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出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一看到这架势,江鱼就知道寝宫内住着的不会是安禄山,只可能是青华魔帅。(狂∫亻∫小∫說∫网)[wWω.♀xIao♀sHuo.♀Kr]饶他安禄山是如今大燕国的雄武皇帝,对于这些魔修、妖魔而言,他就是一条走狗,无非是魔修们推到前台糊弄天下百姓的傀儡而已,又怎么能有那权威让百多个魔修蹲在门口静候他?想到这里,江鱼不由得生出了无边的好奇,很不幸的夺去了一个其丑无比的男人肉体的青华,如今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模样?恰好远处有一道清风拂来,江鱼身体也融于这一道清风,避开了寝宫附近那密密麻麻数十万重神识组成的大网,堪堪的蜷缩在了寝宫一扇窗子外面的屋檐下。

    偷偷的从那屋檐下探出半个身体,一指头点碎了窗子上蒙着的绿纱,江鱼眯着眼睛窥向了寝宫。原本陈设华丽的寝宫如今早就变了模样,地上铺着一层层肥厚的皮毛,墙壁上的书画、地上的屏风、桌案上的笔砚等物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寝宫正中的地上,数十块白熊皮铺成了一个巨大的软榻,如今青华正身穿一身极其不合身的宫裙,'咿咿呜呜'的趴在熊皮上嚎啕大哭。她脸上的胡须早就刮得干干净净,那些肉疙瘩也不知道用什么秘法祛除干净,一张青绿色的丑脸倒是变得无比的光滑洁净。原本喉头上那高耸的喉结也被她不知道怎么弄平,原本粗有尺许的脖子硬是被魔功秘法变得和那二八女子一般细润纤长,奈何那脑袋却是如此巨大,好似白鹤一样的长脖子顶着一个水牛头,说不出的古怪难看。

    脸面上脖子上好容易稍微收拾了一下,可是那狼闶巨大的身躯,却是没有半点儿办法。大概是因为仅仅是真灵下界,这一身的魔功有许多的玄妙发挥不出来,过了三天,青华还是只能'穿着'这丑陋巨大的身躯。江鱼在窗外看着这么一条'大汉'好似一个小姑娘趴在床上'呜呜呜'的哭泣,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天灵盖直冲脚心,差点就一头栽在地上。他咬咬舌头让自己的神智稍微清醒了点,正犯愁是否要趁机一举偷袭杀了青华戮灭她的真灵呢,那趴在软榻上嚎啕大哭的青华突然'嗷嗷'的叫起来:"老天爷哦¦¦¦我如今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嘛¦¦¦呜呜¦¦¦可恶的大吡颅夺舍心咒啊¦¦¦哪个断子绝孙的王八蛋发明的这魔咒¦¦¦想要换个身躯或者换个模样都不成啊¦¦¦呜呜呜,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啊¦¦¦"

    这肉体本身的声音是那等的粗豪,却被青华捏着嗓子发出那'娇滴滴'的无比尖细的声音,不知道那站在寝宫内面色死绿的十几个宫女是什么感受,总之江鱼是浑身鸡皮疙瘩一片片的冒了出来,他心中那个难受啊,就不用提了。"也许,现在杀了她,对她也是一种慈悲?"江鱼歪着脑袋看着那不断哭泣的青华,眼里那两团混沌气旋盘旋的速度益发的快了。

    就在江鱼聚集羿神罡想要对青华发动致命偷袭的时候,寝宫的大门突然打开,一名哆哆嗦嗦看不清原形的大妖魔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这妖魔用完全变调的嗓音哀声叫道:"上。。。上尊,您。。。您可千万不要难过。"青华猛的抬起头来。她愤怒的咆哮道:"你娘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会难过么?你,死!"青华眼里黑光一闪,寝宫内一阵劲气奔涌,一股让江鱼感到不寒而栗的极其邪恶的诅咒力量作用在那大妖魔的身上,这个修为起码突破了破虚期的大妖魔仰天惨叫一声,身体瞬间化为白色的飞灰崩解。寝宫内那原本就已经紧张无比的宫女顿时崩断了最后一根弦,生生被吓得晕死过去。几个宫女更是嘴角流淌出黄绿色的胆汁,却是活活的被吓死了。

    江鱼心头一怒,体内已经凝聚到最高点的箭气正要放出,寝宫的大门一动,三个魔修同时走了进来。最前面那个修为最高的魔修通体绕着血煞之气,他小心翼翼的展开了全部的防御,双手紧握着一柄三尖两刃刀横在胸前,沉声喝道:"上尊大帅,您想要脱离如今的肉身。也只有尽快让魔尊降临人间。否则您在人间就算是哭死,却又有什么办法?您如今的魔功,可还不如您在魔域的千万分之一罢?"

