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都是渔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元老魔桀桀笑道:"化羽仙人,老子和你只是有点点夺妻之恨,又没有杀了你老爹干了你老母,你这样恨我作甚?"他身体一转,根本不理会旁边数十名虚期境界的修士那劈面射来的剑光,只是团身朝化羽仙人扑去。(狂·亻·小·说·網)[ωWw./XIAo/sHuo./Kr]另外两名地魔同时长声狞笑,眼里血光喷涌的他们同样不顾那外界的雨点般的轰击,六个小酒坛子大小的拳头,带着亿万斤的巨大力量以及足以融蚀一座大山的魔元,轰在了化羽仙人的护身宝光上。一声巨响,化羽仙人身上那件上品灵器级的护身宝衣炸成粉碎,化羽仙人大半个身躯被砸成一团血浆飞散。那数十道黄气却也顺利的将三名地魔卷入那仓促布成的'困仙大阵'中,三名地魔身上光焰膨胀,巨大的魔元趁着阵法没有完全发动一阵乱轰,将那阵法毁得干干净净,三名地魔狂笑着又顺手宰杀了二十几名修为精深的道修,这才扬长而去。

    "无耻,简直无耻至极!三名修炼魔体的地魔联手偷袭一名修炼阵法之道的地仙,这,这,他奶奶的。"看着化羽仙人的身体凌空炸成一团血雾,一道儿紫色的元神冲天而起急速朝东方东海外飞射而去,江鱼不由得想起了三柄铁锤砸鸡蛋的场景:"可怜,可怜,修成正果的地仙却要去改修散仙,一生修为化诸流水,实在是可怜啊。散仙啊,可没有地仙这样逍遥喽,日后千年一次的天劫,啧啧。。。"

    摸了摸手镯中玄八龟赠送给他的一瓶神丹,江鱼咬牙切齿的说道:"让你们一气仙宗的人逐我出门,我这里有'渡厄正果金丹',可以完全修复一名地仙的肉身!可是,我为什么要送给你啊?这种神丹,你不拿数千块极品仙石过来,我可能送给你么?"

    千兵洞外,眼看就要跨进洞口的皓月仙人心中一松,正要大吼一声以表达他心中的畅快。只要他占据了洞门,这千兵洞内一切的珍藏就属于他道门啦,再也没有人能够抢走对千兵洞的控制权。就在他心头一松,身上的那股锐气一泻的紧要关头,一条比他高了半个身躯的庞大黑影突然从旁边猛冲了过来。那黑影的四周缠绕着无数道手臂粗细好似巨蟒一样扭曲的黑色气劲,那疯狂抽转旋转的黑色气劲'呼呼'的咆哮着,仅仅是冲过了数百丈的距离,已经有近百名道修被那气劲抽成了粉碎,只有元神、元婴勉强逃跑。

    地魔!阿修罗宗的地魔!而且身上的黑色铠甲居然是上品仙器,拥有极其可怕近身格斗搏杀能力的地魔!

    皓月仙人的瞳孔急速缩成了针尖大小,一缕缕紫气从他身上飘荡开。同样化为呼啸的旋风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的奔涌,他皮肤下八九玄功特有的金色光流一阵流窜,他身体已经化为纯金色,好似纯金打造的雕像一样璀璨夺目。他长吼一声,右手挥动龙魂大劈炼狠狠的朝那地魔劈下,左拳朝胸前一横,重重的撞上了那地魔团身撞来的肘尖。'嘎擦'一声巨响,身披上品仙器级的铠甲,肘尖上有着一根底部直径寸许粗三寸长尖锐突起的地魔一肘子砸断了皓月仙人的手臂,肘尖重重的撞在了皓月仙人的胸口上,将皓月仙人的胸口打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肉体修为几乎相等,可是占据了上品仙器铠甲的便宜,这地魔的肉身格斗能力就比皓月仙人高了五成!

