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团年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玄八龟的脖子伸出来有二尺多长,他殷盼的看着江鱼,小心翼翼的说道:"这样说来,你已经被道门驱逐出门啦,你能否帮我的忙呢?呵呵,依你的脾气,不会不记恨几日的那几个老道罢?若是你能帮我将娘娘自那天外天接引回归神州,这些老道翻手尽成齑粉呀。【狅-人-小-说-网】ΨωΨ。XiAoShuo'kR"

    轻轻的竖起一根手指,江鱼微笑道:"不急,不急,随缘,随缘。你都说了,那玩意根本不知道在哪里,我们怎能这样轻松的找到他呢?呵呵,先让我轻松快活几百年,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罢。"江鱼眼里奇光闪动,他在肚子里大骂玄八龟的脑袋里面也没有什么脑浆:若是真能破开天外天的封印,引得天庭众神仙回转人间,他江鱼一个人、对方是道门无数道家弟子,谁更占便宜啊?明摆着的事情嘛,吃亏的只能是他。

    回转长安,江鱼将自己安排的一些伏手尽皆招回。这些伏手没派上用场,那十八个老道还来不及把事情交待一遍,江鱼已经作出了事情被赶出道门,这些防范手段,却也是派不上用场了。紧接着他就跑去了太子东宫,叫李亨拿了兵符令玺,将捕风营的大权收归李亨一人掌管,随后江鱼又在东宫兼任了一个官职,由李亨委任他专门执掌捕风营的调动一事。他心中得意,如此一来,捕风营已经变得和他江鱼没有了关系,若是有人想起了这个由头,想要夺走捕风营的权力,却也是无法可想的。

    时间就此一天天的晃了过去,江鱼好似一只织网的大蜘蛛,静静的坐在自己府中关注着长安城中的变化。柴风突然抖了起来,身边居然有了四个元婴期修为的道人公然做他的保镖,却把道门避世的戒律无视了;杨钊和柴风几乎是日日凑在一起,连同一些世家子弟,每日里欢宴,沟通感情,隐隐然也自成一派势力;青阳公子却以柴风远房亲戚的名义住进了柴府,每日里带着柴玉在长安城里厮混,他的十几个师兄摆明了架势跟在他身边,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为修道人的身份,让江鱼惊叹于世间的变化是如此的耐人寻味。

    这一日,又是皇宫大内摆团年宴宴请一众大臣的好日子,江鱼带了一干属下赶去皇宫赴宴,只有空空儿、精精儿却是不辞而别。他们身为一气仙宗旁支一气剑宗的弟子,实在是无法留在江鱼身边。江鱼也得到了消息,他们两人如今还在长安,却不知道留在长安作甚,他也没兴趣去打探这些已经变得和他无关紧要的消息。就当作不知道了。

    御花园内,和往年一样,锦绣堂皇中大唐朝最高层的一批人聚会在此。李隆基笑吟吟的高坐在龙池的水阁上,李林甫满脸笑容的陪坐在旁,杨钊却也被李隆基亲自下令坐在了水阁中,可见他如今圣眷之隆。张九龄有点神色黯然的坐在水阁的一角,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往肚子里灌,看得江鱼一阵的诧异,拿了酒杯凑到了张九龄的身边,拱手行礼后和他搭起话来。

    天空的帷幕挡住了一切风雪,只有宫女们往来穿梭带起一阵阵的微风,让水阁外的池水微微的荡漾。隐约可见一条条丈许长的大鲤鱼在那深深的水下缓缓游动,丝毫不受外面喧哗声的影响。清澈透亮的池水倒映着岸上、水阁中的灯火和人群,极端的热闹和那清凉池水的沉寂混杂在一起,让心中有事的人益发的感觉到寂寥和寂寞。

    看到江鱼端着酒杯朝自己敬酒,张九龄微微一笑,低声笑道:"中游是老夫失势后,第一个当着李林甫的面来向老夫敬酒的人。"苦笑一声。张九龄叹道:"满朝文武,居然只有你江中游敢来给老夫敬酒,老夫是否应该大哭三声?"说完,张九龄果然是'呜呜呜'的哭了三声,随后又笑了起来,随手和江鱼轻轻的碰了一下酒杯,饮尽了杯中美酒。

    江鱼一阵的哭笑不得,简直是废话,满朝文武如今谁敢向张九龄敬酒?也只有他江鱼能这样做,谁叫李林甫是他大哥呢?摇摇头,江鱼身体一侧,坐在了水阁的栏杆上,随手将酒杯丢下了水池,说道:"张公今日对我江鱼,为何如此客气?"

