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7章 世外高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八⊕八⊕读⊕书,.◇.o≮

    楚天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后,向邋遢老人看去,后者也是随即起身,笑道,“成与不成,就看接下来了。”

    楚天揉了揉鼻子,一手握住腰间狭刀刀柄,然后张大嘴深吸了口气。

    眼下光景,不说邋遢老人,便是楚天都已能清晰觉察到天地间若流云的气机流转,很显然,此处折叠秘境的气运法则,已经开始最后收敛,若无意外,接下来半天之内,或者说日出之时,所有进入此地的武道修士都将在一处狭路相逢。

    而且楚天还发现眼前这个邋遢老道人,在踏足丹河境后,好似换了个人似得,按照道理来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本就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可邋遢老人有此改变,给楚天的感觉,好像如此才是正常,这让楚天不得不无奈叹息,这个老家伙,要不就真是难以揣度的世外高人,对人心的掌控算计,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要不就真是看透了世间世事,神经大条,脑子有坑。

    楚天突然记起一事,问道,“此地折叠空间,既然是一处上古道韵法则挤压而成的时空秘境,怎么除了奇花异草,没半只鸟雀鱼虫?”

    邋遢老人微微一愣,没想到楚天会突然来这么一问,只能跟着摇头,说自己也是第二次进来,哪晓得怎么回事。

    楚天便不再多言,只是精气神缓缓收敛。

    天底下的所有大事,一开始都是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慢慢积累而成。

    在最开始的时候,楚天的确没有多想,只是眼下想来,此方天地,好像跟眼前邋遢老人及其相似,云遮雾绕,看不真切。

    试想一处千万年不曾有人踏足的洞天秘境,哪怕真的隔绝天地,没有所谓的仙禽妖兽,难道连鱼虫都没有一只?这种可能有,并且一旦出现,便是一种极端,合乎常理,可换个想法,又极其不合常理。

    所以楚天突然想到这一点,原本稍稍舒展的眉头再次下意识拧在一起。

    眼角余光看了邋遢老人一眼,当真是个心大的,眼观鼻鼻观心,楚天想了想,便不再耗费心神,一路上多少次的试探,不但没半点见功,反而被眼前这老家伙直言不讳揭穿开来,想来对方真是居心叵测,自己该认命还是认命的好,实在不行就到时候再说。∷八∷八∷读∷书,.2∞3.o≠

    邋遢老人走在前面,挑了挑眉,抬手轻轻捋了捋雪白胡须,满是笑意。

    这就很好了。

    世事的复杂,反映在人身小天地上,便是那脉络人心,有些时候,不用多想,就像楚天眼下境地,因为想了也无用,只会消耗自己的精气神而已。

    但是在这之前,想与不想,又是两回事。

    细微之处的风起云涌,才是大事大势的发迹之端,只有去想了,才会有头绪,有了头绪,才会有应对之法,反映在心境上,便是时时刻刻保持我即是我,哪怕不能从世事的繁琐中发现蛛丝马迹,最差的情况,也能始终在心底悄无声息的保持一份最为精纯的意念,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才能在最后的玄机出现之时,有一份人力定天的胜算。

    这一点,楚天做的很好,并且一路上的试探,若不是他惊觉的确惊觉,换成任何一个人,可能早已暴露了蛛丝马迹。

    心性上的功夫,很好,他惊觉很满意,至少这位名义上的半个小师叔,他就算打心底无奈憋屈,也愿意捏着鼻子认下来。

    当然,即便是有那份香火情,最后要过的那一关,还是要自己老老实实的走过去才行。

    邋遢老人藏起脸上的那股满意笑容,回头看了楚天一眼,优哉游哉继续飘然而行。

    可能是因为此地山水起运的莫名变化,楚天已经能觉察到在不远处,有一道气运洪流冲天而起。

    天上明月当空,月辉如流水倾泻下来,照应的四周山野清晰可见。

    在一处山谷,楚天两人又遇着了两拨人的打生打死,最终一人被一拳打碎了头颅,另一人也身受重伤,踉跄离去。

    邋遢老人唏嘘不已,问楚天怎么不上去劝解一番,那两人他曾经打过交道,人还不错。

    楚天翻了个白眼,问邋遢老人既然如此,你咋个不自己上去劝解。

    老人只得讪讪笑着摇头,说自己又不是那两人亲爹祖宗,再说了,行走山河生死自负,既然踏足了武道一途,就应当有行走天地,不已善恶定生死的道理。

    楚天神色并无半点变化,淡声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若是以前,我或许真会在力所能及之余,管上一管。”

    老人笑着不说话。

    在一座山崖上,有一株青翠欲滴的灵竹,约莫三尺左右,邋遢老人先是咦了一声,然后一脸的惊喜,楚天也下意识眯起双眸。

    邋遢老人下意识看了楚天一眼,拉开几丈距离,问道,“楚小友先前的话还算不算数?”