    皓月仙人那一刀还在中途就已经失了锐气,一刀劈在那地魔的肩膀上,龙魂大劈炼上的寒光已经流散大半,只在那地魔的肩膀上劈出一条三寸深的刀口。黑金色的鲜血'嗤嗤'的喷了出来。那地魔狞声狂笑道:"皓月,你也有今天哪?嘎嘎,被吾偷袭,你是不是很委屈?吼吼!"占据了天大便宜的地魔趁势猛扑,双拳如风,在皓月仙人的身上连续轰击了十几拳,打得皓月仙人肉体几乎崩溃,通体一片淡金色的血迹。皓月真人一声怒吼,额头上一片月白色的光影就要破体飞出,显然他就要舍弃肉体,拿自己的元神和那地魔拼一个死活!

    就这时候,贤妙真人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他远远的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吼道:"师父,万万不可!兀那魔头,接招!"贤妙真人手持体内真元所化的大戟,凌空跨越数百丈的距离。狠狠的一戟飞向了那地魔受伤的肩膀,同时反手背起元神几乎要破体而出的皓月仙人,转身就跑。那地魔狞笑一声,任凭那金色长戟轰在了自己的伤口上,炸得那伤口一片血肉飞腾,他却不管不顾的一拳凌空轰出,一团黑色的拳风化为一个魔神头像,狠狠的砸向了贤妙真人和皓月仙人。

    贤妙真人一声闷哼,他身体一侧,让身上背着的皓月仙人躲过了那一拳,自己左肩却被一拳轰成粉碎,左臂带着一条血柱落在了地上。贤妙真人大吼一声,握着龙魂大劈炼的右手反过去托住了皓月仙人的身体,狼狈不堪的朝前逃走。那地魔不依不饶的'桀桀'怪笑着追了上来,狞笑道:"皓月,你和你这徒儿都死在这里罢!嘿嘿,你和我阿修罗宗争斗了一辈子,今日居然能做个了结,妙呵!"

    眼看贤妙真人、皓月真人就要命丧那地魔之手,附近的那群破虚、洞虚、窥虚期的修士却有什么用处?他们连阻拦一下这地魔的资格都没有。就在这时候,数里外正在看热闹的江鱼苦笑了一声,低声嘀咕道:"这牛气冲天的老道是贤妙真人的师尊?诶,毕竟是情谊一场呀!"他眼里一抹银光闪过,他在千兵洞前埋伏下的那几个瓦罐'砰'的一声炸开,一团团黑色雾气带着刺鼻的腥臭和说不出的刺鼻味道朝四周扩散,那黑云瞬间就笼罩了方圆百丈的距离。

    贤妙真人逃得快,他背着皓月仙人逃出了那团黑云覆盖的地方。那地魔跑得稍微慢了点,尤其沿途还有无数道修不要本钱的将各种威力极大的道法朝他喷泻而下,尤其有数百柄飞剑、法宝汇聚成的光流当头落下,饶是他魔功惊天,身上又有上品仙器铠甲护体,却也不敢冒险和这样的攻击硬碰。这地魔冷哼一声,身体稍微停了一下,正待施展魔功避开这些攻击,一道炽热的尖锐气息却没有一丝儿征兆的到了他身前,尤其是无比阴险的朝他下体要害射了过来。这是江鱼在数里外山崖上,以那木弓射出的一道饱含着太阳真火威能的无形箭气。

    速度是剑光的上百倍、穿透力是剑光的数百倍,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神识根本发现不了这剑光从何而来,尤其那上面附着的对一切魔道妖道邪道的功法有着极强克制能力的太阳真火,如此一缕儿箭气,给那地魔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这地魔本能的狠狠的并起了双腿,双手狼狈的朝下体狠狠的一挡。可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那缕箭气已经狠狠的射在了他铠甲的护裆上,一股足以焚毁世间万物的热流,直朝他下体烧去。

    换成江鱼所领悟的其他箭气,什么戊土、庚金、天雷等等箭诀,都无法发挥出如此强的威力。以他的修为,他如今射出的箭气能在那件上品仙器级别的铠甲上留下一点儿伤痕,就是不错的成绩。可是江鱼如今使用的是丙火箭气,并且是因为他吸收了巨量的太阳真火的能量,丙火箭气已经进化为太阳箭气!拥有破魔特效的太阳箭气!尤其这道箭气还是由那柄木弓射出!那一柄曾经在上古时期射下九个太阳的木弓!