    '呵呵'一笑,举起一个酒壶很狂放的举过头顶,让那酒水倾斜下来,一半流进了嘴里。一般撒在了衣襟上,张九龄吐出一口酒气,将那酒壶也扔进了水池中。他歪着脑袋看着江鱼,微笑道:"公孙和我说起过她的事情,老夫这才明白,中游那时候找她,却是一番好意。反而是老夫,把事情给生生弄砸了。唉。"

    叹息一声,张九龄悠然说道:"公孙的师父,也是一代奇人,她不仅精擅剑舞绝技,更会一门奇门相术,擅断人未来运势祸福。"他看着江鱼,轻笑道:"中游身边有玄先生那样的奇人,自然知晓命相之数,却也不是虚妄之言。她师父临终前曾断言,公孙日后的造化,会在你江鱼的身上。可惜,可惜,老夫却怎知其中的关键?老夫也想不到,看起来粗陋无行,只会仗着李林甫的权势欺人的江中游,居然是如此人物?"

    轻轻的用拳头砸了一下江鱼的胸口,张九龄带着几分酒意叹道:"虎弟,犬兄!日后李林甫必不得好下场,你江鱼不要陪着他送死。"看到江鱼那璀璨好似明星的眼睛,张九龄叹道:"记住,不要陪李林甫一起送死。中游啊,你和他不是一路人的,你虽然热衷权势富贵,可是老夫却也看出来了,你根本是被李林甫教坏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哩。"

    愣了一下,江鱼不由得笑出声来:"张公说得古怪,我莫非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唔,若是能官封大将军,爵领国公,有娇妻美妾数百人,此生当可娱也。。。当然了,库房里面还要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花不完的钱财,手下有一帮能为我拼命的兄弟,那就此生无憾了。"江鱼悠然神往,将他和李林甫自幼最大的梦想一一的说了出来。

    "嗤!"讥嘲的笑了一声,张九龄一巴掌打在江鱼的手臂上,他冷笑道:"蠢物,高官厚禄、娇妻美妾,李林甫对这些东西也许有兴趣,这些东西于你江鱼,又有何益?百年之后,美人成土,你莫非喜欢对着一具粉骷髅?江鱼,你果然还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哩。"昂起头来,张九龄悠然道:"比如说老夫就知道,老夫想要的东西是什么。醇酒美人,造福天下,哈!"

    摇摇头,带着几分酒意,张九龄离席而去,他没有把话给江鱼说清楚。如今的江鱼,不过是还沉浸在自己孩童时梦幻中没有清醒的大孩子罢了。只是,张九龄却也来不及对江鱼说完这些话了,没过多久他就因为自己保荐的一名御史的案子受到牵连,被李隆基贬出了长安,再没有多久,张九龄病死异乡。自此大唐朝中再无一个中正耿直之人,再也无人能和李林甫抗衡。最后好容易出来一个分弱了李林甫权势的,却也是杨钊这个更加不堪最终惹得天下大乱的货色。

    呆呆的看着张九龄踉跄远去的背影,江鱼低声嘀咕道:"我自然知道我要什么。唔,公孙在哪里?鱼爷我今天决定了,今年么,鱼爷的最大目标就是让公孙从我的师妹变成我的娘子,呵呵呵,哈哈哈!"他'嘿嘿'的奸笑了几声,猛的跳起来,满御花园的去找公孙氏。

