狠毒的贼子!"宁散客冷冷一笑,对于这些专门能够污染修道人的元神,败坏修道人道体的血煞团他却是纯然不在意。只见他右手天刑锤上一团电光闪动,满天里数以万计水缸粗细靛青色的猛雷轰然劈下,这些带着九天正气的雷霆最是能克制这等血煞邪魔的力量,一通乱震轰得那些血块尽数化为轻烟飘散,数百个魔怪被轰得灰飞烟灭,那些雷霆依然是气焰汹汹的朝青华当头落下。正在挥动双手施展魔功禁制的青华一个威力极大的魔咒还没来得及放出,那天雷已经轰到了头顶,砸得她刚刚修复八九成的肉身上又是一阵骨肉焦裂,黑色的血水泉水一样从她身上喷了出来。青华疼得一声惨叫,那魔咒却又恰好反噬,众人清楚的看到一个刚刚在她身后成形的魔神虚像狠狠的张开大嘴咬在了她的脖子上,青华一通疯狂的诅咒谩骂,身体一闪,想要脱离那雷电的覆盖范围。

    '飕',一道疾风掠过,青华的身上突然破开了一个透明的小窟窿,手持木弓的江鱼好整以暇的悬浮在十几里外一处云团上。笑吟吟的看着被雷电打得不成人形的青华。他大声笑道:"青华魔帅留步,宁大盟主亲自和您交手了,您不留下几手得意的魔功异诀,岂不是让宁大盟主失望么?可不要逃,我神弓在手,您逃得绝对没有我的箭光快。您如今身上没有魔甲,手上没有魔兵,依你的肉身,如何受得起我的箭光?"

    江鱼很无赖的笑着,青华气得浑身发抖,她刚刚运转魔功将那一处透明的窟窿修补好,头顶一阵恶风传来,宁散客已经自那道冠上放出一片朦胧的蓝色电光,团身朝她一锤轰了下来。那电光环绕宁散客周身,下方数千阿修罗魔怪用尽了力气砸出无数的污秽血块和恶毒魔咒,却一碰到那电光就化为乌有,宁散客大可以肆无忌惮的追杀青华。青华气极败坏的施展身形在空中绕了几圈,可是她惊骇的发现,宁散客飞行的速度比她快了何止十倍?不管她飞去哪里,宁散客总能轻而易举的拦在她面前,将那天刑锤轰向她的脑门,青华气极败坏的一通乱吼,目光盯着那宁散客脚下闪动着刺目电光的云靴,眼睛里嫉妒得差点没流出血来。

    "呵呵呵呵!"宁散客打得兴起,他手上天刑锤放出了十几团有百丈方圆的半透明紫色雷光满天里乱转,不断的轰向青华。这些雷光体积极大,飞行的速度更是就连江鱼的箭光都比不上,青华被那电光连连轰在身上。身上皮肉一阵儿'噼噼啪啪'的响处,一块块肌肉就此被电成焦炭,化为飞灰。青华疼得'嗷嗷'惨叫,她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你们这群蠢货,还不快来救助本尊?只要给本尊一盏茶时间,本尊施展阿修罗血杀魔功,就能将这一干废物统统杀死!"青华身上的魔元疯狂鼓荡,身体外一圈圈黑色的波纹震得四周的空间一阵儿颤抖,声势好不骇人。以她的修为,天下谁能制她?奈何她硬是碰上了这一套儿四件的天刑雷具,却正好是她的对头克星,打得她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若是原本的魔帅青华,若是她本人的肉身在此,若是她的那几件运用纯熟的魔器在身边。她哪里会畏惧宁散客?宁散客也最多能发挥出这套天刑雷具的半成威力,根本对青华造成不了任何威胁。可是如今她的肉身是强夺来的,几件魔器还在阿修罗魔域她的元体身边,甚至就连她真灵降临人间的时候带来的魔元也不过是她本体修为的千百分之一罢了。故而她只能无比恼怒的忍受宁散客对她的欺凌。她张开大嘴对那宁散客就是一通诅咒,恶毒的诅咒从宁散客的十八代祖先一直诅咒到了他三十六代子孙晚辈。宁散客只是充耳不闻,手上天刑锤更是放出了一道道数千丈长匹练一般飘逸的弧形电光,将那方圆数里的天空覆盖的结结实实,青华的身体不断被那雷光撞击,更是将她打得遍体鳞伤。