    '噼啪'一声脆响,那地魔好似自己的心脏都要碎裂了。他听到,这是他仙甲护裆被击穿所发出的声响。那一缕炽热的劲气,将他下体轰成了一团粉碎,那可怕的太阳真火啊,更是将那一团碎肉烧成了灰烬,一点儿血都没有流出来。于修道人而言,身体的完整拥有极大的重要性,不管任何功法,讲究的都是身体有如宇宙一样,完整、和谐、自成一个整体。身体的任何一处缺失,都会给他们的功法带来极大的麻烦??更何况,阴损恶毒的江鱼,让这地魔缺失的,是男性修士的精源?

    '嗷???',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那地魔在那刺鼻恶臭的毒云中抱着下身'嗷嗷'的惨叫起来,他张开大嘴,也不知道吸进了多少毒气,突然体内魔元一泻,肉体和魔元都开始了急速的畏缩。那毒气的威力,开始显露出来。这地魔惊恐无比的嚎叫着,狼狈的冲出了那一片渐渐的扩大了覆盖范围的黑云,狼狈的逃向了正冲杀而来的魔修大军。于此同时,那数百名攻击这地魔的道修同时惊呼起来,他们飞入那黑云中的飞剑、法宝同时受了极重的污秽,飞剑、法宝不管是什么档次的全部受污落地,失去了所有的灵效。

    魔修、道修同时赶到了那一片黑云外,几个大胆的魔修冲进了那黑云中,却'呜'的一声惨叫,身体化为脓血炸开。这毒云的威力,实在是大得有点吓人。两派修士相互看了看,一时间顾不得追查是谁放出了这等恶毒的黑云,而是同时施展各色法术,朝身边的敌人打了过去。数十名修炼八九玄功的道修和数百名锻体魔修纠缠在一起,其他的道人还有乾达婆道的女修们各种奇妙法门连番施展,恰好打了个平手。道修这边近身搏斗的道人太少,可是他们的道法威力极强、阵法的威胁更是极大,却压制得那群乾达婆道的女修喘不过气来。

    就这个时候,江鱼身体化为一道快得无法形容的流光,不带起一点儿能量波动,不带起一点儿的法力振荡,轻盈的穿过了那一片黑云,冲进了千兵洞。完美,实在是太完美了,江鱼做梦都没想到,道门、魔道居然动用了如此多的人手,居然动用了如许多威力极大的法术和这样多的顶尖好手来争夺千兵洞中的宝贝,却是方便了他江鱼混水摸鱼,如此轻松就混入了洞内。当然,这也要感谢望月宗的心法太邪门了,门下弟子都是拥有自然之心的怪物,他们身体和自然已经的契合度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境界,这才能不惊动任何人的进入千兵洞啊。

    只是,在经过那一片已经覆盖了数百丈方圆的毒云时,饶是江鱼嘴里含了解药,依然被臭得差点晕了过去。那毒气顺着毛孔流入体内,有解药护身的江鱼都只感到身体一阵阵的发晕发闷,他堪堪冲进洞内,身体就几个踉跄,几乎倒在了地上。'呼哧'了一阵。好容易将体内的毒气排出,江鱼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低声骂道:"我望月宗的锻体心法,几乎无视任何剧毒;我嘴里更含了解药,居然差点没被毒死,玄八龟那老王八给的那些毒草,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会把上古那些连天龙都能毒死的古怪东西都弄出来了罢?"

    刚刚抱怨了几句,江鱼刚抬起头来,他就被千兵洞整个的迷住了。从洞口往内三丈许开始,一柄柄刀枪剑戟整整齐齐的挂在洞壁上,顺着这大概有数百丈长的通道直通向了最里面散发出一片片光霞的内洞。最靠近洞口的地方,是初阶的法器,江鱼很不感兴趣的将这数百件法器收进手镯;往内走了三十丈,那一大片挂在洞壁上的是中品法器;再走三十丈,上品法器;再走三十丈,极品法器。。。等江鱼走到这条通道的尽头。最后那一片六百九十件兵器,已经变成了极品灵器!而且是没有任何禁制防御,随手就能摘下来的上品灵器!