    恰这时,花园内灯火突然同时熄灭,只有龙池中有紫幽幽的光影透了出来。渐渐的,一座镶金嵌玉极其华美的舞台自那龙池下升起,舞台正中有一个直径丈许的大玉盘,玉盘正中伸出了一根弯曲的金色花茎,花茎上顶着一朵方圆三尺的纯金莲花,莲花上,杨玉环杨贵妃正摆出了一个极其优美的姿势,身上七彩的霓裳随着一阵自水阁上吹来的大风而飘然飞舞。

    '霓裳羽衣曲',李隆基亲自作曲,由杨玉环完美演义的绝世之舞。金莲上,杨玉环舞出了天魔之姿,金莲下舞台上,数十名舞女飘然随着那乐曲且歌且舞,歌声飘摇好似那夜间的幽灵清唱,让人神思撼动、魂灵儿都好似要飘去九霄云外。香风渐渐自那舞台上飘散,帷幕上几个极大的布兜突然敞开,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朵轻盈的飘落,李隆基在水阁中兴奋的拊掌大笑。

    抬起手来,江鱼接住了一朵花朵,那是用丝绢剪裁成的鲜花,花心中还镶嵌了一点金豆。李隆基在那水阁上放声笑道:"诸位卿家,各自戴起一朵绢花,和朕同享这太平之乐。"他拈出了一朵绢花佩在胸口,那绢花的花蕊处有一点精芒闪烁,李隆基的这朵绢花的花心处,却是用丝线扎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旁边李林甫等人纷纷戴起一朵朵绢花,花蕊中分别是各种珠翠宝石,那光芒流动,无比的富丽堂皇。

    舞台上,金莲中,杨玉环突然雀跃而歌,她的霓裳袖子里,飘散出无数金色的蝴蝶。那是用极薄的金箔剪出的蝴蝶,随着杨玉环的长袖飞舞,蝴蝶一只只的飞出来,在袖风的鼓荡下,这些极轻的蝴蝶能随风飞出十几丈外才飘然落下,就好似真的蝴蝶在飞舞。四周灯火大亮,这些蝴蝶发出明亮的金色光芒,一点点金光盘绕着杨玉环,让她绝美的容颜上增添了一片片一闪即逝的光彩,富贵华丽有如神人。四周的舞女同时放声歌唱,大袖挥动处,一片片红花、绿叶飘逸而出,追随着那些蝴蝶飞出了老远。此情此景,就有如春季百花盛开,蝴蝶在那花丛中嬉戏飞舞,充满了无边的生机生气。这些红花绿叶也都是以极品丝绸剪成,于华美中平添了极重的奢靡。

    一只金蝴蝶飞到了江鱼的脸上。撞得他的脸有点发痒。随手抓下那金蝴蝶,将附近飞过的十几支金蝶飞快的抓进手里捏成了细细的金粒子,江鱼将十几颗金粒子捏成了一颗小小的金珠,用手上下掂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呵呵,好阔气,贵妃娘娘一支霓裳羽衣舞,起码要丢掉十几两黄金,唉,这些黄金送给我岂不是好?"

    那厢里,一众臣子又在李林甫的带领下山呼'万岁',恭祝大唐朝的江山万万年,恭祝李隆基的龙体安康万万年。江鱼看着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还有李林甫,看着李林甫那对美丽的丹凤眼,心中突然想到了张九龄给他说过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阵的憋闷。"开玩笑,这张九龄老头儿是疯癫的,莫非我江鱼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理他。大哥已经成了宰相。日后我们兄弟的荣华富贵,正是绵延不绝的。"

    只是,御花园中的气氛,突然变得让江鱼有点窒息,他脑子里莫名的响起那日自己自废所有道行神通时的感悟,'弓箭的奥义,在于自由,不受任何拘束的自由,就好似风一样,就好似云一样,在天地间自由飞翔的自由'。

    耸耸肩膀,江鱼低声嘀咕道:"难道我如今不自由么?我不也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唉,一定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才这样疑神疑鬼的。没办法,谁叫我这个道门的大功臣,不过两天的功夫,就被赶出了道门呢?还差点被废掉了全部的修为,飞英子老道,咱们走着瞧。你不要一个人被我碰到,否则总有你的苦头吃。"喃喃自语了几句,江鱼突然看到龙池的对面,公孙和白霞子正在手持鱼食在池边和两条鲤鱼嬉戏,而几名公子哥殷勤的在旁边伺候着,江鱼不由得心中一阵的无名火起,迈开大步就往那边跑了过去。

    刚刚跑出十几步远,江鱼耳朵里传来清晰的佛号声:"南无阿弥陀佛,江道友可否暂留云步?"

