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叛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天阴,有小雨。【狂↓人↓說↓說↓网】ΨωΨ。XiaoShUo'kR雾气将东海崂山整个遮盖住,虔诚的香客在雾气中找不到方向,胡乱行走了一阵,才发现自己又转回了刚才出发的地方。整个山都好似被人用小刀从这个世界分割了出去,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远处的海浪一层层很整齐的前赴后继的冲向了沙滩,一片片白色的泡沫在沙滩上撞成粉碎,'哗哗'的浪涛声传出老远,益发使得被雾气遮盖的崂山显得如此的神秘,甚至带上了一点儿不详的征兆。

    崂山上清宫,中原道盟核心成员之一,全山宫殿楼阁数百处,门人弟子超过两万人,其中金丹期以上的门人就有一万四千人左右。他一脉继承了蓬莱三仙宗道门金丹大道的道统,是道盟中吞霞炼气结成金丹练就婴儿霞举元神飞升的正道大派。平日里崂山上下香风阵阵,大大小小的道人除了那些在后山秘窟中闭关潜修的有德之士,其他数千门人都在忙着招呼那些香客信徒,信徒们念诵经文的声音甚至盖过了东海的波涛。而崂山一向以来都是云清日丽的,就算是偶而阴雨天气,崂山也显得很清爽清洁的矗立在东海之滨,从来没有过这样满山被大雾包裹,什么都看不清的事情。尤其那雾气中极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尖利的声音,更是让雾气外的人心惊胆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背着木弓,腰下挂着两壶精钢箭矢的江鱼如今就站在这一片雾气的外面,目光森严的打量着这隐约带着点血气,同时又有点粉红色的红腻腻的味道,让人心中很是不安的雾气。这肯定不是自然生成的雾气,那粉腻腻的红色雾气会让人神魂迷失,在那雾气中找不到正确的出路,只能不断的转回原地。那血色的雾气则是阿修罗宗魔功修炼出的血煞,这些用战死的战士的血肉才能祭炼出的血煞擅长吸人精血、夺人魂魄,杀死的人越多血煞的威力就越大。若是那些香客进入这雾气的次数太多,则他们的精血也都会被那血煞吸空,魂魄被夺走去增强这血煞的力量。

    "不愧是魔门的手段啊,布个障眼法都还这么。。。狠毒。"由衷的赞叹了几声,江鱼大步走进了雾气,按照灵识传来的方位,直奔上清宫。雾气外看着江鱼大步走进去的数十个香客一个个叽叽喳喳的开始打赌,赌江鱼过了多久就会转回来。

    半个月前,江鱼在灵州帮李亨夺去了所有勤王军的大权之后,由李亨亲自挂着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招牌,郭子仪做了李亨的副帅,开始出兵反攻大燕叛军。一道道军令以唐肃宗李亨的名义朝天下军镇颁发,使得各地兵马闻风而动。战场局势一时间复杂到了极点。留下捕风营和一干属下帮助李亨,江鱼按照刑天倻制定的计划,赶来上清宫,帮道门对付魔门的进攻。

    大步的在雾气中奔走,江鱼还能想到刑天倻挥动着仅存的手臂,瞪着黑漆漆的空眼眶朝自己分析当今情势的样子。"虽然,我们不知道魔门、道门这样肆无忌惮的直接插手红尘之事是为了什么,但是,很显然,我们不可能和魔门的人联手。魔门两宗自己都还在勾心斗角,何况是我们这群外人?道门虽然和我们有深仇大恨,可是如今道门处于劣势,和他们联手,却是比较容易。"

    刑天倻的脸上闪动着狂热的火焰,他大声的近乎声嘶力竭的吼道:"师兄。咱们的目的是为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报仇,所以,我们要让他们两败俱伤!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我们都要破坏他们的计划,这才是最好的报复!"连弱攻强,伺机破坏两方的计划,这就是江鱼他们的目的。江鱼却早就知道了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他们已经占据了主动。

    想到刑天倻的手臂,以及他那两只被真元强行震碎的眼珠,想到刑天倻、龙赤火、白猛他们所说的捕风营被突袭时的惨况,近万捕风营军士面对道门、魔门突然冒出来的数以千计的仙器级法宝根本无力反抗,好似割草一样被人屠杀一空的情景,江鱼就不由得有一股怒气直冲心头,恨不得仰天大吼几句以做发泄。尤其是白猛张开嘴一边大声哭嚎一边描述公孙氏被杀、白霞子被擒走的时候,江鱼一不小心透出体外的一缕杀气。将整个茅屋都炸成了粉碎。

    "也怪不得公孙大家啊,你失踪了这么久,大家都以为你被人杀了。所以,她是豁出去性命掩护我们逃走,这才被阵法炼化的。"一想到这句话,江鱼顿时眼珠都红了,若非,若非为了最为沉重的打击道门、魔门乃至佛门,他怎么会巴巴的跑到崂山来帮道门?

