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6章 君临天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金色的阳光晒满了整个皇宫,琉璃瓦泛出了金子般的光泽流转在屋檐,九十九级白玉陛阶,迎了他们新的皇上。【狅-人-小-说-网】ΨωΨ。XiAoShuo'kR

    两道白玉陛阶中间依然是阴阳雕刻的九龙逐日图,九根耸入云天的蟠龙柱今日格外高大,像是要撑破天去,盘柱而上的飞龙像是要发出龙啸之音,小林子三鞭落地扬起一些细尘,尖细地嗓音高唱:

    "皇上驾到!"

    那是新的皇上,她的龙袍格外定制,纤合有度服帖地穿着在她身上,衣襟和袖口处滚着瑞兽图纹,腰间是二十颗明珠拱着中间的一块白玉,衣服上的五爪金龙似在腾飞,透着无比的尊贵和威严。金光之下,她似披了一身霞光,从万丈光芒中缓步而来。

    这个女子,她长眉生来就凌厉霸道如剑插入鬓角,微微上挑的眼角里尽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与威仪,璀璨如天空如大海一般的蓝色的眼眸中透着深邃和智慧,似能洞悉世间一切。当她目光微垂之时,便令人心生惧意敬畏,她好像天生便带着尊贵典雅的气息,天生便是该这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天生便该穿着这一身明黄色的龙袍。

    君临未坐龙辇,而是一步一步走上陛阶,她清楚地知道这里一共九十九步,九九归一,天下归一,她也清楚地知道。每多走一步,便离真正的她远一步,她更知道,再多走一步,她便与顾星楼相隔多一步,可是她却无法停下来,她无法做到任性妄为。

    长长的袍角一直逶迤在她身后,缓慢地滑过陛阶,君临双手交于腰间,宽大的袖子随风轻扬。她面无表情,眉眼之间尽是帝王之色。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的君临在想些什么,好像在她的身边有无数的人影,她看到了天机老人,看到了君发财,看到了孟钦,看到了老夫了,小安,还看到了君隐,长善。他们的影子透明而脆弱,在金色的阳光下一照便烟消云散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他们挥着手向君临作别,好像还说着什么,可是君临怎么也听不清。

    最后出现在君临眼前的影子是离诸,他好像唤着"阿临,回头看看,那是顾星楼在等你??"

    我不会回头的,师父,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不会让这天下大乱,哪怕明知前方是悬崖峭壁,是大海悬岛,是孤独终老,我也不会回头。

    她终于走上陛阶,走进金殿,终于坐在那把椅子上。

    那一刻,一种叫宿命的绝望感彻底禁锢住了君临。

    朝中众人悉悉索索,多少还是有人知道昨晚这皇宫又发生了宫变的,也知道皇上出了些事,但谁都没有想到,今日来上早朝的人会是君临,一夜之间,又换了皇帝。

    "众位爱卿,心中可有疑问?"君临微敛的声音低低压着。

    "皇上何在?"大臣问。

    "朕,就是皇上。"君临答。

    "牝鸡司晨,败坏朝纲,你该当何罪?"大臣问。

    "死罪。"君临答。

    "谋害两朝圣上,祸害宫廷,你又当何罪?"大臣问。

    "死罪。"君临答。

    "天生蓝眼,是为妖物,降下灾难,你此罪又是如何?"大臣问。

    "死罪。"君临答。

    "那妖女你还不快快滚下龙椅受死!"大臣怒喝。

    君临只是红唇一掀,冷笑。

    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的大人们终于忍受不了,朝中皇帝半年换了三个,如今干脆是个女人来当朝为政了,而且是个长着一双蓝眼睛的妖怪一样的女人。他们觉得一个女人而已,能有多大本事?他们手中还握着大权,羲和国还有几成兵力在自他们手上,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刚刚她自己都承认了自己的死罪,那杀了她也并无不可!

    君临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叫嚷着要杀了自己,却并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小林子高喊了一声:"离玦国陛下,顾星楼前来觐见!"便顿时压住了满朝绯论。

    君临抬头,看到了顾星楼一身玄色龙袍自金殿门中走来,他虎步龙威,凤目薄唇,带着淡淡的笑意,无端端地就透着上位者的霸气凛然,当他与君临两人相望之时,一时之间竟无人能分辨出在他们二人之间,对于皇帝这一无比高贵之词的诠释,谁能更胜一筹。

    人们颇是惊讶,从来没有人听说离玦国会有人前来觐见,更别提是他们国家的陛下了,更何况以如今羲和国的状况,离玦国哪里还需要来朝拜?他们不攻打羲和国便是上辈子积了福了。所以当他们看到顾星楼的时候,眼中满是不解和警惕。