    猛回过头去,江鱼看着远远的站在后面一个僻静阴暗的角落,站在一株梅花树下的大善智和大威势,不由得眼角一跳。寻思了一阵,江鱼缓步走过去,朝两个和尚冷声说道:"找我作甚?吐蕃普陀珞珈门外的事情,还没和你们计较,你们又想要做什么?还有,不要称呼我为道友,请叫我威武侯。我已经被驱逐出了道门,你们耳目灵通,还有不知道的么?"

    大善智微微一笑,合十道:"南无阿弥陀佛,此次来,不是因为江道友道门护法的身份,而是因为江道友大唐左骁骑卫大将军、捕风营将军的身份。"他合十行礼,旁边大威势则好似演双簧一般说道:"南无阿弥陀佛,捕风营的职责,应该是追捕地煞殿、天欲宫一干妖人罢?若是贫僧师兄弟发现了他们的蛛丝马迹,不知江道友可否有兴前往一探?"

    眼珠瞥到左边看了一眼大善智,瞥到右边看了一眼大威势,江鱼嗤嗤的笑起来:"若是那两个门派的妖人,我江鱼很有兴趣去立一份功劳。但是呢,如果事情和阿修罗宗、乾达婆道有关的话,可就不要怪我江鱼临阵退缩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袍,江鱼昂着头悠然说道:"不在其位,不司其职,我已经被废除了全部功力被赶出了道门,哼哼,有些事情,我可是没那本事管啦。"

    两个老和尚相视一笑,似乎都习惯了江鱼的无赖脾气,大善智微笑道:"如此甚好,江道友请随贫僧来。"他微微合十行礼,示意江鱼跟上他和大善智。江鱼耸耸肩膀,随手朝不远处正抱着一头烤乳猪放怀大啃的白猛打了个招呼。白猛用袖子擦了擦油腻的嘴唇,随手将那乳猪丢开,拉上了龙一等一干妖怪,紧跟了上去。十几丈外一丛正在高谈阔论的世家门阀的代表中,突然一名贵妇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嚎叫,一个油腻腻的被啃了半边的猪头正好摔进了她的怀里,吓得她身体一软,晕倒在地。

    龙池对面,正笑着逗弄那两条鲤鱼,眼角余光却一直在注意江鱼动静的公孙拉了一下白霞子的袖子。两女快步摆脱那几个纠缠她们的公子哥,快步朝江鱼他们追了过去。那正和一干兄弟姐妹在一起敷衍的李亨,看到公孙、白霞子这等诡秘的行动,不由得兴致被引了起来,他摸了摸腰间百宝囊中江鱼赠送给他的一张大弓,找了个更衣的理由甩掉了几个一脸谄媚巴结的兄弟姐妹,一溜烟的窜了出去。江鱼身边的一伙人中,只有玄八龟被一干文臣围着,刑天倻在和诸部、衙门里的那些中层官员拉着近乎,这才没有跟过去。

    今夜的兴庆宫内到处灯火辉煌,一队队铁甲士兵往来巡视,更有禁宫内那些练武的太监三五成群的在屋檐墙头上施展轻功飘然而过,禁宫内真的是水泄不通。大善智、大威势、江鱼他们却不是寻常人,大善智只是用了个普通的障眼法,就让三人太太平平的穿过了一队队护卫,走向了禁宫深处。大威势的耳朵尖,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的细微的脚步声,急忙扭头看去。却看到江鱼的一干属下都紧紧的跟了上来,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当他看到当朝太子李亨居然也是身形飘逸好似行云流水般转了过来,脸上的惊容更甚。