    楚天凝视着那棵绿竹片刻,竹叶不动,便有轻微似珠帘相碰的玄妙声音,甚至于在竹叶四周,肉眼可见有一层层道韵涟漪,缓缓流转,叶尖处,还有一滴滴琼脂般的灵韵露珠,摇摇欲坠。

    “楚小友?”

    邋遢老人挑了挑眉,问道。

    楚天嗯了一声,一脸惋惜,“自然算数,这株苦竹老哥若是收的走,尽管去试试便是了。”

    老人哈哈一笑,道,“楚小友果真是一诺千金,心道澄澈,老哥我看人的本事也是没话说,既然如此,老哥我就谢谢楚小友了。”

    他话音未落,便一个飘然升空,悬停在山崖之上,随后从袖袍中取出一个瓦盆模样的灵宝,嘴中念念有词,祭出灵宝后,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灵诀,楚天还能听见邋遢老人一边动作,一边开怀笑道,“这苦竹可是万年难遇的至宝,任何人坐于苦竹之下,皆有静心凝神祛除心魔的妙用,因此与上古佛门的菩提树被称为清灵仙木,还好老哥我常年行走山河,准备的充足,不然这一次可要跟如此至宝失之交臂了,岂不痛哉。不过楚小友尽管放心便是,若以后你遇着了心关难破,可以来找老哥我,虽说被我炼化之后,对你来说效果差了些,可总归是有诸多玄妙效果的。”

    楚天嘴角抽搐,呵呵笑道,“那我谢谢你。”

    老人不愧是踏足了丹河境的武道强者,神通术法的威力,好似也比以往厉害了不少,只是小半柱香光景,那株苦竹便跟着周围泥土一阵摇晃,被老人以特殊的山水术法‘搬山’入身前瓦盆中,随后老人手腕一抖,便有两片竹叶和一连串的灵韵水珠凝聚成线,向楚天飞掠而去。

    “楚小友,收好了,这两片竹叶虽说不如苦竹的功效,平时带在身边,也是有妙用的,至于这些灵韵精华,比起寻常静心凝气的灵丹妙药,更为珍贵。”

    邋遢老人说着,身影已经飘然落地,满满的仙风道骨。

    楚天也不嫌弃,取出一枚玉瓶将那些灵韵露珠接住,捻住两枚竹叶,无语道,“就两片?”

    老人一脸的理所当然,“好事成双,两片刚好!”

    “再说了,这株苦竹还未完全长成,若是摘下的竹叶太多,影响太大,算我欠楚小友一个人情如何?”

    楚天黑着脸道,“不如何。”

    邋遢老人哈哈一笑,“既然楚小友看不上老哥我的人情,那就算了。”

    两人继续赶路,邋遢老人不忘回头向那座山崖看了一眼,好似拐走了一位人家的娇俏姑娘,再笑着感激赔礼道歉。

    因为莫名其妙得到了一株苦竹,邋遢老人兴致更高起来,便笑着跟楚天解释,说是他当年在一本《仙灵纲目》中看到过一段话,说是世间天灵地宝亿万,灵竹可排入前十,就像这株苦竹,即便是搁在上古之时,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不但能温养神魂,滋润体内神韵,而且有益于灵元气机,清心明道,常年在苦竹下修行,可空明通神。

    老人说道此处,好像这才意思到自己说的好像有些多了,便笑着道,“当然,那些比较常见的流光竹,也是灵竹的一种,其实细说起来,也有许多玄妙的用处,只是在那本《仙灵纲目》中说是需要一些隐匿术法神通的配合才行。”

    楚天瞥了眼邋遢老人:“老哥不怕我后悔?”

    老人笑着摆手,“么的可能,就算楚小友你不信自己的心性,难不成还怀疑老哥我交朋友的眼光?”

    楚天呵呵笑道,“有老哥这句马屁话,我心情舒服多了。”

    邋遢老人笑着摆手,“好说好说,只要楚小友你愿意听,我肚子里的这些学问,可以一箩筐一箩筐的搬出来。”

    邋遢老人说到这,唏嘘不已,似乎想起了追忆的往事,“当年老哥行走山河,其实还遇着过一场天大机缘的,只是没能抓住,现在想想,虽说还有些遗憾,总归是不错的风景。”

    楚天赞叹道,“莫不是老哥看上了哪位仙子,人家不屑的正眼瞧你?”

    邋遢老人顿时唉声叹气。

    只不过他很快就轻轻摇头,淡声道,“修道一事,不染红尘,我岂能被儿女情长困住本心?显然不可能的嘛。”

    楚天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老哥果真不愧是那世外高人。”

    邋遢老人抬手在半空,轻轻虚压了几下,笑眯眯道,“楚小友知道就好,知道就好。”11♂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