    "大胆!"青华眼里黑光更盛,她举起右手,正要朝三个魔修发出致命的诅咒,她却突然笑了起来:"哎哟,我怎么忘了?的确只有魔尊大人才能将我的真灵和这具丑得要死的肉身分开呀?嘻嘻,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呵呵呵,好聪明的小家伙,本尊一定会赏赐你的。"青华轻盈的跳了起来,狼闶的身体在寝宫内打了个转儿,突然抓住那小心翼翼严阵以待的魔修,'波'的一声和他深深的接了一个吻。青华过于高兴,她浑然忘记了自己如今的肉身是副什么德行,狠狠的和那面目呆滞的魔修吻了好几口。这才放开了那浑身黑烟消散差点没晕倒的魔修。

    青华很妩媚的抚摸着那魔修的脸蛋,'娇滴滴'的笑道:"小家伙真聪明,嘻嘻,本尊可得考虑考虑,是不是让你也尝点甜头呢?"一言既出,不仅是那被她深吻的魔修差点没晕死,那魔修身后两个可怜的拥有地魔修为的魔头也是仓皇的退后了几步,唯恐如今的青华抓住了他们,强行要给他们一点儿甜头。他们用那近乎绝望的惊恐眼神看着身体狼闶、一根细细的长脖子顶着一个青绿色大脑袋的青华,额头上一颗颗的冷汗飞速的溜下。这样的青华,能给他们什么甜头呢?

    窗外江鱼差点没笑趴下,他'咳'的一声闷哼,手上箭气已经朝青华的后心飞射而去。算了,让自己帮助这些倒霉的魔修解除这无边的苦难罢,这也算是一种慈悲罢?想必自己杀了青华,这群魔修都应该感激自己才是。江鱼脸上笑眯眯的,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箭气轰穿青华心脏的那一刻。可是,他那声闷哼,却已经惊动了青华,在江鱼箭气出手之前,青华已经一声厉啸,双手急速挥动,将面前三名魔修猛的抓起朝身后一甩,自己身体急速朝前猛扑。

    '噗噗噗',三名魔修身上破开了一个米斗大小透明的窟窿,饶是他们修炼的都是魔门锻体心法,面对江鱼的箭气偷袭,他们哪里有抵抗的力量?最感觉到憋屈的就是那名被青华强吻的魔修,若非青华的强吻让他太恶心,让他一时间身上劲气崩散,以他的修为,他和青华一样都听到了江鱼的那一声闷笑啊,他还是很有把握能够逃生的。可是,青华将身上气劲全部崩散的他拿来做了挡箭牌。纯粹用肉身抵挡,他怎么可能消受江鱼全部羿神罡汇聚的一箭?

    那一道极度凝聚的箭气穿透了三名死不瞑目的魔修身体,重重的轰在了青华的后心处。可是如今的青华身上已经涌出了浓密的鳞片,一层层巴掌厚好似龙鳞的鳞甲护住了她的后心要害,那一道箭气让数十片鳞甲粉碎,轰碎了青华的一大片肉身,擦着急速扑到的青华的肩膀射穿了寝宫的一堵墙壁,斜斜的射了出去。青华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江鱼¦¦¦你敢偷袭本尊!来人啊,来人啊!江鱼混进皇宫啦,给本尊杀了他,杀了他!谁杀了江鱼,本尊肉身布施,和你们春风一度!"