    '呼呼'的喘着粗气,江鱼正要走进内洞,他面前突然一片五彩霞光闪过,一尊石碑出现在他面前,上面两个扭曲的大篆字清晰透出道道金光,好似有隐隐雷霆声从那金字中发出,正是??'戒贪'??二字。若非在望月宗背本门的典籍认识了一些古篆字,江鱼也看不懂这两字。他呆了一下,灵识扫了一眼手镯中那堆积成一座座小山的各种法器,心里突然一动,他想起了外面那规模浩大将整个华山都笼罩在内的巨大仙阵。"华山神君神通莫测,这千兵洞想必是他家护卫的军械库!若是换了我,日后有一后辈小子将我的库房搬成空房,还不灭他满门么?由此想来,神人的品性比我江鱼是要好得许多的,但是那等惩戒,却也是难以消受的罢?戒贪,戒贪,到了什么程度才叫贪呢?"

    摇摇头,江鱼将那一应兵器从手镯中丢了出来。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这些兵器一柄接一柄的好似有无形的大手抓着,一一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地方。江鱼低下头想了一阵,从那极品灵器中取了刀枪剑戟等二十一件兵器塞进手镯,看到前方石碑在雷鸣声中悄然消失,这才面带微笑的走进那内洞。身体往那七彩霞光中一扑,江鱼只觉得身体外一阵光影变幻,脚下一空一虚,再踏到实地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座洞府中。

    就和望月宗收藏那些大弓的洞府一样,这座穹庐状高有数百丈的洞府内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一件件都是光芒闪烁,无数片光芒练成了一蓬灿烂的光幢,让人眼睛刺痛,看不清那光幢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洞府的地上则是一张张巨大的墨玉石桌,上面放置了无数精致纤小看起来好似小孩子玩具一般的东西,一件件都是霞光闪烁,看起来就比那洞壁上挂着的材质好了不少。江鱼灵识朝那些兵器扫了过去,却发现这洞窟中的每一件兵器上都有极其古怪的禁制,他的灵识根本看不透这些兵器的档次质地,只能是仰天苦笑。

    "戒贪,戒贪!我要给我那属下数千人准备兵器,却哪里能找到这么多法器?诶,随手摸两件兵器走罢,被天雷轰的滋味可不好受。"江鱼喃喃自语了一阵,刚要转身离开,一个温和如玉的声音已经在他脑海中响起:"来之则为有缘。"随着那声音,那些石桌上飘起了十八个小巧的只有拳头大小的兵器架,兵器架上分别插着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十八个兵器架飞到江鱼面前,江鱼将那枪架抓在手中一看,那上面赫然有着几个小字:混罗枪一套一千二百八十柄,灵器下下品。

    灵器下下品?金丹期的修士你还想要他们能使用多好的法宝?档次太高了,他们根本驱动不了啊。如今的修道界修士们都穷得要死,大门大户的修士也就罢了,没看到刚才那就近千名散修所用的法宝都是多么落魄的货色?江鱼又抓过那刀架看了看,上面也有小字:天罡刀一套三千六百柄,灵器下下品。

    江鱼恋恋不舍的将那十八个小巧精致的兵器架抚摸了又抚摸,这可是他未来扩张捕风营的根本啊。这里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十八个兵器架到底是让自己挑选一个,还是让自己全部拿走?正在犹豫的时候,江鱼脚下突然一虚,又是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古怪感觉。等他清醒过来,他已经站在了十几里外的一个山口处,手上十八个小巧的兵器架正散发出冷冷的寒光。

    "哟呼???哈哈哈哈。这主人果然大方!"江鱼兴奋的呼叫了一声,连忙将那十八个兵器架塞进了手镯,心里暗道:"哎呀,这主人其实还是很好说话,早知如此,不如应该向他问问,不知道还有铠甲盾牌一类的物事没有。唉,可惜,可惜,却是晕头了。"他有点不甘的朝那千兵洞外眺望了过去,却看到那天火焰冲天,声声龙吟、道道雷霆的巨响震得地面都一阵阵的发抖。

    好奇心起,江鱼轻手轻脚的又跑回了刚才藏身的石隙里藏着,远远的看着好戏。他幽幽笑道:"也许,还能再沾点便宜?呵呵呵!"