    李亨朝大威势合十行礼,脸上满是嬉皮笑脸不正经的笑容。大威势冷哼一声,眨巴了一下眼睛,脚下加快了步伐。他心中诧异,不知道江鱼是如何把李亨也勾搭进他的小团伙中的。从李亨的步伐上大威势敢肯定,李亨的身手绝对不是所谓的先天级武林高手所能比美的,他根本就是修道有成的修道士,而不是寻常的武人。想到这里,大威势不由得开口道:"江道友,贫僧有一事不明。。。"

    摇摇头,江鱼说道:"不要称我为道友,我早就不是道士啦,你称我施主倒还好,我不介意给你们和尚庙里捐几斤香油钱。但是道友二字,却是再也不用提起了。"瞪了大威势一眼,江鱼嘀咕道:"伤心啊。我为道门忠心耿耿作出了多少贡献,结果却是过河拆桥啦,来了一个不知所谓的青阳公子,哼哼,居然废了我所有修为赶我出门,天理昭昭啊!"不自觉的,江鱼也学会了凤羽的口头禅。

    一声冷哼,凤羽从江鱼背后探出头来,她'嘎嘎'叫道:"你们这是去干什么?去偷皇帝的酒喝么?呵呵呵,皇宫的酒窖不往这边走啊?你们走错路了罢?"话刚出口,凤羽就猛的闭上了自己的嘴,眼珠子滴溜溜无比奸诈的瞥向了中人。后面李亨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他喃喃自语道:"昨天那管酒窖的老太监才哭着喊着要自杀,今天团年宴的美酒都差点没凑齐,莫非?"

    凤羽化为一道青光,快得无法形容的回到了江鱼身上,江鱼默然良久,无奈道:"太子殿下,保住那老太监的一条性命罢,挺,挺无辜的。"

    说话间,众人脚下步快,已经到了一间漆黑阴森的宫殿外。狂风卷着大雪'唷唷'的从那宫殿上空掠过,偶尔有瓦片落地摔碎的声音传来。不知道哪里有猫儿被冻得苦了发出的'喵喵'声,又细又尖的猫叫声在这漆黑寒冷的夜里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殿外院子里几株大菩提树迎风发出'哗啦啦、哗啦啦'的声响,殿内只有一点儿昏黄的灯火摇曳,黄色的灯光将那菩提树的枝条阴影映出了老远,好似无数只手在殿外的雪地上胡乱的抓挠,好似要抓住点什么。

    大威势低声颂唱了一声佛号,缓缓的走进了院门。白猛、龙一他们个头太高,进门的时候一不小心一头杵在了门框上,将半边门檐上的瓦片都撞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响声。殿内立刻传来了女子惊恐的说话声,嘀嘀咕咕的好死在说什么'娘娘回来了'之类的鬼话。过了一会,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叫另外一个女子出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女子则是极其不情愿的争了几句,却被那女子说得动了。

    "放翻她们!"江鱼低声下令。白霞子会意,手一扬,一缕奇香裹在一丝劲风中穿过了那有灯火闪亮的房间的窗纸,听得两个女子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咕咚'两声翻在了地上。江鱼朝两个和尚看了一眼,低声骂道:"半夜三更的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都像是要闹鬼的,莫非你们和尚捉鬼不成,要拉我来帮忙不成?丑化说在前面,我可是一点儿神通道行都没有啦,就一身蛮力。"

    李亨却在旁边开口了,他低沉的说道:"两位禅师,这里是昔日惠妃娘娘的寝宫,惠妃娘娘死后,父皇一直不许人住这里,你们来这里,却是为了何事?"李亨深深的注视着两个和尚,说道:"看这情形,两位禅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罢?"