    正在朝前急奔,前面突然有响动传来。江鱼身体好似树叶一样飘了起来,没有发出一点儿动静的擦着树枝跳到了一棵大树上,朝前眺望了去。在崂山这山林里,江鱼的天赋本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根本不可能有人察觉到他得动静。就在江鱼前方数十丈的地方,一片山坡上有一个稍微平坦的空地,几个长得青面獠牙怎么看怎么不似人的'人'正懒洋洋的躺在平地里,身边有七八个身披道袍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小道童被绳子绑得紧紧的,在一块山岩旁一堆儿软在地上。

    这几个青面獠牙穿着古怪的短裙皮甲的'人'叽叽咕咕的笑了一阵,一个头顶有指头长一支角的'人'猛的跳了起来,大声叫道:"受不了了,叫我们看着这些俘虏,有什么好看守的?这么细皮嫩肉的,把他们都吃光了岂不是痛快?嘿嘿,吃了他们,他们就没办法逃跑了,还用得着看守么?"另外几个则是立刻附和他的话,兴致勃勃的拔出了几柄劣质的匕首,朝那几个小道童逼了上去。几个小道童看来是上清宫里扫地挑水的杂役,哪里见过这样凶狠的人物?几柄匕首刚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顿时都吓得晕了过去。

    几个'人''呵呵呵呵'的笑起来,纷纷叫道:"果然是嫩肉儿,嘿嘿,可不要吓死了他们,吓死的人吃起来酸溜溜的,虽然说省了醋,却也浪费生姜和大蒜?"刚开始说话的那'人'蹲下身子,撕开一个道童的身体,匕首在那道童的心口上比划了一阵,就要下刀。就这时江鱼的箭矢到了。一柄钢箭裹着一道青色的风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弧形,准确的穿透了几个'人'的脑袋,将他们射杀在地。几个人刚刚倒在地上,顿时身体一阵扭曲,现出的身形却是几只山老鼠、獐子、山猫之类的精怪。

    "简直没天理了,妖魔鬼怪的都蹦出来了么?这魔门,居然还纠集了这些废物来攻打崂山?"江鱼用力的摇摇头,跳下大树,快步走到了那几个道童身前。轻轻的在那衣服被撕开的道童脸上拍了几下,将那道童拍醒,那道童刚睁开眼还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已经惊恐的嚎叫道:"大王爷爷,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不中吃,不中吃的。"

    咳嗽了一声,江鱼随手一耳光将这歇斯底里的道童抽醒,他大声喝道:"睁大眼睛看看,鱼爷我是吃人的妖怪么?把你的同伴救醒,快!然后带老子去你们上清宫的宫主那里去。"看到那道童痴痴呆呆的带着无尽的欢喜看着自己,江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大声喝道:"还不快去?还要老子一个个的救醒你们不成?"随手将那道童身上的绳索扯断,江鱼跑到那几个小妖的身体边,将它们的皮毛都扒了下来。让江鱼吃惊的就是,那头山猫精居然已经结成了内丹,这让已经快穷疯了的江鱼欣喜不已。

    "好,好,正愁属下的人实力太差,这局棋我还没资格插手。哼哼,既然你魔门的人召集了这些妖魔,那就不要怪我杀人夺内丹了。拿妖怪的内丹炼制丹药,这可不需要太大的炼丹的本事。"想到手镯中被自己消耗一空的仙石、灵石以及药草,再想想已经被掠夺得干干净净得昆仑行宫,江鱼不得不把主意打到这些妖怪的头上。杀人夺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那小道童已经将自己的同伴救醒,七个小道童看到江鱼双手血糊糊的在那里扒皮、挖内丹,不由得吓得战战兢兢的不敢过来。江鱼抬头瞪了他们一眼,大声喝道:"怕什么?不就是一些修成人形的野物么?勤快一点,把这几头畜生扛上,回去了你们烧锅水把他们给炖了吃了,若是你们练功,起码增加你们十年的修为,就算你们是只会念经的道人,也可以让你们延寿一纪,岂不是好?"