    此时,那洞口的毒气黑云已经不知道被谁用禁法清扫一空。道门、魔门两方三十几个地仙级的人物正在门口那不足百丈方圆的地方打得火起。魔门的十几个地魔联手布成一个江鱼看不懂的古怪阵势,好似潮水一样挥动着手上动辄数万斤沉重的兵器朝那道门的地仙一阵狠劈。道门这边却再无一个能够肉搏的地仙和他们相拼,却依仗着人数上自己多了三名地仙的优势,一行人站成了一个防御阵法,将全身本领施展开来,一个个威力绝伦的禁制、法咒就在方圆数丈内爆发,潜劲如潮,冲得那些地魔一个个立身不稳,很难才抓到机会冲近他们轰出一击。

    三十几个地仙级的人物分成两派打成一团,他们战斗的余波,却没有波及近在咫尺的双方门下,就连威力极大的各种法阵禁制,都被控制在丈许方圆内爆发,一团团超级浓缩后闪动着刺目光芒只有数尺高下的小山峰一座座的从那虚空中砸下,逼得一干地魔连连闪避,可是那小山头一旦失去了目标。立刻就消失在虚空中。这等微妙绝伦的控制手法,看得江鱼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强,实在是强,难怪他们是地仙。呵呵,想想山海生那厮布置一个震地阵,那等声势都要炸飞了天去,哪里有这群老道这样举重若轻,将威力控制在数尺方圆内来得可怕?"

    可想而知,将一个覆盖面积可达十几里的攻击法阵那方圆数里大小的山头压缩成数尺高下,这一旦砸在人身上,伤害力比起那巨大的山峰起码提高了百倍。可是想要将那阵法压缩成这样的小阵,难度却不啻于提高了数百倍,寻常一气仙宗的道人,是没这个能力的。

    江鱼正在出神,一名地魔突然劈头被一座闪动着红光的小山砸了一记。'嘎吱'一声,那地魔的勉强偏头让开了自己头颅要害,那小山轰在了他左肩上,只见他的左半边身躯突然小了一半,一大片血肉连同他身上的铠甲化为粉碎。与此同时,另外两名道修看到便宜,双手一点,细得好似头发丝一般的九道雷霆从那虚空落下,轰在那地魔的脑门上,炸得那地魔身上骨肉乱溅,勉强保住了一具重伤的肉身卷起一阵黑云逃窜。

    道门修士同时欢笑,嘴里大叫:"道涨魔消,今日乃除魔之日。"他们正在兴奋,那剩下的十几个地魔突然身体凑到了一起,十几人连成了一线,后面的人双手搭在前方人的肩膀上,一股股魔元'轰轰'有声的从最后一人一直汇聚到了最前方那地魔的身上。那最前方的魔修身体膨胀到有三丈高下,肌肉都变得黑晶晶快要透明,双掌中捧着一团紫黑色好似黑洞一般没有任何反光也没有任何能量流出的物事,狞笑着看着面前十几名面色惨变的道门地仙。

    地仙们同时大喝一声,防御法阵全力发动,一蓬强光护住了他们的身形。更有数件仙器级的防御性法宝漂浮在空中,洒下道道奇光、朵朵青莲笼罩在那光蓬外。于此同时还有数十座小小的山头好似下雨一样的从天空笔直的落下,朝那十几个地魔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那黑色好似黑洞一般的光芒突然爆发,一道不过六尺粗黑色的光柱无声无息的击碎了那防御阵法的光罩,将几件防御仙器震出道道裂痕落在地上。最前面的那地魔要着牙浑身毛孔喷着黑金色的鲜血,艰难的捧着那一团黑光从左到右的扫了一遍。五名地仙的身躯在那黑光中化为乌有,五道元神化为数道流光仓皇的逃向了东海和南海方向,其他地仙也个个重伤。与此同时那数十座山头砸下,砸得十几名地魔'嗷嗷'惨叫,身上骨肉炸裂,一个个重伤急忙架起乌云仓皇逃跑。比较起来,地仙的肉体脆弱,一旦受损就只能元神遁走;而肉体坚固的地魔,还能保住肉身勉强飞遁,这一次却是道门不大不小的吃了点亏。