    可是顾星楼与君临却对这些人置若罔闻,顾星楼只是看着君临,一步步走到金殿正中间,他未曾想到,这龙袍穿在君临身上是如此的合适,好像这明黄的颜色,腾飞的金龙都是为她而设的一般,看来真的是命中注定,她叫君临,真的生来就该君临天下。

    君临也看着他,好像千万般的情意在两人眼中流转,却都要止于心,禁于口。从此再也提起不得半点。

    明明两人之间近在咫尺,不过几步之遥,却好像隔了天堑鸿沟,再也迈不过。

    突然,顾星楼桃花眼儿眼角一挑,染进笑意,掸了掸了衣袖,轻飘飘掀起袍角,直直跪落下去!

    "臣,顾星楼。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叩首,天子大礼。

    好像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君临看着顾星楼一下一下地叩头,一下一下地以额触地,一下一下地弯下腰,连他的头发是如何摆动的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还额外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你,你会喜欢的。

    君临,这便是我送你的大礼,愿你喜欢。

    我以整个离玦国俯首称臣相送,保你皇位千秋万世稳固,我顾星楼永远是你的臣,离玦国永远是你的臣国,然,只是你,只有你,因为唯有是你才能我甘心下跪,甘心称臣。甘心做一世臣国,背弃离玦。

    君临眼中滚出热泪,烫得她眼睛发疼,心脏紧缩成一团,如被针扎,紧握的双拳连指甲都要掐进肉里,而她的声音依然平稳,带着帝王该有的屈尊纡贵:"免礼,平身。"

    后来的事情君临的记忆显得有些模糊,她只记得从那以后,她好似再未笑过了。

    小林子陪着君临在御花园里头散步,小林子说,皇上,园里的桃花快谢了,您要不去看看?

    满目绯红,桃花灼灼其华。

    这桃花好生眼熟,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那眼睛总是多情的模样。

    君临所有被模糊的记忆都像是被擦去了蒙着的灰尘,显得清晰起来,然后视线却变得模糊。泪如泉涌。

    "皇上!"小林子一干下人吓得跪在地上,连连请罪。

    "你们下去吧,朕一个人待会儿。"

    那一跪之后,顾星楼就此回了离玦国,再未来过半点音讯。

    自那日之后,羲和国沿用国名未改,只改国号启元,那一年,是启元一年。

    顾星楼送了当时他带去羲和国的所有精兵给君临,意图很明显。君临若是安然无恙,这羲和国的皇宫也会安全无事,朝官们也依然可以过他们的太平日子,可若君临有事,这数万人足以将整个京城掀翻,

    还是有一些人不信邪的,顾星楼的人对君临的命令无条件服从,杀人从不手软,整整一个月,君临杀了一个又一个人。尸骨成山,她残暴恶名传遍天下,整个京城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血色的迷雾一般。

    羲和国的兵力已然不多,君临用了些不轻不重的手段夺了兵权,又从民间征兵,慢慢恢复了羲和国的军力,最擅做生意的金钱豹天天猛地打着算盘盘算着怎么盘活羲和国这半死不活的经济,那条荒废了些日子的海上航线也重新打开了,生意人的精明又一次得到了重用。

    过了好多个月,像是有五六个月那么久吧,又或者更久一些,金钱豹做了内务府的总管,钱隆辞官回家替君家守墓去了,灵姬也远离了京城,不知去了哪里,云之遥后来也走了,听说去了离玦国要找顾星楼,走之前他带走了笑姑,宫里头的人好像一个接着一个都在离去。

    哦对了,云之遥走之前似乎对自己说过:"阿临,我曾以为我能陪你到最后,可是如今看来,这条路我是陪不了你了,不是我不想,是我已跟不上你的步伐,你是帝王,而我该以何种身份相伴,陪在你身边亦是累赘。"

    走了也好,留在这深宫里有什么意思呢?陪着自己这样一个连活着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有什么意思呢?

    而君临答应过的会将君家之人都接回去也做到了,旧时的君府修成了一座巨大的园子,园子里假山流水,湖泊藤架一应俱全,与当年别无二样,里面住着无处可去的可怜人,只是后院一块空地上起着数个小土堆,细细看下去,分别是赵焕,赵羽,天机六老。君发财,君安,君隐,君老夫人,孟钦,长善,拢翠??