    刚开始被江鱼抽耳光的道童咬咬牙,走过来将几个体形不大的精怪拎在了手上。他小心的看了江鱼一眼,低声说道:"这位前辈,晚辈是上清宫典经阁的打扫童子清风,敢问前辈是哪门哪派的高人?"

    '清风',这个大众化的道号让江鱼心头一痛,他想起被青阳公子一鞭打死的徒弟,不由得恼怒的吼道:"问这么多作甚?你们很有闲工夫么?带我去见你们宫主。唔,现在道盟有多少门派多少人在崂山帮你们抵御魔门的侵袭?"推了一手清风让他在前面带路,江鱼一边走,一边打探着这里的消息。他觉得很奇怪,阿修罗宗、乾达婆道加上这些招揽来的妖怪联手,怎么会连上清宫都没攻下来?自从江鱼得到上清宫被围攻的消息,到如今起码也有一个月了罢?难不成,上清宫还有什么强力人物坐镇么?

    清风带着江鱼顺着一条很崎岖的山路往山跑去。这路很偏僻,荆棘丛生,偶尔可见蛇虫在道上懒洋洋的爬行。清风说,这里是他以前偷偷溜下山玩耍时发现的小道,可以直接通向上清宫的后门。这次他们几个是因为连日的魔门攻打吓破了胆子,想要利用这条小道逃离崂山,谁知道会被魔门的人抓住,交给了那几个小妖看管。说道这里,清风的脸上很是红了一阵。他抱怨道:"我们又不会武功,又没有道法,那些师伯、师祖又没办法分心管我们,若是那些攻打上清宫的凶神恶煞冲到了我们的院子,那才倒霉哩。不逃跑,怎么办?"

    江鱼只是连连摇头,这几个小道童根基太差,根本不是练武修道的料子,也只能作些打扫的杂务,也难怪会动逃跑的念头。不过,清风却是没吹牛,这条小道果然是偏僻到了极点,也安静到了极点,一路没有什么波折的,就到了上清宫内。上清宫的后门附近还是安安静静的。只是有一片片红色的雾气在飘荡,可是上清宫的前院上空,却是密布着一团团好似凝固的淤血、还在不断扭曲颤抖的血煞,更有一缕缕粉色雾气在那血煞中缠绕盘旋,刺耳的怪啸声震得那上清宫的瓦片一阵阵的直跳。

    那血煞中不断有一团团紫黑色的阴雷无声无息的落下,却在离地数十丈的高空被一道很薄很淡的清光给拦下。那阴雷无声无息的爆炸,炸开一团团数百丈方圆的血花,那清光一阵阵剧烈的哆嗦着,却是坚韧异常,丝毫不见减弱。清风领着江鱼刚刚走进上清宫的后门,数百道剑光就呼啸而来,那一道道起码十几丈长无比明亮的剑光将上清宫的后院盖得严严实实,一层层五颜六色的光幢在后院上空组成了极其复杂的防护阵法,数百件品级起码在上品灵器以上的法宝散发出灿烂的光芒悬浮在空中,随时都能朝江鱼他们发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几个小道童被吓得屁滚尿流,倒在地上不断的哆嗦着,裤裆里湿漉漉的一大块。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诸位道友快快住手,这几位是我们上清宫的童子。。。兀那清风,这等要命的关头,山门外有无数魔头正在攻山,你们跑出去玩耍,可不要命了么?"

    几道剑光在几乎劈中江鱼的时候勉强才收住手,其中几道青色剑光恶意的擦着江鱼的脸颊飞了过去,锋利的剑气在江鱼耳朵边发出'嗤嗤'脆响,却连他一根寒毛都没有刮下。江鱼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后院中站着的、坐着的、飞着的几百个修士,淡淡的说道:"这位道友却是说错了,这几位小道友下山是下山了,却是因为怕死逃跑的,可不是下山玩耍的。"

    刚才说话的那青年道人被江鱼一句话憋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恼怒的瞪了一眼清风等人,怒道:"好啊,你们有本事了!都给我滚去面壁半个月!"怒喝了几声,这道人才突然醒悟过来,他惊讶的叫道:"且慢,清风,你们怎么出去的?前门就不说了,后门这里布置了九天十地搜神隐仙大阵,你们什么时候跑出去的?"