    狠狠的看了一眼身上喷出浓浓血浆,面目狰狞的朝自己扑来的青华,江鱼身体再次化为一道清风,随着刚刚吹来的一道长风,无声无息的掠走。"可惜,若是用了羿弓,这一箭绝对杀死了她。可惜,可惜,刚才实在不应该笑那一声,否则这青华如今已经是一具尸体。"江鱼恼怒的责怪着自己,身体却已经掠出了数百丈外,潜入了另外一处宫殿中。远远的,只听得那寝宫方向不断的传来青华歇斯底里的诅咒和怒骂,寝宫方向灯火通明,先是百多名魔修架着乌云四处飞散,随后兴庆宫内外又有不知多少魔修驾云飞起。铁蹄声声,刀剑和甲胄碰击的声音不断传来,城内的叛军也都全面出动,开始对长安城内的大小民居再次的详加盘问。

    摇摇头,为今夜注定又要受叛军折腾一夜的长安百姓默哀了片刻,江鱼眼神一凝,开始在兴庆宫中寻找安禄山的踪影。灵识一寸寸的顺着那一间间宫殿楼阁寻了过去,期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许多正在施展魔功秘法的魔修,终于顺利的找到了安禄山。可怜的大燕国的皇帝,好容易攻克了长安城,却只能委委屈屈的让出皇帝的寝宫,自己居住在一名妃子的寝殿内。而且他门外的守卫也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叛军官兵。虽然这些叛军一个个极其精悍,身上杀气腾腾,可是毕竟不过是普通军士,哪里比得上青华寝宫外的那群妖魔鬼怪。

    和刚才在青华寝宫外一样,这次江鱼是大模大样的站在一扇窗子外,用手指捅开了窗子上蒙着的绿纱,瞪着眼睛偷看安禄山在寝殿内的动静。毕竟是大燕国的皇帝,安禄山将这寝殿布置得富丽堂皇,各种各样想得到想不到的奢侈物事都堆积在这面积不大的寝殿内。而那寝殿的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褥子,身体肥胖好似一个肉球的安禄山正赤裸着身体,浑身的膘肉急骤的抖动着,满脸狞笑的压在了一名赤裸美妇的身上,大声嚎叫着不断的冲刺着。安禄山一边疯狂的撞击着那几乎陷入昏厥的美妇,一边重重的揉动着她的胸乳,同时'嘎嘎'的大声笑着:"公主,公主又怎么样啊?还不是被老子骑了?哈哈哈,当年老子骑过咸宜公主,后来又骑了杨玉环那骚娘们,还骑了她的几个姐妹,如今老子又骑了你,你们李唐宗室的女人,老子一个个都要轮流骑个高兴!"

    最后,益发显得颠狂的安禄山挥动手掌,拼命的抽打起那美妇的脸蛋,他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你给老子笑,你给老子叫,他妈的,笑啊?叫啊?他妈的,你让老子骑得不痛快,就和那霍国公主一样,老子杀你全家!哈哈哈哈,给老子笑,给老子叫,不要像个死人那样呆板,给老子动啊,动啊,妈的,老子骑得你不爽么?"

    那美妇的身体抽搐着,哆嗦着,睁大了无神的眼珠死死的盯着安禄山,喉咙里发出含糊嘶哑的声音。安禄山咬着牙齿阴阴的笑着。双手哆嗦着朝那美妇的脖子探了过去:"你不动是不是?你不叫是不是?嘿嘿,你想要装死人,老子就让你变成死人。嘿嘿,你大唐的公主,老子干了就杀,你大唐的王妃,老子干了就杀!你大唐的宗室的女人,老子想骑就骑,想杀就杀!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他双手死死的扣住了那美妇的脖子,就要用力掐下去。

    江鱼看不下去了,一道白光闪过,他已经到了安禄山面前,一脚将肥胖足足有四百多斤的安禄山'骨碌碌'的踢飞了老远。从床榻上扯出了一条锦被盖住了那昏厥的美妇,江鱼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朝安路上拱手道:"老安。二十几年不见啦!大家,可得变得大了。"赤身裸体的安禄山好似一只大蛤蟆一样趴在地上,惊骇不敢置信的眼神死死的瞪着江鱼,喉咙里抽啊抽的好似扯风箱一样,发出'呼哧呼哧'难听的声响。摇摇头,江鱼缓缓的走到安禄山面前,重重的一脚朝他面门踹了下去:"操,你他娘的长进了啊?嗯?他妈的,你打破了长安城我不怨你,你杀大唐的宗室我不怨你,他妈的你手下的人连老子大哥的府邸都敢大劫,你他妈的长进了啊?"

