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大牛满意的点了点头:"少爷,你分析的很对。【狂↓人↓說↓說↓网】ΨωΨ。dShU'kR变异者好比就是凶悍的野兽,且变异程度与智商和人性的退化程度成正比。简而言之,就是越厉害的变异者,脑子越不好使、越难以管束。"

    "我明白了!"

    陈扬的分析得到了大牛的认可,不禁有些得意,思路也瞬间开朗起来:"按理说,变异者要隐藏在暗处才对。就算变异者考虑不到这一点,带队的人肯定知道。昨晚那个变异者,应该就是带队的人大意了,疏于管束,才出来犯了事儿。结果立马就引起了特行组的注意。毫不夸张的说,特行组就是变异者的天敌!"

    "嗯。变异者都是高手,能管住变异者的人,必然更厉害。因为没法和变异者讲道理。最好的管束方法,不是讲法律、讲道德,而是将其打服!不过??据我所知,有些利用变异者牟利的人。还有一种管束方式,就是给变异者服用一种类似'镇定剂'的特殊药物。不用的时候就禁锢着,需要的时候再放出来。"

    "这是没把变异者当人看啊!不过话说回来,变异者确实不是正常人类了。"

    "对啊!变异乍看起来也是一种进化,因为战斗力有明显提升,但综合衡量,变异其实是与人类正常繁衍、进化的趋势背道而驰的,妥妥的畸形发展,或者说是退化。有人专门研究过变异者,认为变异者变异到足够高的程度,就会完全丧失人性和智商,那和野兽和怪物有什么区别?要不是因为这个,特行组对于变异者和制造、贩售变异药剂的人,也不会见一个处理一个。"

    陈扬轻轻摇着头,再次感慨起来:"只可惜,某些心术不正的人,看上了变异者拥有的异于常人的战斗力,偷着培养、拉拢变异者,以畸形的方式管着畸形的变异者,利用变异者畸形的能力赚畸形的钱!话说那些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为了钱,什么都不在乎?"

    "少爷,要是所有人都拥有正确的三观,那世界上根本不需要警员和法律!就像有部大火的电影里说的,想要所有人都永远保持理智,是一种奢求。可以预见到,像特行组这样的代表正义的进化者组织,与本就不该出现的变异者之间的争斗。会延续很长时间,直至所有变异者和变异药剂彻底从地球上消失。或许,这也是一种奢望??"

    "可以理解!"

    陈扬说着话,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大牛几眼。

    主要是没想到。大牛一个粗人,内心竟然有如此深沉且细腻的思考。

    大牛就和温迪一样,不禁让人由衷的佩服,搞的陈扬都有点着急了,急着解锁自己的潜能,好拥有一技之长,不然各方面都不如保镖。即便没人笑话他,他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之前陈扬听大牛说这方面情况的时候。充满期待之余,更多的是好奇。

    而现在,他有些迫不及待了,下意识的扭头问道:"大牛哥,你曾经说过,到了一定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想变强根本不需要服用药物。还说我比一般人聪明?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大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老爷当时对我说的大概意思是,你身体里蕴藏的宝库,并不是提前设计好的程序,而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不是到了某个时候就自动开启了。而是要等契机到了才会开启。"

    "契机?什么样的契机?"

    "对不起少爷,这个我也不知道。按我的理解,应该是你需要触发某个开关。当然,不是可以看到的那种能按响的开关。同样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嗯??换个说法,就是你受到某种特定的刺激之后,才能开启宝库。"

    "哦??"

    陈扬得到大牛很"玄乎"的答复,心里有些失落。

    大牛连忙安慰道:"少爷,契机这种东西,没个定数,可遇不可求,你别着急。对于这种没法人为干预的事情,着急也没用。毕竟,连老爷都不知道如何开启你的宝库,只能顺其自然??"

    "嗯,我知道了。"

    陈扬很无奈,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情受影响,就想迫使自己不去想这个事情。

    可自我暗示的越厉害就越着急,只能采用另一种方式--转移注意力,比如玩手机。无意间点开了通话记录。看到了宁浩瀚的号码,就拨了过去,了解了一下宁浩瀚收购宏达集团股份的进展情况。

    宁浩瀚虽然和陈扬才认识不久,但对陈扬的态度很好。

    于公,陈扬是合作伙伴。于私,陈扬是救命恩人。宁浩瀚没有因为自己比陈扬年长就忽略这些最基本的礼节,如实的给陈扬汇报了进展情况之后,又说起了一个和计划有关的私事:"陈总,今天俞智杰在梁恒的引荐下,前来找过我??"

    "什么?"陈扬顿时紧张起来,"俞智杰找你干什么?不会找你麻烦了吧?"

    "目前还没有,不过以后可能会有??俞智杰是得知我也在收购宏达集团的股份。与他形成了竞争,特意来给我提个醒,让我立马收手。他说如果我现在就收手,已经收购的股份就算我的。如果我继续,那他将会阻止我,并想办法夺走我已经收购到的股份。他的态度很坚决,不是来和我商量的,而是来下命令的。"

    "原来是这样啊,宁副总,那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的态度,从我瞒着疾病都要留在宏达集团就能看出来。不拿回我那一份,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谁想阻挠我都不好使。何况,现如今我与你达成了合作。就算不为了我自己,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尽全力做到。半途而废,向来不是我的性格。"

    "宁副总,你能这么说,我很感激,也很感动。不过,俞智杰不是省油的灯啊。要是把他得罪了,你会惹上麻烦的。要是你为了帮我而受到伤害,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要不??你先歇一段时间吧,等风头过了再继续。"

    "不用了陈总。我投身商界几十年,经历还算丰富,像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没经历过。要是一个年轻人随便说几句话,就能把我吓住,那根本不需要许光辉和梁恒变着法儿的挤兑,我早就承受不住、自行放弃了。"

    "这样啊??宁副总,那就依你的吧。不过,还是要多加留意,小心为妙。"

    陈扬本来想的是,先想办法把俞智杰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清除了障碍,再继续收购股份,以免让宁浩瀚遭遇危险。但宁浩瀚都明确表态了,要是强行暂停计划,可能会使得宁浩瀚误以为被他小瞧了。

    他知道,宁浩瀚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妥协。

    为了照顾宁浩瀚的感受,陈扬没有深说。但除了提醒宁浩瀚自己多加小心,随后又给谢老四打了个电话,让谢老四安排几个兄弟,暗中保护好宁浩瀚。安排妥当了,他才把这事儿放下了。

    一晃几天时间过去,宁浩瀚陆续和好几个小股东达成了交易。

    正好梁恒组织召开了董事会,宁浩瀚就打算在会上进行股份转让的表决。

    而同样前来进行表决的俞智杰,得知宁浩瀚一共收购了接近百分之十的股份,瞬间拉下了脸色,都没心情开会了,让杨昌豪强行将其拖到休息室,关上门,阴着脸质问道:"姓宁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吧?不见棺材不掉泪还是怎么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