    大善智微微一笑,点头道:"太子说得极是,贫僧师兄弟已经来这里好几次了。今日既然太子也在,就正好不过。请诸位随贫僧这边来。"大善智手上禅杖一摆,一蓬金光闪烁了一下,疏忽一闪已经到了宫殿后面,一道佛门降魔禁制已经将整个寝宫笼罩得严严实实。大威势则是在旁边结成了佛门不动狮子印,站在门口低声道:"师兄,你领江道友一行人去看看那里,我在这里守着。"

    大善智点点头,领着江鱼他们一行人悄然到了那寝宫内,推开了一扇房门,到了当年武惠妃的卧房。卧房内一切的装饰都还是按照当日武惠妃生前的模样放置,看那所有的器具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显然日常都有人来清扫。江鱼他们一进这卧房,却是齐齐心头一跳。修炼望月宗锻体法门的李亨、公孙氏还没有什么反应,一干妖怪却是同时抽了一下鼻子,惊讶道:"好深的鬼气。"

    "嗯,是。好深的鬼气。"大善智走到屋内那宽大的凤床边,手臂一用力,将那床整个举了起来,他禅杖上一轮金光透出,他指着那床板下说道:"江道友,还有太子殿下,请看这里。"武惠妃的床板下,被人以鲜血刻画了几个诡异绝伦阴气森森的符咒,这符咒自有藏匿自身的功用,若非大善智以佛门法术发出佛光照耀,寻常人却也看不出这床板上有这符咒。

    如今受金光一照,那几个符咒上发出一阵阵细细碎碎的鬼哭声,一缕缕粘稠好似墨汁极臭的黑烟从符咒上飘散。黑烟在空气中组成了一个个狰狞可怕的鬼脸,张开大嘴作势要扑向大善智。只是大善智身上佛光湛然,这些鬼脸哪里敢靠近?

    李亨惊呼道:"惠妃娘娘是被人?"

    江鱼皱起了眉头,大善智则是凝重的说道:"咒杀的。这符咒所用的人血,贫僧师兄弟这几日以秘法搜寻,却找到了当日三位王爷的墓葬中。显然是三位王爷用自己的血着人施加如此恶毒的诅咒,原本想要咒杀惠妃,谁知,谁知他们却先人而死。他们死后这几道符咒受那死气触动,这才追走了惠妃的性命。"

    缓缓放下凤床,大善智扭头对江鱼道:"江道友,你曾经被魔道中人两次伏杀,可有此事?"

    "是又如何?"江鱼眯起眼睛悠然说道:"我也知道太子和鄂王、光王似乎和某些魔道中人有染,可是三王既然死了,呵呵,这事情,还怎么追查下去?莫非大师你有天大的神通,能够将三位王爷自那九幽之中又追回来不成?"江鱼虽然是开玩笑,可是李亨的脸色却变了,他凶巴巴的瞪着大善智,若是大善智敢说他能让三王还阳,怕是李亨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江鱼却又说道:"再者,我捕风营追捕的对象是天欲宫、地煞殿的妖人,却不是阿修罗宗、乾达婆道的魔修,大师可千万不要搞错了。大师若是力有不逮想要找人帮忙诛杀这群魔修,还得找道门的诸位前辈高人呀?比如说,如今长安城中风头最劲的,青阳仙长?"

    摇摇头,大善智说道:"此事正和天欲宫有关。江道友被逐出道门的事情,贫僧却也有所知闻,若是要对付那两道妖魔,自然是找道门中的道友出手,可是,江道友以为,在惠妃的床下刻上这符箓的,会是那两道中的魔修高人么?他们可否会自降身份,钻进一个妇人的床下,行此鬼祟的勾当?"

    江鱼的精神一下子就来了,他亲热的抓着大善智的手笑道:"大师所言极是,对得不得了呀,唔,可否问大师一句。那内奸是谁?"

    大善智凝重的点头,沉声道:"当日惠妃身边有一名女官叫做碧娘的,如今她已经是杨贵妃身边的女官。贫僧曾远看过她一眼,从她的体态风韵以及她眉目见流露出的一丝异相,可以确定她乃是天欲宫的弟子,专修的乾达婆道秘传的咒杀秘术。"大善智冷声道:"世人都知乾达婆道迷魂之法、御兽御灵之术妙绝天下,可是谁知道乾达婆道的咒杀秘法更是玄妙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李亨突然说道:"宫内有袁天师时时坐镇,他为何没有发现这碧娘的异常?唔,敢问大师如何只是看她的面相,就知她是妖人弟子?"