    所有的故人都埋在了此处,君临经常会在他们面前一站就是数个时辰一动不动,原来在自己的生命中,失去了这么这么多的人,他们都曾经那么那么的重要,难怪如今觉得自己活得累,原来是背负了那么多的人命。

    民间对君临自是有很多意见的,而君家,终于彻底成了乱臣贼子?可不是最大的乱臣,他们的女儿君临可是杀了两位皇帝一个公主,最后夺取了皇宫坐上了皇位,当真是千古第一奸臣逆臣,其间罪行罄竹难书,该被后世之人永远唾弃。而君临这个蓝眸覆天下的妖女,该是被钉在耻辱柱上烧上三天三夜活活烧死的。

    没有人记得君家的恩德,也没有人感激君临的付出。

    很多人把这些话带进宫中传给君临,君临都只是烧了那些传话的奏折,是啊,天下人总是负她,难道她就可以负这天下人吗?

    终于在半年多过去之后,羲和国的一切慢慢回到了原来的轨迹,这天下,好像在一点点好起来。

    当这一切都终于清晰地在君临脑海中呈现时,她终于明白了自己那些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的日子还是有意义的。至少让羲和国有了当年君家盛世时的一点点影子。

    这些日子,她始终处于忙碌之中,忙着天下,忙着百姓,不歇不停地看奏折,召集朝臣商量要事,她回寝宫从来都只是为了洗个澡换件衣服,除此之外一直就吃在御书房,睡在御书房,御书房里永远都是灯火通明,连小林子都熬不住,要找几个人帮着他轮值,君临却从未提过休息。

    她把自己彻彻底底,完完整整地交给了羲和国,交给了百姓,再也没有了自己。

    直到她看着这片桃花林,想起了一双桃花眼。

    顾星楼,你可还好?

    后来,君临远行,到了海边,她蓝色的眼睛望着碧蓝的大海,久久未能回神,像是看到了大海的那一边,原来那不叫海平线,那真的是天涯海角,古人并没有说错。

    后来,她收到了灵姬的信,听说她又在沛城开了一家胭脂铺,还是叫如水胭脂,她叮嘱君临要多多注意身体,信中写着看见云之遥了,他仗着一柄剑行走于江湖,听说他始终未娶妻,末了有一句:吾皇万岁。

    后来,笑姑也有了消息,听说她依然只能笑,可是当有人说女帝是妖物该死的时候,她会生气地打那人的耳光,然后用她绝世的轻功逃走,再不会被人抓住,她养了一只白色的鸟儿一直跟在她身边,听说是只白隼。

    后来,君临还遇上了天应寺的那个小沙弥,小沙弥已经成了住持,老方丈两前圆寂了,小沙弥见着君临并没有把她当帝王看待,只是双手合十对着君临行礼:女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师父临终前曾有交代,女施主切莫再造杀业,否则来世,依然难逃苦海。

    后来,红槿进宫来看她,她笑得极是轻快明亮,再不见当年与君临处处针尖麦芒相对的尖锐,陛下从未忘记过你你,所以一直未曾立后,后宫里也没有半个妃子,倒是白帝羽娶了好几房妻妾,那么君小??那么皇上,你也是准备终身不嫁吗?君临问了她一些有关顾星楼的事情,红槿笑道,当年他也是这般问金钱豹有关你的事情的,你们啊,何苦呢?若是我就不管这天下了。

    再后来,她听到了很多孩子唱着一首歌谣:走啊走啊走,好汉跟我一起走,走遍了青山人未老,少年壮志不言愁??

    后来的后来,人们终于知道了那首歌谣的全部歌词,只是当年共她唱歌的人再也不在:

    走啊走啊走

    好汉跟我一起走

    走遍了青山人未老

    少年壮志不言愁

    莫呀莫回首

    管它黄鹤去何楼

    黄梁啊一梦风云再变

    洒向人间是怨成

    划一叶扁舟任我去遨游

    逍逍啊遥遥

    天地与我竞自由

    共饮一杯酒

    人间本来情难求

    相思啊难了豪情再现

    乱云飞渡仍闲悠

    划一叶扁舟

    谁愿与我共遨游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不如与天竞自由

    ??

    羲和国后记:帝励精图治,不辞辛苦,日夜不休以复羲和大国之貌,然终积郁成疾,金石无医,帝膝下无子,殡时传位于大德之臣袁统,万望不负重托,殁于启元三年七月十三。

    离玦国后记:帝禅精竭虑,不事女色,日理万机,龙体微恙亦不事歇息,终于临纪七年身染重症无药可医,遗诏传位宰相白帝羽,于临纪七年十月初九驾崩。

    -------------------------------------------------------------《全书完》------------------------------------------------------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