    清风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朝那道人恭恭敬敬的说道:"师。。。师叔祖,我们,我们是从厨房旁边的狗洞里钻出去的。那里,可没人把守!"

    厨房,狗洞!十几个道人相互看了半天,同时尖叫起来:"原来是那里!"有个道人手舞足蹈的朝前院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师祖,师祖,哈哈哈,我们知道前几天那些妖魔是怎么混进来的啦!他们是从狗洞里钻出来的。嘻嘻,他们是从狗洞里钻出来的!哈哈哈!"

    一干道人脸色同时一黑,纷纷仰天念了一声道号。那青年道人跑过来,对着清风几个道童的屁股上狠狠的来了几脚,赶他们面壁思过去了,这才朝江鱼打了个稽首,大声说道:"无量寿佛,贫道月清有礼了!不知这位道友是何门何派的高人?怎会和清风他们到了一起?"月清道人的眼睛贼溜溜的在江鱼身上转了几圈,尤其是重点看了一阵江鱼背上驮着的几张带着妖气的野兽皮毛,随后马上转身看了一眼正快步逃跑的清风手上拎着的几条兽肉,他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般的笑容:"原来如此,却是要多谢道友救了清风他们的性命才是。"

    摇摇头。江鱼笑了几声:"罢了,如果是你们道门修为深湛的老牛鼻子被人擒了,我绝对不会出手救人。这几个小道童不谙武功道法,救了他们却是一点功德。你们崂山上清宫如今主事的人是谁?带我去见他们。"江鱼的语气很冷淡,带着一种高高在上威凌天下的气势,尤其前几日他被李亨册封为正一品大将军、威武公之后,他的那虎威大将军印居然自己进化了三个品级,如今江鱼身上随时有一股极强的官威,更显得他的言语格外的不容抗拒。

    旁边一名老道突然大声笑起来:"月清道友,这人是个痴的。他是什么人?从后门混进来的无名小辈,也敢让你带路去见上清宫的主事人?"这老道拈须微笑,用很不善的眼神打量着江鱼。江鱼刚才说的话里面,对道门的人很是不客气,让在场的道人都有了几分火气。这老道主动的挑起话头,却让旁边的道人同时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江鱼手一抬。一道庚金箭气'嗤嗤'飞出,那比剑光快了千倍的箭气从那老道的左颊灌入,从他右颊透出,将他两排大牙打成了粉碎。那老道惨哼一声,抱着血如泉涌的大嘴狼狈的倒退了几步,惊骇的看着江鱼说不出话来。为了立威,江鱼手指轻弹,十几道箭气带着各色流光飞出,将那在天空悬浮的十几件极品灵器打成粉碎。十几个道人同时闷哼一声,嘴里渗出了血丝来。

    这一手一出,顿时所有人都闭上了嘴。纯粹以真元外放能够将极品灵器打成粉碎,这种功夫要说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说过。月清道人也不敢盘问江鱼的来历,乖乖的带着江鱼就往前院行去。也不知道拐过了多少处宫殿楼阁,终于听到了前方大殿中那好似蜂窝一样'翁嗡嗡'的声音。同时一股股极其强大的真元波动传了过来。江鱼心头一震,长吸了一口气,猛的打起了精神。与此同时,玄八龟和凤羽的声音在江鱼脑海中响起。玄八龟对江鱼嘱咐道:"切记切记,在我们恢复行动力前,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出手。"凤羽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叫道:"江鱼,我这里有招引混沌雷劫的神诀,你赶快学会了就在大殿里放一个出来!呜呜,当年他们追杀我们的时候,打得我好苦!"

    江鱼没吭声,只是将自己一股强大而精纯的生命能量分别注入了胸前、背后的两个纹身,安抚了一下玄八龟和凤羽,这才跟着月清,走到了上清宫的大殿外。殿门前的广场上,两千多个修为起码在化神期以上的道人呆呆的看着江鱼,好似见鬼了一般。月清转身朝江鱼笑道:"这位道友,还请让我进去通告一声,再请道友进去。不知道友的道号是?"