    '哧啦'一声,一道锐利无比的雷霆箭气混在那满天的电光中突然射到了青华面前。青华一时不查,被那箭气射穿了她的喉咙,将她大半个脖子炸成粉碎。这一下可好,青华就连骂人都骂不出了,她只能气极败坏的暗暗拈动魔咒。在空中徒劳的躲避那一道道电光的侵袭。宁散客大喜,他奋起全部力量连续挥动三十六次天刑锤,从那天刑锤上射出了一百零八道电光将青华直轰得坠入那血池,同时大声吼道:"江宗主神射!正是如此处理,万万不能让这魔修逃出生天去,否则日后定成大患!"他长喝一声,那大锤上突然一道强光闪过,方圆百里内的一应天地灵气都被那天刑锤强行转化为雷霆之力,这百里内的空间已经形成一雷霆领域,宁散客双手握住天刑锤狠狠的朝下方一挥,一团里许方圆大小的蓝色电光'呜'的一声笔直的朝青华被打落的方向坠了下去。

    于此同时,江鱼也是奋起全部力量,木弓上金光流转,气势一点儿不弱于那天刑锤。一道长有近千丈的箭气被江鱼一声怒斥笔直的轰向了青华坠入的血海方位,那箭光的速度甚至比那雷光还要快了几分。那覆盖了数十里方圆的血池突然一阵血浪翻滚,数千个阿修罗魔怪同时惨叫一声化为滚滚血泉注入那血池中。一道血浪冲天而起,肉身恢复完全的青华背后生出了一对血色肉翼,双手上长出了尺许长锋利无比的黑色指甲,眼眸中射出一缕缕血红色火焰,好似那真正的天魔降临一般傲然冲天而起。施展秘法暂时性借助那血池的威能提升了自己十倍力量的青华刚刚得意无比的冲天飞起,那箭气和电光就突然轰在了她的身上。

    "啊呀!"一声愤怒欲狂的惨叫,那箭气命中青华的腰身,将她下体轰成了粉碎,一应身体碎片瞬间气化,那道箭气不散,笔直的掠过青华的身躯,还射穿了数十名正在那里苦苦支撑的魔修,这才慢慢消散。而那雷光也是'嗤啦啦???砰'的一声轰鸣,将青华的上半身炸成了粉碎,一团团残碎的肉体碎片带着滚滚黑烟飞散,青华的身躯就恰好留下了一个头颅还算完整。愤怒同时也畏惧到了极点的青华怒声呵斥道:"宁散客!江鱼!我以我之肉躯诅咒尔等,魂飞魄散!"

    借助崩解的肉身,青华发出了最为恶毒的魔咒。江鱼的身体一抖,好似有无穷的巨力要将他的身体撕裂一般。幸好他的肉身极度结实,这等错觉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就恢复了正常,却也让江鱼眼前一阵头昏眼花,差点没栽倒在地。宁散客也是闷哼一声,被青华这诅咒轰得七窍中喷出了急促的黑血,好歹没晕过去。幸好那电光隐隐的道袍上一圈明亮的雷光闪了出来,从宁散客的身上震碎了一道黑气,宁散客这才在空中站稳了云步。青华那唯一保留完好的头颅气呼呼的看着自己以肉身发动的魔咒居然没有伤害到二人,不由得气恼的仰天嚎叫了一声。她狠下心来一口咬碎了自己的舌头喷出,那一团血光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满脸茫然的魔修,她的那头颅却已经在同样一团血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刚刚显出身形的魔修还弄不清怎么回事,一道箭气、一团雷光同时落下,将他搅成了粉碎。宁散客、江鱼同时跺足恼怒道:"好诡秘莫测的魔功,又是这李代桃僵的换形之术!"眼见青华逃脱已经不可能追她回来,两人相视而笑,同时将目光投向了那两千多魔修和秉天盟散修的对站中去。此时,散修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魔修们只是依仗着暴涨的修为在那里苦苦支撑,却哪里还有刚才的凶悍模样?