    不过,重伤的地仙在服下灵丹后,还能支撑着飞向千兵洞,魔道修士一阵怒吼,分出了近百名魔修扑向那些浑身鲜血淋漓的地仙,想要趁机占据那千兵洞的入口。那打扮得好似人间君王一样的乾达婆道女修一直站在旁边观战,如今看到情势渐渐分明,道门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她突然柔柔的一笑,娇滴滴的笑声笼罩了大半个华山,头上王冠化为一蓬粉色光雨直冲天空,随后变成一蓬喷吐着习习红色粉雾的大网罩下。她身上龙袍则是迎风一变,长袍上的几条金龙化为几名赤裸身躯扭捏作态的美女,这同样喷出粉色光芒的长袍突然解体化为无数粉丝游丝钻入地下,从那地下构成一张大网朝上兜了起来。

    "嘻嘻。诸位道友试试奴家的天欲兜、销魂网。这天罗地网,就等着伺候诸位道友哩!"随着那女修娇滴滴的声音,数百名在场的乾达婆道女修娇柔的扭动起身躯,扑入那天欲兜、销魂网内翩翩起舞,将那血腥的沙场化为旖旎的无遮会场。粉红色的花朵带着一条条长长的粉色烟雾自天空落下,每一朵花一旦接触人的身体,就立刻融入,引发道修们的体内纯阳真火,好似那火星溅射到了火油中,燃起不受控制的火焰。

    '呼呼呼',数十名修为稍弱的道修突然从毛孔内冒出无数丝极细的火焰,他们身体在那火焰中化为灰烬飘散,就连元婴或者元神都没能逃出。乾达婆道的魅惑大法专一引发道人体内的一缕心魔,引得他们走火入魔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元,就是魂飞魄散之祸。那女子又娇滴滴的呻吟了几声,柔声叫道:"好哥哥们,你们舍得对我出手么?"只见那数十名已经掐好指印只等放出引发雷火的道修一声闷哼却已经着了道儿,他们胡乱的将手上法诀朝身边同门丢了出去,一道道手臂粗细的天雷'轰隆隆'的砸了下来,顿时又死伤了一片。

    "唉,好狠心的哥哥哟???既然你们都杀了自己的同门???不如连自己都杀了罢?"空气中的粉红色雾气益发浓密,那女子扭动着身躯发出了第三声娇柔的叫声。大战了许久已经累得精神疲乏,自控力直线下降的道修们受那魔音所惑,当真就有人长叹一声,面色呆滞的挥起飞剑,将自己的头颅一剑劈下。血柱喷涌,数十条元婴仓皇的飞遁出肉身,却被那粉色的花朵一碰,全部炸开,又是百多名道修伤亡。

    眼看这女修魔功惊天,再被她叫嚷几声,怕是场内的道修要死伤殆尽,那边千兵洞口处正在和百多名魔修纠缠的十几名地仙中,有一名长须飘舞的地仙怒极吼道:"妖女大胆!行此邪法害人,贫道来收服你!"他盘膝坐在洞口,将那元神出窍,好似真人大小通体紫金色光芒照耀出数十丈外的地仙元神手持一柄尺许长的月白色小剑,化为一道紫色长虹,在空气中荡起一圈圈肉眼清晰可见看似无比缓慢的波纹,笔直的刺向那女修的丹田要害。那月白色短剑射出三寸许长紫巍巍精光四射的剑罡,剑罡前的虚空都被一股无形的大力撕开了一一条条细细的黑色裂痕。