    摇摇头,随手抓起月清的脖子,将没有一点儿反抗之力的月清随手丢草把一样的丢出去,江鱼一脚踢开了上清宫大殿的大门,大步走了进去。好似数百道雷霆同时在那大殿中炸响,江鱼大声喝道:"可有我江鱼的老朋友在这里么?呵呵呵阿,青阳公子,你他奶奶的果然在!你往哪里跑?"大殿内,江鱼第一个就盯上了正在神采飞扬的挥动着鹅毛扇在那里侃侃而谈的青阳公子。要说近身格斗的能力,如今的天下怕是没人能和江鱼比拼,只要被江鱼靠近到了身外十丈的距离,想要逃脱他的手,就真的是很困难很困难了。

    正在吹嘘利用他一气仙宗的大阵,足够全歼山门外那些魔修的青阳公子猛不丁的看到一条壮汉走了进来,然后听到江鱼那让他印象无比深刻的声音,不由的吓得魂飞天外。他一声尖叫:"救命!"随手反应极快的身体一转,就朝身边一名白须白发身披紫金道袍的老道身后逃去。可是哪里来得及呢?江鱼的一道箭气已经轰向了他的身体,那箭气就是朝青阳公子的识海要害射去的。

    眼看青阳公子的识海就要被射穿,元神会被箭气毁灭,旁边一道金光闪过,贤妙真人已经团身拦在了那箭气前。贤妙真人双手上浓密的金光化为一面盾牌,和那箭气狠狠的撞了一记。一声闷响,大殿突然晃动了几下,屋梁上无数灰尘撒了下来,贤妙真人狼狈无比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撞在了供桌上。江鱼则是诧异无比的看了贤妙真人一眼,惊叹道:"妙极,你们果然从昆仑山得到了足够的好处。贤妙真人,你居然已经修成了地仙?呵呵呵,你不想飞升了么?啧啧,当初封印老子,可有你的份?"

    一切都发生得这么快,殿内的百多名身分地位最高的道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贤妙真人却已经谨慎的拦在了江鱼身前,他用力的摇头,沉声道:"当年的事情,我和师尊还有一清祖师强力反对,可是,我们无法阻止整个道盟的决议。"

    随着贤妙真人的话,三股和江鱼如今的实力相当,极度强横的仙力气息从那大殿正中的三个蒲团上冒了起来。一清仙人居中,青阳公子刚才想要托庇的那个白须道人居右,另外一个枯瘦矮小愁眉苦脸的道人居左,三名道人。赫然都有着天仙的修为。但是很显然,一清仙人的仙力不论从雄浑程度还是精纯度上来说,都超过了身边两个道人不止一等。江鱼顿时明白,一清仙人的实力是实打实的自己修炼的,而那两个道人,显然是利用了某些灵药或者法宝,才得到了这样的成绩。

    但是,这两个道人能够和一清仙人坐在一起,显然不仅仅是他们修为的缘故,想必他们在道门的身份地位也和一清仙人相当,否则的话,就算有灵丹妙药,也轮不到他们两个啊?从地仙的修为晋升到天仙的实力,这要耗费多少灵药和天材地宝才行?不是道门真正的元老,谁会在他们身上下这样多的本钱?而那身披紫金道袍的老道很戒备的将青阳公子挡在了身后,手上拂尘上点出一朵白莲花护住了青阳公子,显然他是一气仙宗的长辈,甚至很可能和青阳公子就有着或者师门或者血缘的关系,否则他怎会如此的维护他?

    那矮小枯瘦的道人头上浮出了一个小小的好似茶盏一样的青色法宝,那法宝上放出了一道道很柔和的青光,那光芒却让江鱼感到了极大的威胁。那青色的法宝缓缓的旋转着,江鱼甚至能感受到那法宝在'盯着'自己看,已经修成了器灵的法宝!器灵已经如此强大的法宝!灵器无非是法宝有初步的灵识,仙器无非是器灵比较强盛通灵而已,而这件青色法宝中的器灵却几乎有了人一样的自主意识,能够让江鱼感觉到它在盯着自己看,这,这,这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神器么?太离谱了!难道他们用天地炉锻造出了神器?他们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

    一清道人的头顶也浮现出一件法宝,那是一根尺许长月白色的玉简。身穿紫金道袍的老道头顶上也有一件法宝飞出,那是一方淡紫色的手帕,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无数阵图若隐若现。三件法宝都给江鱼一种生人的感觉,三件神器!

    江鱼总算是明白昆仑山上为什么草都找不到一根了!以如今修道界的实力想要打造三件神器出来,锻造过程中浪费的材料也许就超过了神器本身所需的百倍不止。若非掏空了昆仑山,以一清仙人最强不过天仙的实力,想要打造出神器,又怎么可能?