    江鱼、宁散客搏杀青华之时,秉天盟的近万道修,从最强的地仙、散仙级的修士一直到最弱的不过金丹期的修士,已经团团围上了那两千多魔修。这些散修动作极快的布成了古怪的阵形,自下而上足足摆成了三十三道浑圆的圆形大阵。将那魔修的颠倒九宫阵圈在了正中间。这三十三道圆形大阵组成一个巨大的圆锥形状,圆锥最下方的人最多,足足有千多人组成了那一圆圈,而最上方的那一个圆圈人最少,只有三名地仙、七名散仙级别的修士组成了一个圆形。而每一个圆形的正中,都以一枚闪烁着电光的玉符悬浮在那里,这些玉符正好成一条直线,悬浮在那一干魔修的正上方。

    魔修们知晓道门各种奇形阵法的厉害,他们正要冲突出去和这干散修近身一搏,最下方的那一千多名金丹期的散修已经同时叫嚷道:"天雷动,太皇黄曾天清雷,劫雷动!"他们身上同时卷起一道细细的雷光,这些雷光速度极快的一层层翻卷着朝上方一道道范围越来越小的圆形阵势蔓延,整个由近万散修组成的圆锥体上一阵阵的雷光大盛,最终这些雷光都在万分之一个弹指的极短时间内汇聚在了最上方的那一枚玉符上。'轰隆隆',晴天里一道霹雳响起,那玉符上射下了一道极细的蓝色电光,准确的注入了下方的那一道玉符。下面那一道玉符同时一震,一声更加响亮的雷霆声突然炸起,一道粗了大概十倍足有的雷光向下注入了一道玉符,这样一道道的玉符注入下去,等得最后第三十三声雷霆响起,那刚开始不过头发丝粗细的雷霆已经变得有数里方圆,好似一座大山重重的轰在了这些魔修的头上。

    沉重如山的压力,加上那猛烈的电流以及和一干魔修正好相克的破魔正气,这一道电光就轰得那些实力最弱的,招来天魔附体后都只有破虚境界的魔修身体一阵摇晃,身上灵器级别的魔甲纷纷碎裂,肉体上被电流撕开了一道道可怕的焦糊的伤口,十几个修为最差的魔修直接在那电光中被化为乌有,原地只有他们突然闪亮的身形在众人眼里留下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残影。那些修为暴涨到地仙、天仙水准的魔修一声怒斥,正要冲上去破坏这古怪的阵法,那第二层的散修已经同时掐诀喝道:"天雷震,太明玉完天清雷,劫雷震!"

    和刚才规模相当,但是威力起码增大了三倍的一道雷霆自天而落,一干刚刚冲起来数百丈高的魔修只能勉强发出一声闷哼,身体已经在那极强烈的电光中被炸回了原位,甚至还更加向下落了十几丈,这一击,让近百名魔修失去了生命。一干魔修还没有调整好体内紊乱的气血,第三道清明何童天雷已经悄然落下。这一击。让四百多名魔修化为乌有。随后是第四道玄胎平育天雷、第五道元明文举天雷。。。一道道威力宏大的天雷不断落下,四周的空气都已经被化为乌有,魔修们所在的那一片儿虚空已经化为一片紫蓝接近漆黑的破损空间,天雷,依然在落下。