    一脚,让安禄山的鼻子歪了,两道鼻血喷了出来,一口大牙更是掉了十几颗,两个眼珠更是受到重击,眼白都布上了一片片的红斑淤血。安禄山被吓了个半死,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保住了江鱼的脚丫子,大声哀嚎道:"江侯爷。。。你可不要听那群老百姓胡诌啊。这起兵造反,我是被逼无奈的啊!呜呜呜,俺可都是被逼的啊!我老安承认有点不把皇上放在眼里,的确有点骄横过度了,可是如果不是杨国忠那王八蛋逼老子,老子他妈的发疯了来造反啊?"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着自己是如何的受杨国忠所逼迫,最后不得不听了高尚和严庄两人的主意造反,安禄山张开大嘴哀嚎道:"他妈的我也没想到高尚和严庄他妈的投靠老子早就是居心不良啊,这军权兵权大部分都掌握在了他们手上,这不造反,也由不得我了。"

    脚后跟提起来狠狠的在安禄山的后心处压了一下,江鱼怒斥道:"放屁,起兵造反。你就没有一点儿念头么?"

    安禄山一口血喷出老远,他急忙点头道:"是是,是,我放屁,我放屁。呜呜,这也怪不得我啊?说实话,咱家也的确是想要造反,为什么呢?这能怪我么?如果当今的皇上还是当初的皇上,如果宰相大人还是李林甫李相公,我怎么敢呢?虽然我想要试试做皇上的味道,可是也得给我机会造反啊?那群找上我的魔门神仙们,他们和道门的神仙打得不亦乐乎哪里有什么空闲功夫帮我?这打洛阳,打潼关,打长安,不都是我自己一刀一剑的打下来的么?我手下就十几万兵马,却打得皇上都往剑南跑了,这能怪我么?"

    偷偷的抬起头来,安禄山'嘿嘿'笑道:"江侯爷,这可真的不能怪我啊?这天下可是一个好东西,他李隆基宠信的女人当中都有好几个是魔门的神仙收下的门徒,这可不能怪我啊?如今的大唐,可不是当初的大唐啦,嘿嘿。。。这个,我造反嘛,第一个是杨国忠逼我,第二个是高尚、严庄他们逼我,第三个是我自己也有点兴致试试做皇上的瘾头,魔门的神仙们给我的条件很好啊?只要日后我大燕的百姓都信奉他魔道的魔尊,这大燕的皇上就是我老安子子孙孙坐的,我老安也能混一个长生不老的太上皇啊?"

    轻轻的拍打着江鱼的靴子上那一点点灰尘,安禄山轻笑道:"那群兔崽子不长眼大劫了李相公的府邸,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只要江侯爷你一句话。我给李相公的后代造一个比以前的宅子大十倍。。。不,不,大一百倍的宅子。嘿嘿,江侯爷,你若是帮着我老安干,老安让你做一字并肩王,怎么样?"

    说着说着,安禄山看到江鱼那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终于壮着胆子站了起来,他一边哆嗦着站起,一边谄媚的朝江鱼笑道:"一字并肩王,嘻嘻,江侯爷,您倒是说句话啊?其实嘛,这造反,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这天下,凭什么就是他们李家的?为什么不能换成我老安的天下?诶。。。您可是说句话啊?"安禄山侧过脑袋,装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恭敬模样。

    叹息了一声,江鱼叹道:"老安啊,你可是,越来越长进了。"

    安禄山微微一笑,朝江鱼很亲热的露出个笑脸,随后,他身上黑气大盛,肥壮的十指好似莲花一样绽放开来,在那一瞬间转化了四十九道极其邪恶的手印,最终双手抱拳好似一柄铜锤,裹着一层有如水晶般晶莹透明的黑气,带着刺耳的鬼哭狼嚎声以及深沉的死气,重重的轰在了江鱼的心口。安路上怒道:"江鱼,你他妈的给老子死罢!你不知道。二十年前老子就成了阿修罗宗的门人罢?"

    那沉重的一击根本没让江鱼的身体晃动一下,比那一击的力量大上数倍的反震力,却将安禄山一举震得倒退了十几步,嘴一张一柱黑血猛的喷出了老远。他呆呆的看着江鱼,突然间老了十几岁的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惊骇,他尖叫道:"你,你怎会变得,变得,如此的厉害?"