    面对着三件拥有莫测威力的神器,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身上挂着的木弓,江鱼脸上露出了极其难看的表情。长吸了一口气,江鱼缓缓的说道:"今日我来这里,不是来惹是生非的。若是三位道长不收回你们的法宝,就不要怪我。。。"手指一紧,那木弓突然发出一声龙吟,一轮轮刺目的金光自那木弓上流淌出来,一道道充满了洪荒气息的杀气自那木弓中奔涌而出。神器也是分档次分等级的。江鱼手上的这柄木弓在洪荒太古神话时代就有着赫赫凶名,岂是这三件新鲜出炉甚至还没见过血的菜鸟神器所能比拟的?

    滔滔杀气朝四周疯狂的扩散,那曾经死在木弓下的九头蛇、九只金乌等等各种各样的上古凶兽的虚影从那金色的杀气中流淌出来,好似活物一样朝四周的道人发出尖锐难听的嘶叫。那木弓很有灵性的发出一声声的长吟,那声音和江鱼突然发出的长啸声混在一起,化为一道无形的箭气,引动了四方天地的无穷巨力,'哗啦啦'的好似天地迸裂般朝上清宫卷了过来。

    望月箭诀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以天为弓,以地为弦,以天地万物为箭!当日射杀九只金乌的,就是这样调动了天地之威的九道无上箭气!崂山上空一阵风云变化,东海上掀起了数十丈高的浪头,'哗哗'声中,方圆千里内的一切植物同时朝崂山这边俯下了身体,肉眼可见的缕缕青气自那亿万植物中射出,混入了那自天空而来的清气、自大海上升腾而出的绿光,以及自那山岩大地中喷出的黄气,各种气息混杂在一起,在崂山的上空组成了一道横贯天地的无比巨大的箭矢虚影。

    一箭之威,可以毁天灭地!一清仙人他们三人被那可怕的气劲逼迫,拼出全力的也祭起了自己所拥有的神器。那青色茶盏一般的神器中喷出了九条水龙,无边无际的水波从四面八方翻滚而来;那月白色玉简上喷出了一道道金色神文,一道道金光从遥远的天机滔滔而来;那紫色手帕则是一阵翻滚,一层层紫色光晕席卷而出,崂山已经自成一个世界,甚至崂山所在的世界中的某些规则,都被那手帕改变。

    面色赤红的一清仙人惊讶万分的瞪着江鱼,他叫道:"你,怎会有这么高的修为?当年,你也不过是超过破虚期的水准,肉身强度最多和修成地仙的贤妙相当,就算强过了如今的贤妙,却也不可能有如今天仙顶峰的实力!。。。你,你。。。"一清仙人真的搞不懂了,如果说被镇压在昆仑山下二十年,可以从破虚期乃至地仙的水准突破到天仙的修为,那。。。他都想把自己给镇压个几百年试试了。

    长吸一口气,江鱼身上迸射出无数道箭气,那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箭气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旋转,他长声道:"往事不用再提。若是三位道长今日想要和我拼一个你死我活,则大可动手!嘿嘿,请三位道长不要忘了,四件神器在此硬拼,嘿嘿,我望月宗的射日巫神诀所造成的肉身,可以让我有八成的把握活下来。而崂山上下数万道门弟子,嘿嘿,崂山周围无数的黎民百姓,哈哈哈哈!"

    江鱼无比恶毒的看着三个道人:"你们当年既然决定对我望月宗下手,定然是已经翻阅古籍知道我们望月宗的可怕罢?呵呵呵,这数以亿万计的生灵今日死在我们手下,我江鱼却是不担任何因果罪孽的,可是三位,怕是马上就要被天雷震成粉碎罢?嘻嘻,杀戮这么多生灵做造成的罪孽啊!嘻嘻!"江鱼笑啊,笑得无比的得意,他有恃无恐的再次加强了注入木弓的羿神罡力,那强劲的杀气压得在场的其他道人一个个都匍匐在地上,根本无力动弹。青阳公子用见鬼一般的眼神看着江鱼,灰败的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恐惧和绝望。

    一名手持上古神器,拥有天仙修为,更是修炼肉身的可怕存在!还是专门擅长远距离狙杀的望月宗的天仙!招惹上了这么一个人,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肉身会被一道箭气轰成粉碎?青阳公子真的恐惧了,真的害怕了,他生平第一次为他所作过的事情开始忏悔,如果能够重新选择一次,他宁愿抱着江鱼的大腿叫他祖师爷,也不愿意和江鱼结仇。