    等得青华逃遁,江鱼、宁散客联手斩杀了那倒霉的替死鬼时,这个圆锥形的大阵已经变得是蓝汪汪的一片透明,所有散修体内都积蓄了份额可怕的雷霆之力,每个人都从毛孔内朝外面冒出熠熠的蓝光,看起来好生诡异。大阵,也已经运转到了第十九重天的威力,同时似乎也是这些散修所能承受的最强力量。包括那最上方做阵眼的几个地仙和散仙,都已经是浑身颤抖,只能是勉强拈动印诀,指挥着众人在那里维持阵法,发出这第十九道天雷。而下方的魔修,只有三名块头最大的魔修依仗着刚才爆出杀手吞噬了十几名同门功力瞬息间暴涨了一大截的缘故,还在那里死死的支撑着,只是他们身上极品仙器级的铠甲已经化为乌有,身上厚厚的肌肉已经变成焦炭勉强贴在了发黑的骨骼上,三个人就是三具形状怪异的骷髅架子,带着浓浓的黑烟在那一道接一道电光中挣命。

    第十九道天雷终于极其缓慢的落下,最上方的那名魔修发出一声哀嚎,他在瞬间化为灰烬飘散。他身体上急匆匆的逃出一道黑气,那黑气划出一道虚空中的水波,想要逃回他本体所在的阿修罗魔域,可是那紫色的雷光死死的吸住了他,将他慢慢的卷入那厚重的雷霆中,慢慢的化为乌有。那天魔化身发出的鬼哭狼嚎般难听的声音传出了数百里外,也不知道吓坏了多少平民百姓。剩下两名魔修绝望的抬起手来,勉力在手上聚集了两个黑黝黝的光球,想要做那绝命一击。就在这时,魔头们自私自利的本性被揭示得淋漓尽致,两名正在努力催动的魔修突然很诡异的炸成了满天的血水,两人自爆所产生的气浪将那雷光微微的托住了一刹那的功夫,两道黑光急促的从那两团血水中飞出,钻进身边裂开的空间纹路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大善,此番歼灭魔门妖人两千,这也是我等之功德。"宁散客将那天刑锤夹在腋下,猛的拊掌大笑起来。那些布阵的散修同时大笑,一名地仙收起那三十三枚玉符恭敬的递给了宁散客,那大阵最下方几层的散修却已经累得双股战栗,只能勉强架着剑光落在地上,好似一摊烂泥般软在那里动弹不得了。就连那几个地仙、散仙以及数十名破虚期的高手,一个个也都是汗水打湿了衣衫,脸上疲惫的神情再也掩饰不住。宁散客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毕竟是天庭雷电司用来执行天刑的仙阵,威力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控制。这三十三枚阴雷仙苻还是仿造的劣等品,那威力和反震的力量已经是如此之大,真不知道那正品又是何等景象。"

    江鱼站在一旁连连摇头,他心中惊骇不定的看着宁散客,苦笑道:"如此大阵的威力,居然连天仙境界的魔修都能炼化成乌有,呵呵!"他心中实在是震惊到了极点,想必这布阵的法门连同那三十三枚玉符都是宁散客于那崆峒山的仙府中得到的,凡间哪里可能有这样强横的阵法?一气仙宗的阵法之道冠绝天下,甚至上古杀阵都能布置出来,可是他们拿来布阵的法器,比起这些玉符的威力,却是差得太远了。

    宁散客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和憧憬,他摇头叹息道:"不足,不足呀,这等威力已经降低了一个层次的'三三天引雷天刑大阵',我秉天盟居然最多只能发出十九雷,后面还有威力更大的十四雷根本无法承受哩。"他看着江鱼笑道:"这阵法的威力如此之大,却也是不奇怪的事情。这大阵按照贫道在那崆峒仙府中得到的秘笈记载,乃是天庭用来处置触犯天条的仙人的天刑之阵,就算是上古金仙被困入阵中,都能轰碎了顶上三花将其打入轮回,何况是凡间这些借助外力勉强提升到天仙境界的魔修?"