    一脚点在了安禄山的小腹上,将他的丹田点碎化去了他的修为,同时几道箭气刺入他身体,潜伏在他身体内时不时的发作一下让他感受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安禄山只觉小腹一阵抽搐,好似无数刀锋在丹田中狠狠的搅了一通,他满身的膘肉猛的一抖,身体软在地上疯狂的抽搐着,发出了近乎于杀猪一般的嚎叫声。江鱼悠然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你的主子很看得起你,所以居然强行用妖兽的内丹给你灌输了一身近乎于破虚期的修为!嘿嘿,可惜,你的这点魔功修为在我面前,却有什么用呢?我不杀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杀你。呵呵呵,老安啊,我会带领大唐的兵马收服长安,让你试试所有的荣华富贵都被人夺走的滋味。"

    安禄山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他很不甘心的抬起头来,无比凄厉的问江鱼:"你,你既然有这样的修为,你已经不是凡人了,你何必,何必为了李唐这么忠心耿耿的卖命?那李家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歪着头打量了安禄山好一阵子,江鱼最终才缓缓说道:"你不明白的,我大哥一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他总是强调他是'李家宗室'。帮李家人,总算比帮你让我来得舒服。而且,谁叫魔门的人狠狠的对我来了一次落井下石呢?他们不也曾经联手夺走我的爱人、我的属下、我的门人么?这是报应啊,老安,他们作出的事情,要在你身上慢慢的报应哩。"

    转过身去,江鱼就要离开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的寝殿。后面蜷缩在地上的安禄山挣扎了一阵,昂起头来朝江鱼尖促的说道:"我知道你如今和那些老牛鼻子勾搭在一起,嘿嘿,你一直和他们勾搭在一起,这次破了皇宫大阵的,也是他们罢?可是江鱼,你给我听着,杨国忠是奉了那些老牛鼻子的命令逼我造反的!嘿嘿,不仅是魔门啊,那群老道,也指望着天下大乱哩。嘿嘿!"江鱼的身体猛的一僵,随后化为一道白光遁走。只有浑身冷汗的安禄山赤裸着身体在地上一阵翻滚。安禄山难看的大饼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讥嘲的笑容,不知道是在嘲笑江鱼还是在嘲笑自己,或者是两者兼有之。

    解决了长安城的是非,江鱼并没有回去崂山和一清老道他们汇合。拿到了自己急需的各种修炼材料,又得到了道门的承诺会支持李亨登基,魔门又在崂山稀里糊涂的遭受惨败受到了极其沉重的打击,道门和魔门的实力已经拉平,江鱼自然是懒得再去帮他们。道门也好,魔门也罢,总之都和他江鱼有仇怨,保持他们之间的平衡,让他们相互消耗实力。是一件让江鱼无比快意的事情。甚至原本想要再去暗算青华一箭的主意也被江鱼打消了,有青华魔帅在,魔门对道门还能产生一定的威胁,也许还能将佛门的人拖下水,何乐而不为呢?

    江鱼可没有忘记,在刑天倻的述说中,在他被封印后,对捕风营群起而攻的人中,可是有着佛门的身影的。

    灵州城,号角震天,大军开进激起的烟尘弥漫在空气中,一股让人心肝发怵的寒意在天地中滚动。灵州城外,大概一支三万多人的兵马正在一名文质彬彬的男子率领下气势昂然的开发。李亨站在城门口,朝那远去的兵马不断的挥手致意。郭子仪面色严肃的站在李亨身后,皱着眉头看着那远去的兵马,眼里满是掩饰不住的担忧。龙赤火、白猛护着刑天倻的四轮车静静的站在一旁,城门口处、城楼上那些欢呼雀跃的士兵和他们的沉静造成了分明的对比。而李亨满脸的兴奋和郭子仪的满脸担忧,同样也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江鱼赶到城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奇怪的景象。他不由得诧异的看了一眼那领着大军出发的文弱男子,皱眉问道:"皇上,那领军之人不是您册封的宰相房琯么?他率领大军是去作甚?"

    看到江鱼,李亨显然是非常的高兴,他急忙走上几步握住江鱼的手笑道:"师兄有所不知,房相自动请缨率领兵马去收复长安,这是开出的第一批兵马。呵呵呵,护国大天师袁老天师派人送信过来,说叛军身后的妖人已经在崂山一役遭受重创,再也无力抵挡道门的反扑。只要我们大军能将那大燕的叛军一举荡平,收复两京复兴大唐,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江鱼诧异的说道:"可是,长安城中的妖人还在,怎能如此冒冒失失的出兵呢?"