    女修面色凝重的双手挽成一朵花形印诀,手腕轻轻一抖,就有数十朵粉红色的花形光影射向了那地仙元神。她手轻轻的向下一按,指尖正好和那剑罡碰了一个正着。血肉之躯如何能和飞剑硬碰,这女修的一根食指被干净利落的血断,眼看那短剑就要刺进她的丹田。就这时,女修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她眼里闪过一道鬼气森森的黑光。嘴里念诵了几声阴森的咒语,那断指突然炸成一片血水,喷在了那地仙的元神上。乾达婆道的诅咒之术发动,那女修喃喃念诵道:"以乾达婆道魔神之力,愿你元神永世沦入魔界不得超生。"

    '哇???',那地仙的肉身上喷出一口黑血,他的元神却是张口喷出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那是他的元神精气,这一道光芒喷出,他半生的修为已经被诅咒削去。已经刺进这女修小腹寸许的剑罡再也无力前进,紫光万丈的元神'砰'的一声消散,化为一道暗淡的紫色气流飞速注入那地仙的体内,只见那地仙的肉身开始了急速衰败,身上皮肤起了无数的皱纹,一身修为居然直接降入了金丹期都不到的水准。先是被那黑色魔罡光柱所重伤,然后又被同样地仙级的女修用魔道诅咒直接诅咒了元神,这名地仙还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天幸。

    这女修却也不好受,虽然那剑罡只入体一寸,可是剑罡上磅礴的仙气已经让她受了重伤,就连那天欲兜和销魂网都难以操纵,两件魔器颤抖着,眼看就要恢复原形。打到如今这种程度,道门和魔门都已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们在场的人都无力再战下去啦。高端战力,道门还占据优势,可是十几名重伤的地仙却也难以发挥太大的作用;低端战力,魔修们还多出了两百多个魔婴期以上的肉身强横的战士,可是面对地仙们联手摆布的防御阵势,他们也无力进袭。这,已经是两败俱伤之局。

    双方对峙了一下,正要有高层人物出面商量出一个结果,可是远处一座山峰后面,近千道流光溢彩呼啸而来,近千名散修发出得意洋洋的奸笑,团团围住了战场。震天的长啸声中,一名通体清气流动身躯不似肉身的老道缓步而出,手上拂尘轻轻的晃了晃,微笑道:"诸位道友都是一方俊彦,何必斗得你死我活?不如听贫道好言相劝,今日就停歇了这干戈,双方就此退去,如何?"

    "五台山金狮崖散仙三黄道人!"有认识这老道的修士惊讶的叫嚷起来。

    三黄道人微微点头,笑了几声。他身后又站出来几名做俗家打扮的文生儒士,每人身上都是清气滚动,显然都有着散仙的修为。江鱼在远处数了数,这群散修一共有七名散仙,虽然散仙的修为比起地仙要弱了一等,可是七个完整的散仙,这股力量就足以决定今日的胜负了。那个刚刚大展淫威的乾达婆道女修收起自己的两件魔器,咬牙切齿的指着三黄道人怒道:"三黄杂毛,咱们双方罢兵退去,这千兵洞。。。"

    三黄道人飞快的接口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千兵洞刚刚出世就引得上千道友殒命、损身,可见是大大不吉的东西。贫道以为,这千兵洞还是由我等来看管,来得方便。否则若是再有人死伤,岂不是有违天心么?"三黄道人的语气中透出了一丝丝冰冷和一点点的威胁,他嘿嘿笑道:"诸位道友争斗了这么久,伤的伤,亡的亡,也没有力气再打下去了罢?"

    道门、魔门的修士都是面色一变,三黄道人却好似恍然大悟般想起了什么,他指着四面八方上千名散修笑道:"对了,贫道忘记说一件事情。我中原大地处处藏龙卧虎,处处有散修高人,奈何一直以来我们这些散修都是有如一盘散沙,相比道盟和魔道的诸位道友,这力量上是相差得天差地远的。不过,最近我们一干同道上秉天意,组建了'秉天盟',盟中有高人逸士无数,特此向诸位同道公示一二。"

    得意的笑了几声,三黄道人不无得意的摇头晃脑的说道:"诸位大概还不知道,在诸位露面之前,为甚有这么多散修出现罢?这也不奇怪,这消息是我们秉天盟放出去的。"很是悲凄的叹息了一声,三黄道人悠然道:"他们不识我秉天盟的良苦用心,非要做那闲云野鹤独善其身,今日在此全军覆没,却也是天数,天数啊!"