    赞许的朝李亨点头微笑,大善智沉声道:"说句冒犯的话,袁道友钻研那星移斗转之术,气运命相之道远超贫僧师兄弟,但是对于降妖除魔的神通,他却稍逊了一筹。"脸上突然有点尴尬,大善智叽叽咕咕的说道:"再者,袁道友平日里只在观星楼上打坐调息,看天下的气运术数,贫僧师兄弟却是早盯上了这些在长安城中出没的魔道妖人,这禁宫么,也偷偷的出入了好几次,袁道友根本发现不了碧娘的可疑之处,贫僧却是一望得知她修习的乃是咒杀之道??凡是修炼咒杀之道的女子,眉目间有一缕黑红色的邪气,这是万万不能掩饰的。"

    "哇,你们两个老和尚经常偷偷的半夜三更的摸进禁宫啊?哪位娘娘的容貌更美丽啊?"江鱼在旁边突然叫了一声,李亨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大善智气得直咧嘴,看着江鱼半天没得话说。

    一时间房间内沉寂了好一阵子,大善智这才讪讪的说道:"江道友说得哪里话?贫僧师兄弟怎能作出那样的事来?这次请江道友前来,无非也就是告诉江道友,如今长安城内潜伏的魔道妖人越来越多,万万不可放松了提防之心。"

    点点头,江鱼沉声道:"老和尚有心了,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走罢,趁着宴会还没结束,赶过去还能再喝几杯酒。诶,公孙、三尾,你们刚才在龙池边干什么呢?"他有点吃味的看了两女一眼,当先走出了寝宫。

    大善智在后面猛的叫了一声:"铲除碧娘,江道友一定要小心呀,太子既然和魔修有染,太子身亡,魔修却在。也许,大概,那些魔修如今还和曾经太子府上的某些人纠缠在一起呢?江道友可千万不要作出打草惊蛇的事情。"

    "嗯?"江鱼心头猛的一跳,他回头深深的看了大善智一眼,大善智看着江鱼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亲切却又带着点古怪意味的笑容,好似他带了一张笑容可掬的面具。江鱼念头一转,当初和太子走得近的人,杨洄是不可能和魔修们凑在一起的,他是武惠妃安插在太子身边的一颗钉子。那,和太子走得近,却又符合那些魔修们的条件,值得他们去勾搭的人,还能有谁呢?那些世家子弟?柴风?不会罢?他的妹妹可是和青阳公子勾搭成了一对儿的,他怎么傻也不会和魔修厮混在一起罢?但是,若是他有把柄在人家手上呢?

    倒吸了一口气,江鱼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寝宫门口的大善智,老和尚笑得益发的灿烂了。这老和尚不会是想要通过自己和青阳公子的仇怨,来搞出什么是非罢?江鱼本能的想到了这一点。行出寝宫院门的时候,江鱼突然对守在门口的大威势低声问道:"老和尚,最近几天怎么不见你们的华逻小和尚露面了?他上次差点没宰了我,我可记得他的好处哩!"

    大威势嘿嘿道:"江道友,你不会是华逻祖师的对手,你们的实力,差得太远啦。如今华逻祖师率领本寺诸多护法僧都在吐蕃和他们当地的法师们争斗哩,哪里有空来和你计较?"他眯着眼睛看着江鱼,小声说道:"江道友可有兴趣入我佛门?本门最是公平不过,万万不会有青阳公子这样的小人为难江道友。"

    面容一冷,江鱼迈步就走。他在心里骂道:刚刚脱出漩涡,我还要自己卷进去不成?入你佛门?当我傻了?入了佛门,我身边这些娇滴滴的大美人儿怎么办?大哥他还不得把我打死么?