    他在这里诧异呢,李亨身边的一名尖嘴猴腮的太监突然朝江鱼怒斥道:"大胆!出兵收复京师长安,乃是陛下亲自作出的决定,你怎敢怀疑陛下的决议?陛下英明神武,乃是万古难逢的一代明君,你是什么人,敢质疑皇上?"这太监气焰嚣张的指着江鱼一阵呵斥,随后他带着满脸的忠心耿耿朝李亨启奏道:"陛下,这人面对陛下却也不行礼叩拜,好生无礼。还请陛下下旨,将他诛杀,以儆效尤!如今正是国乱之时,若是这等欺凌圣上无视皇家尊严的妄人都不受惩罚,未免有失我大唐皇家的威仪。"

    江鱼益发诧异的看着这太监,他眨巴眨巴眼睛,朝李亨问道:"这位内臣又是谁?"

    李亨无比尴尬的朝江鱼笑道:"哈哈。师兄,这位李辅国李公公是朕当年在东宫的主管,如今的大内总管。他对朕忠心耿耿,这次朕被叛军追杀一路避来灵州,路上和东宫的一应人马失散,李公公这几日得了朕已经继位登基的事情,这才领了东宫所属赶来哩。"

    随后,李亨朝李辅国狠狠的瞪了一眼,怒声呵斥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朕的师兄,我大唐一品大将军、威武公江鱼江将军。江将军于朕有辅助之德、救命之恩,岂是你能胡乱呵斥的?滚下去!"李辅国一听面前之人就是他听说了无数次的江鱼,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朝江鱼小心又小心的赔了无数的不是,这才低下头匆匆的退了下去。以江鱼灵识的强大,李辅国那一低头间无比阴沉阴鸷的神情,不由得让他心里微微一抖,眼里旋转的气旋中突然冒出几丝精光,手指差点就射出一道箭气将他轰成粉碎。

    摇摇头,不再理会这干小人,江鱼跟随李亨到了灵州城内,向李亨详细述说了这次自己出门所得到的战果。他给李亨他们描述了自己在崂山横插一手,生生将占据了绝对优势的魔门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也说了长安城中的汇龙大阵已经破解,暂时不用担忧有天魔下降的危机。看到李亨身边站着的那一脸臭样的李辅国,江鱼心中同样有火,也没有说出自己成功的敲诈了道门一记,从他们手上得到了偌多天材地宝的事情。这些天材地宝他还要留着发展壮大自己的捕风营,给了李亨他也拿之无用,故而也懒得提起了。

    一番寒暄之后,李亨很客气的请江鱼统帅捕风营暗地里尾随房琯的大军,以预防万一可能出现的魔修,江鱼点头应诺了。随后,李亨又处置了一些当今紧要的政务后,李辅国领了几个太监簇拥着李亨休息去了。李亨歉然的朝江鱼点头笑了笑,在太监的簇拥下去了。

    看着李亨的背影,江鱼有点无奈的摇摇头,他低声说道:"子仪,这次回来,怎么发现皇上好似变了不少?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摇摇头,郭子仪叹道:"前几日在剑南避乱的太上皇派人送来了玉玺等物,正式承认皇上的地位。自那天起,我等和皇上之间的那曾隔膜,就越来越深了。嘿,房相出兵征讨长安的事情,我和其他几位将军都劝过皇上不要轻兵率进,可是皇上却。。。那李辅国在东宫的时候就极受皇上的宠信,他帮着房相说了不少好听的话,比如说一旦收复长安就能在天下百姓心中增强皇上的地位,故而皇上也心动了。"

    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江鱼正觉得其中有些事情变得不太妥当,郭子仪却又叹息道:"师兄,不是我说你,你给皇上灌输的那份修为,实在是太强了。有了那样强悍的修为,皇上一时间对什么都不在意了,他甚至都忘了马嵬驿兵变,他身负重伤无所施为,差点被乱兵斩杀的祸事。好似他只要有了那一身修为,一个人就能平定天下。"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渐渐的已经到了郭子仪的住所??几间不起眼的简陋茅屋。坐在四轮车上的刑天倻只是苦笑:"这也,怪不得皇上。遭逢大变百死余生之际,突然得了比以前自己的修为强悍百倍的实力,又登基做了这天下的皇上,一时间豪气发作,却也是可以谅解的。如今且不管皇上如何,他和我们之间毕竟有那份情谊在,却也不会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如今最要紧的,是如何帮皇上平定叛乱的事情。"