    江鱼心头一惊,这秉天盟好毒辣的手段。他们故意放出千兵洞出世的消息,让第一批近千散修前来夺宝,结果被魔修们轻松的屠戮大半。就连江鱼都以为,这群散修再也无力窥觑千兵洞的宝贝,好处要么落在道门手上要么落入魔道手中。谁知道背后操纵了这一切的秉天盟却趁着道门魔道两败俱伤的关头突然露面,明摆着就是独吞千兵洞宝贝的主意。可是不得不说,这主意极其高明,江鱼还真没想到,到了这关头,还能有他们秉天盟一支奇兵杀出来。

    不过,看着那七个散仙,江鱼的口水就是'吧嗒'直流啊。散仙,纯粹的仙气集合体,大补之物啊。就算江鱼提不起兴趣吃人,但是若是能生擒两三个散仙,龙赤火他们一干妖怪起码就能突破到虚境,自己手上的实力就起码增加了十倍。可是,快要生擒一个散仙,哪里是这样容易的事情?江鱼自忖修为还差得远,差得远啊。

    '呵呵呵'的冷笑声中,三黄道人手上飞出一颗海碗大小碧蓝色的宝珠,那幽蓝的珠光照耀得大半个华山好似闹鬼一样,冷兮兮的蓝光伴随着那呼啸而来的山风,真有如无数的幽灵就在众人的身边盘旋。另外六名散仙也都分别祭出了一件极品灵器级的攻击性法宝,一个个面色傲然的看着下方伤痕累累的修士们,一脸的不屑,一脸的高高在上。

    三黄道人微笑道:"若是诸位道友再不离开,就不要怪我秉天盟替天行道,以杀止杀,制止诸位的这一番浩劫啦。"他手一挥,那颗蓝色宝珠慢慢下降,空气中飘起了蓝色的雪片。同时那千兵洞前升起了十三根黑色的铁桩,这也是他们这群散修在前几日布置好的埋伏。只是这些铁桩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江鱼在旁边听得浑身一阵的鸡皮疙瘩,这位三黄道人,还真是。。。他情不自禁的掏出了木弓,寻思道:"不能生擒,那我给他一箭罢?这人,也太会装佯了。分明就是来抢宝贝的,何必作出这么一副有道高人的嘴脸来?婊子和牌坊,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并存的啊。"

    那盘膝坐在千兵洞口,肉体衰老到了极点的地仙突然有气无力的笑出声来:"三黄,你今日变得如此大胆了?不过,你也不想想,千兵洞这样重要的所在,我们道门只会派我们这些人出场么?"

    那女修却已经是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你们这群没种的混蛋,还躲什么?给姑奶奶我出来剁碎了这群想要横插一手的王八蛋!"

    随着那尖锐的叫声,几朵乌云伴随着黑风在那远处天边一闪,整整齐齐近千米阿修罗宗和乾达婆道的魔修踏云而来。另外一处虚空中三朵青莲凭空幻现,随后也是近千名道门修士踏着白云飘然而至。尤其那领队的十三名老道一个个头顶三朵金花,一点点金色的光雨伴随着仙音自那金莲上徐徐飘落。道盟十三位常务长老,今日一并现身。

    三黄道人等七名散仙,就好似想要去偷小鸡的黄鼠狼,愕然发现自己招惹了一头巨大的鸵鸟那样,嘴巴张大到足以容纳自己的拳头,都不会说话了。江鱼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往那石隙里狠狠的塞了一下身体。好罢,看来这场仗还没打完哩,他可要藏好了。这么多正邪三方的修士,一人一拳,都能把他这银身巅峰的肉身给揉成面团。

    "没天理啊,不就是几件飞剑飞刀么?至于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么?至于么?"江鱼有点哀怨的开着天空聚集成三处大方阵的修士,暗暗的叹息了一声:"罢了,你们打罢,可是千万记得不要把你们的飞剑和法宝损坏得太多了。。。"♂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