    可是,如今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了。炼化公孙氏的阵法是他亲自主持的,那条八尾狐狸精被魔门生擒,也是因为他用一方仿造的翻天印在背后狠狠的砸了那狐狸精一记。封印了江鱼,在道门从昆仑山得到了足够的好处后,又是他穿针引线,最终让三道联手,铲平了捕风营。更让他觉得惶恐的,是杨钊杨国忠拿去毒杀李林甫的丹药,也是他提供的。李林甫死后,被李隆基下旨断他有罪,剥夺了一切的封号等等,这也是他在背后唆使的。这一件件一条条的事情,怎可能化解?

    "老天啊,一名手持上古神器修炼肉身的天仙!"青阳公子的元神一阵振荡,他差点就被活活吓死。不过,修炼出元神的修道人想要被吓死,难度太大,这才让他还留下了一口气。

    僵持了许久许久,渐渐的,一清仙人身边的两个新进天仙面色开始发白,以他们的实力想要自如的驱动一件神器,实在不是很轻松的事情。那青色玉盏上的水波开始消散,那紫色的手帕更是上下的哆嗦起来。就连一清仙人都开始喘息,显然是有点力不从心了。和江鱼不同,江鱼的木弓是主动跳出来认主的,其中更残留了一丝它当年的主人残留的意识,木弓拥有的力量如今可以完全被江鱼引发,消耗的气力更是不大,加上江鱼毕竟是锻炼肉体的人,能量比三个老道强了不少,就更加持久了。

    随着三个老道渐渐的吃力,空中那箭矢的虚影慢慢的对准了崂山,三个老道气喘吁吁的准备全力发动神器和江鱼决一死战,一旁的贤妙真人终于挣扎着从四件神器释放的可怕威压下爬了起来,他摇摇摆摆的走到江鱼面前,大声说道:"江鱼,看在我们当年的情分上,你听我说一句!你今日来我们崂山,是为了和我们道门同归于尽的么?你不要忘记,魔门勾结了安禄山、史思明,正在祸害天下的苍生!你来崂山,是想要对付我们道门么?"

    江鱼眼里闪过一缕笑意,他很善意的朝贤妙真人点点头,却是干巴巴凶狠狠的冷笑道:"情势逼人,不拼命也不行了。我原本想要和你道门合作,共度这番魔劫。可是你道门当日诛杀我爱人,灭我心腹属下,杀我望月巫卫,甚至我大哥似乎都死在你们的手上,嘿嘿,种种是非,你叫我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他摇头叹息道:"我江鱼是那种下贱胚子么?被你们压在昆仑山下死去活来无数次,日日受那地水火风雷霆闪电的轰击,结果我还要巴巴的抱着你们的大腿来和你们联手?"

    贤妙真人长叹一声,摇头道:"当日之事,须不能怪我。"

    江鱼冷笑道:"不能怪你们道门,却是要怪谁?把那青阳公子给老子交出来,还有他的一干党羽都给老子交出来,等我杀了他们,自然会带领如今的望月宗和你们道门联手,共同应付那魔门的妖人。"

    一旁的青阳公子猛的抓住了那身穿紫金道袍的老道,凄厉的惨叫起来:"师伯,您,您可千万不能。。。"

    一清仙人却是沉声应道:"大劫为重,天下苍生为重。青阳凡心未退,私心过重,惹来无数因果。不如。。。"

    那矮小枯瘦的老道沉沉的咳嗽了一声:"一清师兄说得。。。嗯,却也。。。"他抬头看了看那越来越逼近的箭矢虚影,轻轻叹息道:"有理。"

    三名道门天仙,有两名赞同让青阳公子为当年的事情负全责。那身穿紫金道袍的老道面色一寒刚要说话,青阳公子却已经是歇斯底里的嚎叫着,突然展开了他父亲给他的保命法宝'万里云烟一尘图',身体在一片烟云中消散不见。只听得青阳公子尖锐的叫道:"你们都给本公子等着瞧!青峰师伯,你他妈的算我什么师伯?我就算入魔,也不会再做你们道门的人!"

    青峰老道的脸色一下难看得没边,在场的道人全都愣了。

    江鱼,他很开心的笑了。♂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