    刑天倻一开口,江鱼才恍然大悟般拍了一下手,他笑道:"天倻,我却忘了,这次去崂山见那群老道炼制的一件神器有修补肉身的神效,我从他那神器中取了一些玉液,今日正好将你的伤势治愈。子仪,找个宽敞点的地方,有么?"江鱼看着郭子仪那简陋狭窄的住所,不由得苦笑起来:"罢了,反正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就在这里挤挤罢。白猛,你给我蹲下,你的块头太大啦。"

    刚刚责怪白猛一个人就把郭子仪的这件茅屋占去了大半的空间,江鱼自己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了一根屋梁上,差点没把茅屋给撞塌了下来。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放声大笑。被江鱼埋怨的白猛却是嘟着嘴巴蹲在门口叽哩咕噜的抱怨道:"这是这里的房子太小了。你们怎么不去看看皇帝的房子?这一阵子都忙乎着帮他修房子去了,这么多运送军粮辎重的大车都被那李辅国下令拆了盖房子哩。我看啊,皇帝小子住的那房子,和长安城里的皇宫,也差不多了。"

    江鱼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想到了刚才进城时看到的,灵州城内唯一的一座大建筑。摇摇头,他叹道:"不管怎样,李亨如今毕竟是皇帝,皇帝总是要有点排场的。总不能让他和子仪一样,住在茅屋里面罢?天倻,不要动,我来给你疗伤。"江鱼掏出一个玉瓶,将那里面的玉液倒在了刑天倻的眼眶和断肢上,随后双手按住了刑天倻的心口和小腹,一股生命精气滚滚涌入了刑天倻的身体。

    且不提江鱼在这里医治刑天倻,却说李亨如今的行宫那座灵州城唯一的大建筑中,一座宽敞的暖阁里,李亨盘膝坐在一张软榻上,斜靠在一个宫女的身上,手里端着茶盏,很逍遥的品着那茶水。渐渐的,李亨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低声叹道:"江师兄居然帮道门的人杀伤了这么多的魔门妖人?好,好,只要安禄山、史思明的身后没有那些妖人,我大唐却怎会害怕两个做乱的反贼?"

    旁边的李辅国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阵李亨的面色,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您如今可是皇上了,那江国公虽然是功劳极大的,皇上却也不要和他太过亲近才是。他是皇上的师兄不假,可是皇上可不要忘了,当年道门、佛门连同那些妖人联手铲除的,可就是江国公的那一干党羽哩。若非皇上当时是太子的身份,怕是江国公的那师门,早就连皇上一起连累了。"

    李亨眼睛一瞪,手上茶盏猛的朝李辅国砸了过去,他怒道:"放肆,闭嘴!江师兄也是你能编排的么?哼!这个天下要说谁会真心诚意的帮朕,也只有朕的那几位师兄弟啦。当初三教联手铲除捕风营,不也仅仅是因为捕风营对他们的威胁太大么?"李亨轻声笑道:"这就证明,朕当年拜入望月宗的师门,的确是明智的啊。"李亨十指上冒出了淡淡的金光,他得意的看着金光灿烂的十指,'呵呵'的笑起来。

    李辅国被那茶盏一砸,吓得急忙跪倒在地上,他一脸忠心耿耿的低声哭泣道:"陛下,您对江国公那是没得说的,可是江国公对陛下您呢?今日江国公讲述他这一段时日在外的动静,可没告诉您他敲诈了道门一笔,得到了这么多宝贝的事情啊?如果江国公真的把皇上您当师弟,怎么会不把这些事情告知皇上?要知道,这些宝贝,皇上也用得上呀?"李辅国用力的在地上磕头,他轻声哭诉道:"皇上,这人心¦¦¦可都是会变的呀!当初那安禄山、史思明两个,不是他江国公的大哥李林甫李相公一手扶植起来的么?"

    李亨猛的张大了嘴,他呆呆的出神了一段时间,眼珠里一阵的游离不定。他轻声的,好似自言自语的问自己:"这事情,想来不致如此罢?"

    李辅国猛的笑了,他轻声的,很细声细气的说道:"皇上,您想要知道江国公的忠诚与否却也不难。您呀,嘻嘻,只要稍微考验考验他,也就成了不是?"

    李亨猛的瞪向了李辅国,他眯着眼睛问道:"计,如何?"

    于是乎,李辅国笑得益发的开心了。♂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