    江鱼连连点头,认可了宁散客的说法。他抬头朝长安城那边眺望了一阵,催促宁散客道:"宁盟主,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地方休息罢。这里距离长安路途却也不远,若是那青华去而复返,又或者是道门之人过啦参合一手,怕是。。。"他看了一眼那些疲累得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秉天盟散修,言下之意很明显了。他秉天盟上次在华山千兵洞横插了一手,差点没被道门、魔门联手给赶出去,如今他秉天盟的散修们战斗力削弱了起码七成,不管魔门也好、道门也罢,对秉天盟都会造成极大的威胁。

    宁散客点头称是,招呼一下盟下诸多散修,要他们赶紧调息了驾遁光离开此处。可是一干散修实在是已经精力枯涸,哪怕是补充气力的灵丹好似炒豆子一样吞进肚子里,却也起码要半个时辰才能恢复元气,一时半会的哪里动弹得了?宁散客不由的面色有点难看了,他回头看了看江鱼,苦笑道:"江宗主,不如,贫道着本盟长老三黄仙人领宗主去他五台山金狮崖奉茶,我安置好了盟中诸位道友,再去和宗主详谈,如何?"

    看到心情急促的宁散客,江鱼微微一笑,他双手挥出,方圆百里内的树林放出了浓浓的乙木灵气。一团团肉眼可见的青色灵气漂浮在散修们身周,顺着他们的毛孔渗入了他们的身体,只是一盏茶不到的功夫,所有散修体内枯耗的元气变得充盈无比,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起身来。这一手却不是什么神通法术,而是江鱼的天赋本能引发的奇迹。自然之心调动这些天地间的灵气,却不用什么咒语法术之类的手法,只要凭借本心而动,就足以生出无穷的妙用。

    宁散客朝江鱼赞叹了几句,命令盟下的散修尽快的返回各自的洞府,各处洞府的负责人一定要严密监视天下的动静,严防任何异常境况或者魔门的报复行径。一处处秉天盟洞府的散修头目躬身领诺,分别领了各自洞府中或者附近洞府的散修,架起剑光朝四周飞散。秉天盟这一散修门派,组织得却是如此的严密严格,让江鱼看了都不由得连连点头称赞,对于宁散客这名明显也是仗着丹药的力量强行冲到天仙修为的散修,提起了不小的兴趣。

    宁散客处置好了盟内的事情,这才微微一笑,朝江鱼拱手道:"江宗主,承你神通襄助,不如前往贫道潜修的丹霞山飞云洞一行?贫道正有一些事情,想要和宗主仔细的商量商量。"宁散客的态度恭敬,言语客气,同时神情中也是无比的诚挚,江鱼感受到他是真真正正的和自己达成盟友关系,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歹毒用意在里面,不由得欣然允诺。当下两人连同其他几个地仙、散仙架起遁光,飞速往东南方向飞去。一路上众人都是施展出自己全部的身法,宁散客更是将那一双电光缠绕的靴子发挥到了他所能激发的极限,可是遁光的速度比起江鱼还是隐隐慢了一等不止。等得众人在丹霞山上空停下遁光,一干落后了数百里的秉天盟高层都对江鱼这望月宗宗主是心服口服,宁散客更是心知江鱼没有放开他真正的速度,否则自己早就被丢在了老后面。

    丹霞山,以其山体色如渥丹,灿如明霞故而得名。山体雄奇险峻,到处是茂密丛林,小溪流水随处可见。而那红彤彤好似胭脂的山体时时于那清脆的山林和碧绿的溪水中凸显,由显得这一方山林绮丽异常。丹霞山中最为著名的地方乃是阳元山和阴元山,天生成就了男女外阴之像,乃是这方圆千里的一方水土灵脉所聚而成。飞云洞就在那阳元山、阴元山之间的一座青峰中,被宁散客用那仙家遁法掩盖,凡夫俗子于那山林中只能见到白云片片、雾气升腾,却哪里能找到那飞云洞的踪迹?♂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