    大威势看江鱼不说话,还以为他起了这份心思,急忙传声过来:"江大人,对你可以网开一面呀,你入我佛门,却可以不守我佛门戒律哩。"

    江鱼伸出一只手往背后摇了摇,只是不吭声。一行人走出了老远,江鱼这才说道:"太子师弟,这碧娘的事情。。。罢了,还是我来做罢。皇上如今宠爱杨贵妃,若是你说她身边人的坏话,可能你会招惹麻烦。嘿,总不能让你沦落到当日惠妃娘娘还在时,李瑛的那个下场。"

    李亨轻轻点头,露出的冷傲的笑意:"只是,我却不是那样好欺负的。师兄,我这不是有你在背后支持我么?"

    两人相视而笑,领着一行人快步回到了御花园。

    刚到那花园中,就看到青阳公子带着柴风,身边跟了神气飞扬的杨钊,正在那里对着玄八龟指指点点的近乎训斥的喝嚷着。只听得青阳公子在那里喝道:"诸位万万不可听玄八龟这小老儿胡说八道,上古文字?嘿嘿嘿,简直就是笑话,他能有多少年纪?他能见过上古的文字么?在我道门典藏中,凡是有上古文字记载的典籍都散失了,他一个糟老头儿,能懂得什么上古文字啊?"

    柴风咬牙切齿的指着一脸木然的玄八龟喝道:"你欺世盗名,那些字都是你胡诌出来骗人的。玄八龟,你若是有这么大的学问,你还要向诸位臣公借那些古籍作甚?你连几万年前的事情都知道,怎会不知道最近几千年的事?"

    杨钊在旁边阴恻恻的打圆场:"青阳公子,柴公子,玄老人家他也不容易嘛,就算是编造的,对着那些钟鼎铭文他能编造出这么一篇篇锦绣文章,也是他的本事嘛。玄老人家的学问,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吹嘘出来的这么大就是啦。"

    玄八龟摇摇头,看着四周沉默一片的文士,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背着两只小手,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摇摆的走出了人群。

    青阳公子却不肯放过他,他面上凶气晃过,从背后狠狠的一脚点向了玄八龟的后心要害。他沉声笑道:"老头儿,不要急着走啊。。。啊呀。"

    江鱼恰时赶到,他几步就闪到了玄八龟身后,用自己比那金钢还要坚硬数百倍的膝盖狠狠的和青阳公子的脚尖碰了一下。青阳公子眼珠猛的瞪起来,眼珠子差点没跳出了眼眶,他'嗤嗤'的抽着凉气,右脚不断的哆嗦着,半天不敢落地。他只觉得这一脚好似踢到了铁板上,几根脚趾骨差点没被震成粉碎,饶是他有一身的修为,却也挡不住那钻心的剧痛。

    看着气极败坏的青阳公子,江鱼冷兮兮的带着几分鬼气的说道:"做人不要太过分,否则迟早天打雷劈会倒霉的。"江鱼恨急了青阳公子,那声音飘忽不定沙哑冰冷的,好似黄泉最深处的幽魂施加了最恶毒的诅咒。

    青阳公子身体微微哆嗦着,凑到了江鱼身边,凑在他耳朵边低声嘀咕道:"天打雷劈?是你罢?你知道为什么你蓬莱三仙宗的那帮师长那天不帮你说话么?你知道么?因为啊,中原道盟一百年更换一次盟主大位,半个月前,我的同门师兄接掌了盟主的位置,你认为,你能赢得过我么?你们这群下贱的蝼蚁一样的凡人,你会死得很难看。"

    青阳公子兴奋得浑身直哆嗦,他无比快意得说道:"我诅咒你,你会以世上最难看的死法死掉,死得凄惨无比。你身边的那两个美人儿,公子我就不客气了?嗯?不要感谢我,帮你照顾这两位美人,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阴沉的看了青阳公子一眼,江鱼转身就走。

    同样阴沉的看了江鱼一眼,青阳公子悠然一笑,拉过了柴风,低声的吩咐起什么。

    柴风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他微微点头,脸上充满了快意的恶意的微笑。♂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